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手术中
    :

    叶澜衣黑线,她在反思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会让这位大少爷如此‘另眼相看’?

    可没待她想出个所以然,就见他又吻下来。

    这次,他吻得很轻很温柔,在她唇上缓缓摩挲着的时候,不能否认,她有了某种早已缺失的脸红心跳的感觉。

    可她并不觉得这会是好事,因为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俞绍衍这样的人纠缠在一起,况且,她也不认为他会真的有多喜欢她,三分钟热度过了,若是认真,到时候受伤的就是她了。

    三年,三年一过,他和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他们之间也不会再有联系!

    她抬手挡在两人的唇瓣之间,顶着他不解、不满的眼神,为自己辩驳道:“不是说好不能有任何亲密接触的吗?”

    “那个废除了!”俞绍衍扫了她一眼,自然道:“哪有男女朋友之间不亲密的啊?!”

    “废除了?”叶澜衣气笑了:“俞总,您平时和客户签了合同也是这样说改就改,全然您说了算吗?”

    “笨女人,叫名字,说了这么多次都记不住。”俞绍衍的声音陡的变得低沉,他凑到她的耳边挑逗道:“还有一点,你得知道,我一般只对你这样…

    叶澜衣耳圈微红不禁有些羞恼,这人说话就说话吧,最后一个字说的那么婉转、冗长作什么,又不是唱戏的。

    似乎是逗趣她够了,他牵起她的手:“走,我们回宴会大厅,爷爷还在等着我们!”

    “哦,好!”叶澜衣被他拉着走,他脚步快,她穿着高跟鞋自然是跟不上他的步子。

    走着走着,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侧头看了眼明显有些吃力却咬牙坚持着的叶澜衣,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懊恼,出口却道:“走路都这么慢,真是笨死了。”

    说着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却在摸到她未干的裙摆时沉下了脸,之前因为她穿着黑色蕾丝的裙子,就算打湿了,光用肉眼却也看不出来。

    难不成,她刚刚就穿着这条湿裙子陪着他站了这么久?

    “阿嚏!”

    在听到她打了个鼻涕之后,俞绍衍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的裙子怎么弄得?”

    叶澜衣捂着鼻子深怕又像上次一样喷的他满脸:“喔,那个,锦洛的小猫掉小潭里了,我…”

    “你不要告诉我,你直接淌进去了?”俞绍衍的神情陡然变得有些危险。

    叶澜衣不由得往他怀里缩了缩,愣愣的点了点头,她不明白他为何这么激动。

    虽然那潭水有点冷,貌似还有点深。

    “笨女人,你知不知道那潭水最深处几近有两个我这么深!”俞绍衍是越想越气:“就算你要救猫,你难道没看到旁边停的有小船吗?”

    往常都是派了专人侯在那儿看着的,该不会是一直以来没出什么事,那些人松懈了吧?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俞绍衍觉得他有必要再安排一下了。

    听了他的话,叶澜衣不免一阵后怕,要知道她可是十足十的旱鸭子。

    要是小猫的掉的位置再偏一些,那她…

    “以后做事想清楚了之后再做,别这么莽莽撞撞的再让人担心。”俞绍衍抱住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脚下也不由得加快了些步子。

    叶澜衣一愣,他会担心——她?

    怎么会呢?!

    直到被俞绍衍抱进了房间,叶澜衣还有些理不清头绪。

    这时,她的手机振动了下。

    “枝枝,再见了。”

    本来还有些心猿意马的叶澜衣在看到这条短信,神色陡然沉了下来,沈梓木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此刻,一直没有等到回复的沈梓木,唇角涌起一片黯然。

    接着,他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自从见了叶澜衣之后,他就对自己的父母说,他一定要做手术。

    虽然母亲哭得像个泪人,父亲默默坐在一旁不停地抽着一根接一根的烟,可终究争不过他,只能答应,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孩子被推进去。

    手术室上面亮了灯,‘手术中’三个字赫然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

    “沈先生,您不用担心,虽然是微创手术,但手术过程中会全麻,所以,您不会有什么感觉,尽管可以睡上一觉。”医生冲一旁的麻醉师示意。

    “嗯。”沈梓木笑了笑,似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随着麻醉药注射进入体内,无力感很快侵蚀而来,就连意识也渐渐被剥离。‘

    恍惚中,他似是回想起了叶澜衣说过的话,七年前,他订婚自以为幸福那天,她却被人侵犯…..

    心仿佛被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点点不停地吞噬自我。

    医生说,就算手术成功,他醒来的机会也只有百分之五十,所以…

    沈梓木闭上了眼睛,唇角还残留着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此刻的叶澜衣正被监督着喝一碗又一碗的姜茶。

    “够了吧?”叶澜衣抬头无奈的看着紧盯着她的俞绍衍。

    这大热天的,喝这么多姜茶,不可谓不痛苦。

    “乖,多喝点!”俞绍衍摇头,联想起她之前在浴室晕倒的经历,他愈发觉得这个女人身体弱的厉害,偏偏为人不仅笨、傻,还喜欢逞强。

    所以,他有必要对她多一点注意力,免得哪天又感冒或晕倒了,到时候还得他来操心,倒不如现在好好抓起。

    “绍衍,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叶澜衣问道,不怪她有如此疑问,一来,是她以前听说俞氏的总裁干净的没有一条花边绯闻,二来,结合近期他霸道中又有些傲娇自作多情的表现来看,怎么看着都不像是情场老手的模样。

    不过似乎听说,他和那个放浪不羁的富二代傅玖走得很近…

    “怎么,你谈过?”俞绍衍不禁眯眼反问道。

    正在琢磨他和傅玖关系的叶澜衣下意识点了头。

    “他是谁?”俞绍衍眼底都是狂风暴雨。

    糟糕,叶澜衣的心陡的一激灵,“就是你啊,不然,你以为还有谁会瞧得上我。”叶澜衣瞥了他一眼,幽幽叹了口气。

    听她这么一说,俞绍衍信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般慧眼识珠。

    不过,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容貌这么不在意?难不成,世界上还真有女人不会在乎自己的容貌?

    看到俞绍衍没有继续问下去,叶澜衣微微松了口气。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冰冷肃杀、高不可攀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可现在想起这些天的相处,觉得他也并非那么高冷,甚至常常情商不在线,虽然霸道,却难得有些可爱。

    见他出去,叶澜衣这才拿出了塞进沙发缝里的手机,看着沈梓发来的消息有些发愣。

    此时房间里的电视突然闪过一条新闻,她的目光一滞。

    沈氏少东沈梓木疑似旧伤复发,其父母及未婚妻钟之瑶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候!

    所以,他刚刚给她发消息是因为去做手术了?

    叶澜衣捏着手机呆了许久,最后还是回了一句:“祝你手术顺利!”

    而手术室外的储物柜里,沈梓木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可他却紧闭着双眸,浑然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