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你又没摸过,你怎么知道?!
    :

    说着,她拉过钟之瑶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眸底是藏不住的狠意。

    当年她就看叶澜衣的母亲不顺眼,一副故作端庄、矫揉造作就知道讨男人欢心,更可恨的是偏偏男人都吃她那一套,现在连她那不知死活的女儿也要和瑶瑶抢男人!

    而听完钟母的话,钟之瑶的脸色却是红一块白一块:“妈,我这么做了,梓木肯定会恨我的。”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她眼中却是已有了光彩。

    只要有了他的孩子,她就不相信他会不要孩子,就算他不要,沈父沈母却一定不会…

    “你就安心找准机会下手,到时候你有了孩子,就算那个叶澜衣回来了,以她那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还会接受沈梓木?!”钟母唇角微勾,做母亲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女儿是个什么心思。

    “妈,我知道了。”钟之瑶的眸底燃起一道火光。

    如此一箭双雕可以让她坐稳沈氏少奶奶、彻底绑住沈梓木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放过?!

    而寿宴之后,告别了俞老爷子,叶澜衣和俞绍衍便回到了别墅。

    刚进客厅,叶祺乐就猛地跑过来抱住了叶澜衣:“怎么才回来啊,乐乐想你了。”

    叶澜衣摸了摸他的小脸:“小铎呢?”

    话刚落,就见叶祺铎从楼上走了下来。

    而俞绍衍眸光一扫,双眼微眯,这个小鬼怎么老喜欢粘着他的女人!

    他看向她:“我饿了。”

    叶澜衣愣了愣,反映过来:“我马上去做!”

    叶祺乐忍不住撅了撅嘴,这个男人又使唤他妈咪做事,偏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唉!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俞绍衍摇头,看着从楼上走下来之后,帮着叶澜衣倒了杯水之后才坐下的叶祺铎,不禁觉得还是这小子顺眼多了。

    进了厨房之后,叶澜衣将需要的食材从冰箱拿了出来。

    因为是宵夜不用做太多,她便没让佣人来帮忙。

    正在洗菜,突然感觉有人在注视。

    她转过头,便见到他正在门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俞…绍衍,你有什么想要吃的菜吗?或者喜欢什么菜?”叶澜衣连忙改口。

    俞绍衍摇头,大步向她走了过来,一把扣住她的腰,下巴甚是亲昵的搁在她的头顶磨蹭,突然道了一句:“你呀!”

    叶澜衣云里雾里,却在想到上一句自己问的话,神色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

    “瞎想什么,我是说,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俞绍衍低沉一笑,撩人魅惑的嗓音在耳边回荡,差点没让她把手中的西红柿砸到他脸上。

    叶澜衣强忍住各种不习惯,商量道:“那个,绍衍,你不是说你饿了么,你先放开我,我好加快点速度。”

    “好了,你做你的,我不闹你了。”见她似乎是在切菜,俞绍衍很识时务的在她脸上窃香之后退开了。

    叶澜衣有些哭笑不得,感受着侧脸上还没来得及散去的余温,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继续手上的功夫。

    不多时,她做好的三菜一汤便尽数上了桌,而闻香过来的叶祺乐拉着叶祺铎早早就坐到了餐桌上。

    “小孩,你不是吃了吗?怎么还吃的这么多,就不怕长胖!”俞绍衍看着大口大口往嘴里扒饭扒菜的叶祺乐,不禁微微蹙眉。

    “我才吃不胖呢。”叶祺乐得意的甩甩头,冲他道:“大叔,你年纪比我大那么多,才要注意别发福了。”

    俞绍衍在看到旁边女人还有另有一个小鬼附和着点头的时候,脸瞬间黑了下来。

    顿时,他气场全开,走到了叶澜衣坐的地方,将人带椅子都给搬了过来,然后,双手将她圈在了椅子与他之间。

    “我年纪大吗?”

    叶澜衣连忙摇头:“不大不大,绝对的黄金年龄!”

    “我身材难道很差吗?”

    他步步紧逼,叶澜衣只能干笑着回答道:“绍衍,你的身材最好了。”

    他突然抓住她的手:“你都没摸过,怎么知道我身材好?”

    “呵呵——”叶澜衣的手陡的缩了回来:“之前在浴室看过了。”

    提到之前,俞绍衍的喉结不由自主滚了滚:“那不算!”

    叶澜衣黑线,却在他握着她的手来到他腹肌之上的时候,心头猛地一惊,扭头看着吃完饭正在看电视的两个孩子,低喝道:“绍衍,别闹了!”

    闹?

    俞绍衍口中咀嚼着这个字,突然笑了。

    她怔愣的瞬间,他便低头吻了下来。

    而回到餐厅想倒杯水的叶祺乐看到这一幕,眼睛蓦地瞪得老大,反应过来,如同一只发怒的小兽般快速冲了过去,并伸手想要拉开欺负自己妈咪的俞绍衍:“你放开她!”

    俞绍衍吻得正投入,突然被人打扰,心里十分不爽,他放开她,转头看向不及他腰的小鬼蹙眉,下意识道:“我吻我女朋友关你什么事?有本事,你也可以找个女朋友来亲。”

    叶澜衣本来就抗拒他的吻,此时从缺氧状态中回过神来,又听到他这么说话顿时生气了:“俞绍衍,你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瞥到一边闻声赶来沉着脸的叶祺铎,叶澜衣是又愤又怒。

    “我哪里教坏他了!”莫名其妙被冠上这么个罪名,他心中不爽的很,而且头一次,听她连名带姓的叫他,竟然是为了一个小鬼跟他生气!

    “言传身教!”叶澜衣看着他认真道:“我知道,他们不是你儿子,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可现在他们住在这里,你作为长辈就应该为他们树立一个好的榜样!”

    而俞绍衍,被叶澜衣的一番话头一次给说得没了面子。

    他站直身子,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叶澜衣愣了一下,不禁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得罪了这位从小就被家人宠大的大少爷了?

    可看着傻傻站着有些不知所措的两个儿子,叶澜衣咬了咬嘴唇,即使会得罪,她也只能认了!

    她宁可现在就搬回那个筒子楼,也绝不愿孩子在这里过得委屈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