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你不再是我名义上的女朋友!
    :

    她本来还以为她是不是窥探了俞家的秘密,一直在想着会不会换来他的谩骂。

    可现在,他是在她表白?

    叶澜衣摇头,有谁表白还要加个‘笨女人’的前缀?!

    更何况,这苦大仇深的声音搞得好像喜欢上她会是一件多忧伤的事情,又没有人逼他喜欢她?

    他愿意,她还不乐意呢?

    这么想着,她就要推开他,俞绍衍却突然松开了她,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凝视了她好几秒。

    她刚要开口说话,他却低头吻了下来。

    她猝不及防,下一秒,他已然撬开了她的牙关,不过几秒,就抽调了她口中所有的空气。

    许久,肺部的空气都被挤压,连呼吸都变得越发困难。

    于是,她只能被动地将手搭在他的脖子上,从他口中汲取那寥寥的空气。

    可这一系列求生的本能却被俞绍衍解读成了——

    他松开她,看着身前大口喘着气的叶澜衣,满意道:“既然你都回应我了,那一定是接受我的表白了!”

    “薇薇,你是不是很开心,我也喜欢你?!”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可眼睛却是从未有过的亮。

    “呵呵。”叶澜衣听此猛翻了个白眼,他是从哪儿看出来她喜欢他了?

    看着她连翻个白眼都这么可爱,果然,他的女人是耐看型的,俞绍衍道:“我宣布你以后就是我正式的女朋友了,所以,我允许你现在偷笑一会儿。”

    看着他一脸便宜了她的表情,叶澜衣是又气又好笑。

    她一句话都没说,怎么就莫名奇妙成他的正式女朋友了,还有‘偷笑’?

    她用得着嘛,有什么是不能光明正大笑出来的。

    呃,不对,她压根就没有同意。

    她有些好奇,俞绍衍关于感情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搭建的,怎么会有人告白之后根本不问女方的意见就单方面定了所有事情!

    也不知道,该说他自大还是脑子里就没那根筋。

    可此时俞绍衍已经放开她,朝着屋内的锦洛走去。

    “别,别过来…”锦洛还是很怕,她的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一步一步朝后退着。

    叶澜衣收起内心所有的波澜,过去轻轻抱住了她:“别怕,锦洛,有我在。”

    见她在叶澜衣的安抚下渐渐稳定下来,俞绍衍这才开口:“锦洛,我是三哥啊。”

    锦洛茫然地看向他,好半天才见她呢喃道:“三哥,三哥…”

    俞绍衍眼睛陡然爆发出巨大的惊喜,大步来到她面前,犹豫了好几秒,见她没有再怕他,这才伸臂将她抱在怀里:“锦洛,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怀里的女人瘦的让人心疼,和当初一起长大的模样实在是天差地别!

    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一个原本性情开朗的小女孩变得这样胆小怕事,甚至还会间歇性精神失常!

    还有她的眼睛,曾经熠熠生辉的美眸,此时却再也看不到东西,到底是谁让她变成了这样?

    可这个问题,他们之前问了她太多次,每次一问,她就自残甚至自杀。

    这样的她,谁还忍心、谁又敢再去逼她?!

    甚至,她不让任何人再靠近她,自己一个人搬到了这里。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一个人待了太久,整天活在自己营造的恐慌里,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疯疯癫癫,一见到人不是尖叫、大喊就是痛哭着跑掉,像今天这样安安静静的倒是第一次。

    难不成徐薇薇这个女人真的是有什么特殊的魔力,不但能够治好自己的洁癖,还能让俞锦洛心情平静乖得像只绵羊?

    “不,不要害我。”因为俞绍衍抱得太紧,似乎让锦洛又感觉到了威胁,说着说着,她猛地一推。

    “锦洛乖,有三哥在,没有人敢害你。”俞绍衍也没敢吓着她,于是,连忙放开了她,可这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啊,现在却对他这个哥哥怕成这个样子。

    俞绍衍双手紧握,拳头捏的咯吱咯响,要是让他查出来是谁害了她,他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叶澜衣见状也有些不忍,之前只是以为锦洛和俞家会有关系,却万万没想到她会是俞绍衍的妹妹。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很疼这个妹妹,若是有办法的话估计也不会让锦洛这样生活着。

    “放,放我出去…”锦洛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边摇头一边不停地开始在房间里兜圈,明明是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此时却是像突然失了方向。

    叶澜衣赶忙上前,柔声道:“锦洛,不要怕,我带你出去,我们去休息。”

    说罢,她带着俞锦洛回了卧室,安抚她躺下睡着之后,才掩门轻轻走了出来。

    “你放心,她已经睡了。”叶澜衣说着,可见到自她出来就一直盯着没移开过视线的俞绍衍,她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

    “薇薇,我突然觉得我捡到了宝。”在把叶澜衣盯得快发毛的时候,俞绍衍突然走上前按住了她的肩。

    叶澜衣扫了眼左右,有些莫名其妙,却见他兀自说道:“锦洛是我二叔的女儿,也是我们俞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个女孩,从小我们就很宠她,记得她当时还说有这么一堆人宠着,她还没长残算得上一个奇迹了。”

    “那她怎么…”叶澜衣噤嘴,作为一个外人,她不该问的,俞绍衍没怪她多管闲事,她就该烧高香了。

    俞绍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方法、手段都用过了,愣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薇薇,她这十年过得不容易。”俞绍衍直视着她的双眸:“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就接近不了她,只有你…”

    “所以以后,你能不能每周抽空来这里陪陪她,说说话?”

    叶澜衣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用这般祈求的语气跟人说话,她点头:“当然,如果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话。”

    看着她毫不犹豫就应下的模样,俞绍衍看了,心底有种东西正在破壳而出,他微勾唇角:“薇薇,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