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既然钟之瑶想生,那就生吧
    :

    沈梓木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从住院部出来,径直去了医院最里面的生殖研究中心。

    他没有去挂号,而是直接去了一间研究室。

    “沈大公子,今儿怎么有空来临幸我这冷冰冰的实验室了?”一个年轻男人懒散迎了过来。

    沈梓木看了他一眼:“洛堇,我交给你的事...”

    “咯!刚刚护士给我送过来的,不过一会儿还得换回去。”洛堇指了指摆在一边的一堆玻璃管,甚是八卦道:“哎,这该不会是你的吧?”

    沈梓木沉默。

    “你和那个大明星不是男女朋友吗?怎么还用得上这招,难不成你有什么隐疾?”洛堇道:“大学同寝四年,我也没发现你有这方面的问题啊。”

    “我和她分手了!”沈梓木脸直接黑了。

    “唔,难怪了。”洛堇点点头:“不过,你不是一直对她忠贞不渝的吗?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我恢复记忆了,这个女人之前根本就不是我女朋友!”沈梓木咬牙切齿道。

    “嚯!是一出大戏啊。”洛堇耸肩笑道:“看来,以后这娱乐圈的女人,我还是少招惹点为妙。”

    “帮我把这管东西调换一下!”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他连杀了钟之瑶的心都有了,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澜衣追回来,未免钟之瑶捣乱,这之前只能先给她找点事情做了。

    洛堇点头,添油加醋道:“行啊,你想要换个什么人种的?白人?黑人?哎,对了,我这里还有提取的不少动物...”

    沈梓木蹙眉打断他:“你自己看着办,只要让她能成功怀上就行。”

    他眸底划过一丝冷意,既然钟之瑶想生,那就生吧,看看最后到底能生出个什么怪物来!

    医院里面风起云涌,另一边的俞绍衍正在去接‘徐薇薇’的路上,开到半路,他的手机响了。

    陶然道:“俞总,您让我查的叶澜衣小姐的资料已经查到了,我发现,她和卫岚小姐长得非常像。”

    电话那头的陶然只听见一阵急刹车,他问道:“俞总,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继续说!”俞绍衍深吸一口气,重启了车子。

    “叶澜衣,叶家的小女儿,七年前失踪,失踪的时候正好18岁。”

    “她在云城出生,却因为出生的时候医生出错,导致跟钟家的钟之瑶抱错,后来在二人18岁的时候发现错误,这才换了回来。但是,叶澜衣回到叶家不到一个月,她的父母就全部离奇失踪。之后,钟家怕被人说闲话,这才又把叶澜衣接了回来。”

    “她在收到星城大学通知书之后,于8月初便独自启程去了星城,且刚来到星城就被诊断出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在酒店闭门不出几天之后,才因为昏迷被送进了医院,并且还上了星城当地的报纸,一时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在开学那天,又因败坏了学校的名声而被星城大学,当场退学。”

    “退学之后,被钟家以败坏家里名声的由头逐出了家门,也因此,叶澜衣在星城无处可安身。据闻,在舆论的打压下,最后走到了护城河边,疑似跳河自尽,自此之后,星城再寻不见她的踪迹!!”

    “俞总,其它具体的资料我发到你的邮箱了,您记得查收一下。”

    俞绍衍不知道他是怎么挂掉电话的,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8月!

    往前倒推两个月,那不就是他去云城的日子吗?!

    而且,叶家除了她之外也再没有其他女孩。

    他那种深入骨髓的熟悉,也统统证明,当初他遇到的那个女孩,就是叶澜衣!

    俞绍衍握住方向盘的手因为太过用力,经不住微微颤抖。他万万没想到,当年的一己私欲,竟让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受尽了世人的指责、谩骂...

    原本他只是想着夺了那个女孩的第一次,应该要对她负责。却没想到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竟给她带来了那么大的的伤害!

    俞绍衍的心底蔓延起一道无法忽略的痛处和自责。

    如果没有他,那她现在过得会是什么生活?

    考上了国内首屈一指的名牌大学,七年后的她或许硕士刚刚毕业,或许已经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或许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孩子,一家过着十分快乐的生活!

    可再见她,她站在台上却连面都不敢露!

    面具摘下时,她眼里惊慌与恐惧,此刻在他脑海里不停的回放。

    这七年,她到底遭遇了些什么?

    是他,是他的出现让她的前程毁为一旦,让她被同学唾弃、被老师谴责、被家人厌恶、被世人的舆论逼得无路可走!

    俞绍衍只觉得眼眶发烫,心头堵得几近窒息。

    他喃喃出声:“叶澜衣,对不起!”

    “快,快躲开!”只听几声惊呼,俞绍衍凝眸看向前方,才陡地发现他竟不知不觉间闯了红灯。

    他快速打着方向盘,驱使车子往一旁的绿化带冲过去,就在他踩刹车的那一瞬间,车头不可避免的撞在了大树上。

    等俞绍衍再醒来已然到了医院。

    此时,傅玖和陶然正陪在旁边。

    “衍哥,你醒了?”见他睁眼,傅玖立马便凑了过去。

    “嗯。”俞绍衍眯眼缓了一下,那种犯晕的感觉才慢慢消失。

    “什么时候能出院?给我去办出院手续。”在知道那些之后,他更加急切想要去找叶澜衣,了解她这些年的境况。

    “俞总,医生检查出您有轻微的脑震荡,所以,这两天需要在床上静养。”陶然应道。

    “衍哥,你这个脑袋可是做大生意的,可得好好养着,千万不能留下什么后遗症!”傅玖连忙附和道:“到时候万一傻了、蠢了,那可怎么办?咳,你实在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和陶然吗,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