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她和他竟然有婚约?!
    :

    俞绍衍点头,起身扶住了俞老爷子,心中虽然有气,却还是冲着沙发上的女人道:”别拘谨,到处逛逛,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随着俞兴华走进房间,不急不忙问道:“爷爷,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俞兴华点头坐下道:“小衍,你之前跟我说要找一个女孩子,是就是现在这个吗?”

    他犹豫片刻:“不是她!”

    俞兴华闻言轻叹一口气:“小衍,还有一年,不论你找不找得到,都得把婚事正式定下来,否则,家族方面也不得不出手干预了。”

    俞绍衍蹙眉,他不是不清楚这一点,要不然他也不会找上徐薇薇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家族早先是给你安排了婚事的。”俞兴华沉默片刻突然道。

    “嗯。”俞绍衍点头,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对这个婚事仍是知之甚少,对于那个只存在于老人话里的未婚妻更是没有半点印象。

    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爷爷提起它又是为什么?

    见他点头,俞兴华继续说道:“你知道云城的叶家吧?”

    俞绍衍蹙眉,叶家是当时少有的能和俞家持平的家族,他自是知道,可是他听说,叶家人在七年前全部都离奇消失了。

    “我们家以前和叶家有些渊源,只是后来渐渐失了联系,可婚约并没有废。我调查过,叶家这一代有个女孩,叫叶澜衣,当初我们两家约定,她会嫁给俞家的继承人,只是当时见她还在小,便想着过几年再带你去叶家提亲,可谁想后面这一家人竟然全部出了事。”说到这里,俞兴华便觉得有些惋惜:“可我们俞家向来最重承诺,这婚事又是你奶奶主动定下的,自然不能毁约,这几年之所以同意你去寻那个女孩子,也是为了多找寻她一段时间。”

    “那现在是找到了?”俞绍衍皱眉问道,他可没有做好接受一个陌生女人的心理准备。

    “这张照片我才拿到手的,你好好看看。”俞兴华戴起了眼镜,从书桌里翻出了一张照片给他:“本来想着你找了女朋友,不想在徒生事端,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在等着...唉,既然这样,你倒不如信守承诺,将这个叶澜衣娶回来。”

    他接过去一看,愣了,这不是钟之瑶吗?

    虽然,那时候的钟之瑶应该是刚上初中,可是这样子却没太大变化。

    “爷爷,你确定这个是叶澜衣?”俞绍衍说着,就要伸手要去拿手机打给陶然调查一下,毕竟之前他可没听说过她还叫过这个名字!

    可他伸手一摸,却发现手机没在口袋里。

    而此刻,站在门口的叶澜衣整个人没什么表情,可是,脑子却像是被雷劈过。

    她只是走一走,顺便过来给俞绍衍送手机,没想到却听到了这么一件耸人惊闻的事情。

    她和俞绍衍有婚约?

    开玩笑呢这不是!

    同时,她也不禁暗暗庆幸之前没有脑抽的在他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陡然听见有人走出来的脚步声,叶澜衣猛地一惊,赶紧倒退了几步,这才慢慢走向门口,装作刚刚才走过来的样子,冲着走到门口的俞绍衍挥了挥手,因为心虚,所以她笑得异常灿烂:“绍衍,你的手机落在沙发里了,有一个未接来电...”

    说着,她将手机给他递了过去。

    听到她的称呼,看着她的笑脸,俞绍衍本来闷着的心突然就松了下来。

    “乖!”他接过手机,回以一笑:“再等我一会儿!”

    她冲他点头,目送着俞绍衍走进房间,看着他的背影脑子乱得厉害。

    不知不觉间,她穿过热闹的大厅,出了俞家老宅,来到了老宅外覆盖了将近几百平方米的小型园林。

    流水、阁楼、亭榭,远远看过去美得像一幅画。

    置身其中,叶澜衣更是惊叹于此处的鬼斧神工。

    她正放松,却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哭声。

    这里,怎么会有人哭?

    叶澜衣环顾了下四周,仔细听了一会儿,还真的有人在哭。

    想着此时艳阳高照,又是在俞家的地盘上,她便大着胆子寻了过去。

    循着声音,她来到了一处假山后面。

    当看到蹲在地上的女人,她不由得一愣。

    女人穿着光鲜,可头发却乱糟糟的,因为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女人的面孔,只能从她的衣着大概猜测这个女人的年龄似乎不大。

    叶澜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您好,请问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听到声音,女人猛地转头,满面的泪水让她一惊。

    可也因此,她看清了这个女人的样子,五官很美,可因为眼神却有些呆滞,使得整个人看起来都很老似的。

    她心头一紧,问道:“你没事吧?”

    女人盯着她,虽然双眼没有焦距可确实是看着她这个方向的。

    “哈哈哈——”女人突如其来的笑声把叶澜衣吓了一跳。

    见她从地上撑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转身向屋内走去。

    就在这时,有一只猫咪,冲着女人亲昵的叫唤了两声。

    女人原本有些疯癫的表情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

    她将小猫抱起,走向假山不远处的小屋。

    叶澜衣不想多管闲事,可看着女人一路险险避过障碍物的样子,总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这些年她虽然一路也走得磕磕绊绊,可起码她可以独立的不用依靠任何人。

    但面前的这个女人,似乎不仅看不见,就连精神也有些…

    自从她一次好心给了路边乞讨的流浪汉几块钱,却反被抢走了母子三人耐以生存的一些钱之后,她就再没做过诸如此类的事。

    以前,她总想着人生在世,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难处,遇见了帮一帮也无可厚非,可类似农夫与蛇的故事遭遇太多之后,再柔软的心也该被摧毁的差不多麻木了。

    可就在她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却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她连忙转过身去看,发现女人正以极惊恐极害怕的表情趴在桥上,而之前在她怀里的小猫也不知道怎么就掉到了小桥下的水潭里。

    眼看着女人就要从桥上跳下去,叶澜衣心头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