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我从未见过你这样贱的女人!
    :

    “你要做什么?”

    沈梓木见到她这样的表情,心里顿时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钟之瑶上前将床头的呼叫铃迅速扯掉,然后,又快速转身锁上了房门,甚至连窗帘都拉上了!

    接着,她又拿出了手机放在了支架上,对准了他的床。

    沈梓木心中一惊,他现在躺着,就连翻个身都需要别人帮忙,这个女人要是想做什么,他根本无力反抗!

    看着脱得一丝不挂朝他走来的钟之瑶,沈梓木却连拳头都握不紧。

    真是该死,他完全低估了这个女人的下贱程度!

    钟之瑶不管不顾爬到了病床上,一把掀他的被子,就开始低头熟练的解他的衣服、裤子…

    “钟之瑶,你是疯了吗?”沈梓木试图推开她,可推开她一次两次,却再也使不出力气。

    “对,我是疯了,在七年前爱上你的那天我就已经疯了。明明我爱你不比那个叶澜衣少,可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的付出啊!”钟之瑶褪去了他最后一件衣服,神情悲怆又带着疯狂。

    接着,她俯身去吻他的身体。

    身上传来的一阵阵战栗,让沈梓木的双眸淬满了怒火,但因为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他身上施为。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屈辱。

    钟之瑶才尝试了几分钟之后,发现身下的男人依旧无动于衷,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冲着他的下身凑了去。

    “你不要让我瞧不起你!“沈梓木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不管我做没做这些,你不是都瞧不起我吗。”钟之瑶自嘲一笑。

    她眼中的疯狂让沈梓木触目惊心,让他心中不由得惊起一阵后怕。

    他竟然让这种女人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头在他身边待了这么多年!

    钟之瑶不用看都知道,沈梓木此时看着她的表情会是如何厌恶、嫌弃,可她根本就没选择。

    于是,她不管不顾继续低头开始亲吻。

    而这样的刺激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即使心中再是厌恶,身体却是不由自主开始发生变化。

    看着他的呼吸愈发紊乱,脸上也渐渐泛起红潮,钟之瑶见状将嘴离开他,强忍住小时候的阴影,然后,心一狠起身坐了上去。

    病房里,温度越来越高,暧昧声一段接着一段。

    因为不是第一次,所以钟之瑶在结束之后并没有显得多痛苦。

    她缓了缓,然后翻身下了床,准备低头亲亲他的脸。

    沈梓木撇开头,眸底是刺人的冰冷:“钟之瑶,我从未见过你这样贱的女人。”

    钟之瑶无所谓冲他笑笑,她不在乎他怎么想她,只要能够顺利怀上孩子,坐稳沈氏少夫人的位置,所有的一切都值了。

    她细心帮他穿好衣服、盖好被子,拿起手机准备走掉的时候,她陡的想起若是这一次怀不了孕怎么办?

    这次过后,肯定不会再让她靠近他了。

    转头看了眼睁着眼睛还没睡的沈梓木,一不做二不休,她拿出了钟母交给她的套套。

    “滚!”转头见她还没走,沈梓木怒吼出声:“出院后,我会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解除我们的合约关系,同时,告知大众你我再无任何联系。”

    “这次之后,梓木,我都听你的。”她慢慢靠近他,反正他已经恨她了,再糟糕也不过如此。

    她眸中寒光一闪,那么就让她用一个孩子栓住他,让他一辈子甩不掉她好了。

    这一次的她显得更加熟练,沈梓木只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最耻辱的酷刑,可偏偏生理反应他没法控制。

    他再次在她的攻势下缴了枪,可当他喘着粗气,看着钟之瑶手中避孕套里捧着的东西,心中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打算。

    他已经辜负了叶澜衣七年,若是他再和钟之瑶有了孩子……

    他浑身一个激灵,伸手想要抓住钟之瑶,可最后却只能倒在床边看着钟之瑶逃离开。

    第二天,是想唱就唱角逐九强的日子。

    叶澜衣将手头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之后,下午便带着衣服悄悄溜进了选手的休息间。

    换好衣服、戴上面具才去到了录制大厅。

    她前面的歌手是一位身材姣好的小姑娘,跳舞很有一手,边唱边跳还能稳定发挥得到了评委的一致好评。

    看来,这个小姑娘很有可能会是她争夺前三的选手。

    她正这么想着,便听到有人叫到了她的艺名‘卫岚’。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了台前。

    随着伴奏声音响起,之前酝酿好的情绪也慢慢舒展开来。

    而此刻,在医院里的沈梓木让护士打开了电视。

    他终于能看见魂牵梦萦的她。

    只是此刻站在台上的女孩戴着面具,他根本看不到那张让他牵挂不已的脸。

    甚至,就连宽大衣袍的她是胖是瘦都无从知晓。

    真的是她吗?沈梓木恍惚间,就听到了那熟悉到灵魂里的歌声。

    他死死盯着屏幕里那个应该熟悉,此时却十分陌生的身影,突然间,只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像是隔了千山万水。

    他不再是干净的沈梓木,他的女孩似乎也结了婚有了孩子。

    因为知道她过往经历的一切,在被她拒绝之后,他在手术台上几乎放弃了生命。

    可现在,他醒过来了,也能看清东西了,他却开始退缩了。

    叶澜衣唱完最后一句,冲着台下鞠了一躬。

    沈梓木却在这一刻,眼睛有些发烫。

    原本他以为他能够在手术中不死,就是上天给了他第二次让她回到他身边的机会。

    可此时看着她站在台上的样子,心中却是不禁发颤的想到她是不是毁容了才戴着这样的面具?

    他心中美丽的女孩到底被生活打磨成了什么样子。

    沈梓木眼泪落下的时候,叶澜衣正好从台上走下去。

    她的下一个是钟之瑶,两人擦肩而过。

    叶澜衣目不斜视走了过去,快速去洗手间换了衣服摘了面具,听到外面没人的时候才走出去。

    她没有去等结果,而是径直回了后台。

    扫了眼有条不紊忙碌着的同事们,叶澜衣轻松了一口气。

    却在这时电话铃声突的响起,把她给吓了一跳。

    她一边抚平着自己差点跳出来的心脏,一边按下了接听键:“您好。”

    “笨女人是我,你竟然没存我的号码?!”俞绍衍不开心了。

    “存了存了,我这不是在工作吗,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叶澜衣解释道。

    “嗯,暂时放过你。”俞绍衍道:“我一会儿来现场,你准备好迎接我!”

    “行行行,您来,我一定在这里夹道欢迎!”叶澜衣也是无奈。

    “那你先忙吧,挂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俞绍衍挂电话挂的很爽快。

    一边的傅玖见了笑道:“你可以让她给你设一个专属铃声!”

    “还能这样啊。”

    俞绍衍顿时记在了心上,准备一会儿见到那个笨女人,一定要让她设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