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她的反击,等着收法院传票吧
    :

    叶澜衣挂了电话,一边忙碌,一边听钟之瑶唱歌。

    不得不承认,她的唱功比前些年好了很多。

    可这批选手里能够留到前九的,一个个也都不是纸老虎。以钟之瑶的实力,进入前五不难,可前三……

    叶澜衣摇头,继续低头整理资料。

    这时,有一个同事拿了一份文件递给她:“薇薇,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钟之瑶签字,你去送一下,不用交给她本人,给她助理就可以了。”

    叶澜衣扫了眼四周同事两只手纷纷恨不得当四只手用的模样,想着可以只去见她的助理,便点了点头。

    为了保险,她还是抓了一个黑框眼镜戴上。

    在见到钟之瑶助理只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她迅速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钟之瑶的助理根本都没仔细看她就接过了文件:“我知道了,等会儿之瑶姐签过之后...”

    说着说着,助理余光扫到了正好过来的钟之瑶,她对叶澜衣说:“你等会儿,我这就拿给之瑶姐。”

    “哎,你...”叶澜衣刚想说她不着急,却没想到助理便已经引着钟之瑶过来了。

    她低头,想着钟之瑶高高在上久了,应该是不会花费时间去她一个小人物。

    殊不知,钟之瑶向来对和沈梓木接近过的人记忆十分深刻,尤其是女人!

    “你把头抬起来。”钟之瑶一边接过文件,一边打量着面前这个有些眼熟的女人。

    “钟小姐,您是在叫我?”叶澜衣扶了扶眼镜,时刻提醒着自己现在是俞氏的员工。

    钟之瑶在看到虽然普通却让她印象极其深刻的那张脸时,陡然所有的记忆回笼,对于两次让她颜面扫地的徐薇薇,她心中一直存着怨气。

    她后来去过那家酒店却再没见到她,没想到竟然来俞氏做了小助理!

    这几天,沈梓木对她爱答不理、嫌恶颇深,甚至扬言要和她解约,一肚子气正没处撒,此时既然撞上了这个女人,绝没有再放过她的理!

    钟之瑶踩着高跟鞋,施施然甚是倨傲的来到了叶澜衣面前,指了指自己昂贵长裙裙摆上的一块污渍:“小姐,你把我演出服弄脏了,连个道歉也没有,是不是有些太没素养了。”

    叶澜衣被她毫无缘由、毫无逻辑的指责弄得十分无语:“钟小姐,您这无中生有的本事,我可算是领教到了。”

    谁想到她话音刚落,钟之瑶就伸手拉了她一下,猝不及防的叶澜衣无意中还真是踩到了她的裙子。

    “鞋印现在还在上面,你还要狡辩吗?”钟之瑶正说着,就看到了叶澜衣脖子上竟然挂着一条蒂芙尼最新款项链。

    钟之瑶脸色瞬间变了,她眼馋这条项链已经很久了,但因为全球限量发行数量有限,她拖了不少关系愣是都没抢到。

    凭着她这么多年对奢侈品的研究,这个徐薇薇带着的就是官方发行的正品无疑。

    可连她费尽功夫都没得到的东西,此时就这么明晃晃的挂在一个小助理身上,钟之瑶只觉得无形中又被这个女人打了脸。

    她眼中藏着妒火,心下已有了主意,她扭头冲助理使了个眼色。

    助理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个眼神就能知会自家艺人意思的技能。

    于是,只见钟之瑶的助理,故作大声道:“这位小姐,你把我们之瑶姐裙子弄脏了,我们之瑶姐宽宏大量不计较,可你连个道歉都没有,态度还这么嚣张。难道这就是俞氏的待客之道吗?!”

    见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助理转了下眼睛继续道:“我们都知道这是俞氏举行的节目,但你们节目组之前也是说过这个节目是完全透明、公平公正的,可现在就连一个助理也会给我们脸色看...”

    “怎么回事?”有同事皱眉走到了叶澜衣旁边:“你是怎么得罪了这位?”

    本来小事情道个歉也就罢了,可这助理话一出口,一下子给俞氏盖了这么大顶屎帽子,这要是不处理好,对于俞氏进军娱乐圈的第一步也会产生影响。

    “钟小姐,这是你和我个人之间的事情,何必扯到各自的公司。”叶澜衣道:“我知道之前在酒店是下了你的面子,你一直怀恨在心也十分正常。”

    “但是,我没做过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叶澜衣目光平静的扫视着周围的人。

    钟之瑶的脸顿时黑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提起之前的事情!

    她胸口微微起伏着,将白色曳地的裙摆往上扯了扯,上面很显而易见的存在着一团脚印。

    众人见了脸色不禁微微色变,竟然还真是!

    “薇薇,要不你就道个歉吧?”旁边的同事扯了扯叶澜衣的衣角,劝说道,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根本就说不清楚。

    叶澜衣摇头,还是那句话,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认!

    “之瑶姐,这种蛮不讲理的人呢,我们还是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钟之瑶的助理愤愤道:“看她这么嚣张,说不定有什么后台呢。”

    而此时扮演着一个纯粹受害者角色的钟之瑶似是被点醒了一样,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叶澜衣:“确实,一个小助理脖子上竟然戴着连我都能买不到的蒂芙尼限量版项链,要不是有后台...”

    “切,依我看啊,就算是有后台,这人多半是某些厉害功夫才上位的。”助理顺势接过话来。

    这样一来,于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叶澜衣脖子上的项链。

    顿时,众人看着她的眼神全都变了。

    这款未上市之前就被各大奢侈品牌追求者争先追捧、并荣登各大时尚封刊的项链,怎么会是一个助理买得起的。

    见叶澜衣穿着打扮皆是普通不过,全身上下也就那条项链最值钱。

    再加上叶澜衣长成那样,除了堪堪过得去身材,似乎也就没什么亮点了,估计是真如钟之瑶助理说的那般,多半是靠某些功夫厉害才会栓的住男人,让男人愿意下血本买这条项链。

    原本之前和叶澜衣交好的同事此刻却都在叹息,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到众人此刻的神情,叶澜衣不由得有些心累,钟之瑶以舆论压人的招数也不知道对她使了多少次,可偏偏每次还真的有那么多人只听她一面之词就上当,难道这世上的人都是用最邪恶的想法去想别人的吗?

    “看来钟小姐是对我这条项链的出处存在异议了?”叶澜衣严肃道。

    钟之瑶点了下头,却因为要维护形象不好出面咄咄逼人。

    于是,她的助理接话道:“一个小助理带这么贵的项链,要是没点不清不楚的事在里面,打死我都不信。”

    “二位当众诽谤我的名誉,我想我是有权把二位告上法庭的吧?”叶澜衣说着拿出了手机:“刚刚二位说的所有的话,我都录了音,相信二位明天一大早应该就可以收到法院的传票了。”

    闻言,钟之瑶神色陡地一僵。

    若是真上了法庭,以她现在和沈梓木之间的僵局,沈氏还会花力气去帮她洗白吗?

    她咬牙瞪向徐薇薇,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录音的?!

    叶澜衣对上钟之瑶的眼睛,她唇角微勾,似讽似笑。

    吃了这么多次亏,难道还真当她不长记性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