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擦枪走火,荷尔蒙惹的祸
    :

    叶澜衣听到他这么叫她,差点没呛着。

    况且,恭喜她?

    抓住他的胃有什么好恭喜的,难不成,他难道还要她做一辈子菜?!

    “薇薇,你偏心,你都没有跟我和多多一次做过这么多菜!”叶祺乐早就垂涎三尺了,却还仍念念不忘这一茬。

    叶澜衣眨眼,她儿子怎么叫她来着?

    “薇薇是我叫的,你得叫她‘姨姨’。”俞绍衍扫了叶祺乐一眼,伸手给他夹了个肉丸。

    一整天,他就没见这小鬼的嘴停过。你说能吃就能吃吧,偏偏还能比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矮上一截,想来多半应该是在母胎里缺了营养,既然如此,吃点肉,补补也好。

    心情愉悦的俞绍衍难得体贴了一次。

    叶祺乐看着碗里的肉丸有些吃惊,不过美食当前,化敌为友也不过是分分钟钟的事情:“谢谢俞叔叔。”

    俞绍衍淡淡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反手又给叶祺铎夹了一筷子鱼。

    从小就爱吃鱼的叶祺铎眼前倏地一亮,生了一上午闷气的他难得冲俞绍衍扬了一个笑脸。

    见这小孩吃的开心,俞绍衍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不愧是他看上眼的小鬼,跟他一样都喜欢吃鱼。

    叶澜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势成水火的两方,经过这一上午,再加上这几道菜,竟然就融洽到这个地步?

    不过,她倒是乐见其成,毕竟还得在一个屋檐下住上一段日子,要真是闹得太僵,还真的会有些麻烦。

    一顿饭,大家都吃的很饱原以为菜做多了会剩下,没想到却被吃了个精光。

    她正要起身收拾碗筷,俞绍衍伸手制止了她:“这些让佣人来收就好了。”

    随即,他又交代道:“我晚上得出去见一个客户,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忙了大半天,就好好休息。”

    叶澜衣听了惊讶于他竟然会给她报告他的行踪,同时不免觉得自己早上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的行为有些不礼貌,于是,她点头应了一句:“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别谈太晚。”

    “你这是在担心我?”俞绍衍看着她不漂亮却异常柔和的脸,不免心中一动。

    “算是吧...”叶澜衣回答的有些牵强,她不明白他的思维怎么会突然跳到这上面来,明明这只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送别的语言,可看着他逐渐变得危险的眼神,只能说道:“是是是,是在担心你!”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了,叶澜衣想不通。

    俞绍衍却是笑了,这个女人终于是承认了。

    他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好好表现,我回来就给带礼物。”

    叶澜衣一怔,反应过来,只来得及瞟到了他的背影。

    她猛地甩甩头,想起俞绍衍揉她脑袋的模样,就直起鸡皮疙瘩。

    还有——好好表现,就给带礼物?

    嘁,她又不是小孩子!

    等到晚上俞绍衍回来,叶澜衣已经陪着两个孩子做好了功课,并看着他们洗漱好上了床,才从他们的房间退了出去。

    陡然看见出现在门口的俞绍衍,她不禁吓了一跳。

    想着两个孩子刚睡下,她便压低声音站近了点:“俞总,你回来了?!”

    俞绍衍猝不及防闻到了一股清香,再加上叶澜衣刚刚躺在床上替两个孩子讲完故事,出来之后根本就没来得及整理睡衣上领而有线条似有似无地透了出来。

    俞绍衍的眸子不由得深了深,没想到这个女人平时看着挺瘦,身材还挺有料的嘛!

    叶澜衣顺着他的视线,发现自己的睡衣此时正不归整的贴在身上,赶忙转身整理了一下。

    “跟我到客厅。”俞绍衍漫不经心的收回了视线,淡淡道。

    说完,他便率先下了楼。

    叶澜衣原本有些尴尬的神情瞬间松了下来,眸底却不禁染上一抹懊恼,她怎么忘了,这不是在自己家!

    一边提醒着自己以后要多注意,一边已经顺从地跟着俞绍衍来到了客厅,当然为了避免在发生这种事,她还将及腰的长发散了下来往胸前一扒。

    “俞总,你是有什么事吗?”叶澜衣主动开口,这大半夜的,不去睡觉,跑这里瞎折腾什么,想着明天还得上班,她愈发地想要躺倒床上了。

    “我不是说了,只要你好好表现,回来就给你带礼物吗?!”俞绍衍薄唇轻启。

    说罢,他弯身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个礼盒。

    然后,当着她的面打开。

    顿时,做工精美造型优雅的项链便展露在了她面前。

    “你还真给我带东西啊!”叶澜衣有些懵,一时竟也没注意到语气。

    “怎么,你以为我开玩笑?”俞绍衍似笑非笑的开口,让她还真不敢随意接嘴。

    只能连连摆头:“没有没有,我只是被这条项链惊艳到了,一下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没有说假话,只是事实并没有那么夸张罢了。

    见她眼底确实有欣喜的神情,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想来送女人礼物是一件愉快的事,怪不得傅玖那小子有事没事的走哪儿都要带点东西回去送给他的那些红颜们。

    “你过来,我帮你戴!”

    第一次这么正式的送女人礼物,俞绍衍依旧不显柔情,反而更加霸道。

    既然他现在心中想要看到她戴项链的模样,那就直接爽快一点,也免得这个女人扭扭捏捏的不肯戴。

    叶澜衣看着他已经兀自将项链从盒子里拿了出来,知道他说一不二的霸道性子,也只能头疼的挪步移了过去站到了他面前。

    于是,俞绍衍倾身过去挑开叶澜衣背上的长发。

    他比她高很多,他环住她给她戴项链的时候,叶澜衣只觉得视觉里、呼吸里全都是他。

    估计是因为俞绍衍没给人带过这种需要扣扣子的项链,所以,好久下来,她只听见他和扣子做斗争呼出的闷气。

    噗,叶澜衣想原来也有这位无所不能的总裁搞不定的事情,她轻咳的一声,平静道:“俞总,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

    可俞绍衍的动作丝毫却不见停顿,于是,她准备伸手自己动。

    可手还没抬起来,就听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别动!”

    感受着耳边一闪而逝的热气,叶澜衣一下子僵住,接着俞绍衍只见红晕从她的耳圈迅速蔓延开去。

    俞绍衍唇角微勾,似乎无意地将双臂收拢了一些。

    这样,叶澜衣整个人就像是被他抱在了怀里。

    感受着若有若无从背后衣领灌进去的他的呼吸热气,叶澜衣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栗。

    时间突然过得很慢,气氛也是愈发暧昧,叶澜衣紧绷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终于,感觉到俞绍衍将扣子扣好了的叶澜衣急忙后退了一步。

    却突然觉得头皮一阵疼痛,她不由得叫了一声顿住了。

    好像是头发缠在他衬衣的纽扣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