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钟之瑶,你早晚成为下堂妻!
    :

    “枝枝,你别走!我不能再错过你了!”察觉到脚步声消失在耳畔,以为她已经离开的沈梓木慌乱的朝着前方追了过去。

    临时组建的后台本就十分杂乱,在经过之前一番兵荒马乱的折腾之后,早就乱得难以下脚,就连正常人走路都要仔细一些,对于失明的沈梓木更是危险重重。

    砰,被东西绊倒的沈梓木重重摔在了地上,旁边一堆衣架也是尽数倒在了他的身上。

    可即使这样,他依旧摸索着想要爬起来,不慎被东西勾破了脸才暂缓了一下动作。

    回过头见到这一幕的叶澜衣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她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当初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温润优雅。

    之后分开的七年里,他愈发光鲜且高高在上。

    而此刻,他狼狈跌在那里,叶澜衣解气的同时,又不免唏嘘。

    她轻叹着走了过去,伸手拂掉他身上乱七八糟的衣物,在她准备帮他处理一下他脸上的伤口时,手却被他一把握住。

    “枝枝,你回来了?!”他的脸上泛起了如孩童般欣喜的笑容。

    叶澜衣想抽回手,可沈梓木怎么可能还会放开她。

    她沉下声音冷冷道。“沈先生,请你自重!”

    沈梓木兀自磨搓着她掌心的薄茧,心头忍不住一阵心疼。

    他双眼直视着前方,虽然什么都不看到,他却固执的还是想要看清她的模样。

    叶澜衣抬眼,对上沈梓木的眼睛。

    她发现他应该是在看她,可双瞳却似没有任何焦距,联想他之前那句话,叶澜衣不由得心头微动。

    他这是怎么了?

    没待她问出口,就听到他说:“枝枝,过两天我就要去做手术了,把脑袋里的那块压到视神经的淤血取出来。”

    “我也不知道手术结果会怎么样,我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在进手术室之前我一定要‘见’你一面!”沈梓木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沉重:“所以,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面。枝枝,原谅我好不好,我不想,带着遗憾进入手术室,我希望你能陪着我,一起迈过这个难关。”

    陪着他?

    叶澜衣不免发出一声嗤笑,她只想问他一句凭什么?!

    他难道忘了,当初是他揽着钟之瑶的腰,亲口告诉钟家父母他要娶的人不是她。

    又是谁在她百般挽留、百般解释下,不留一丝情面的多次将她赶出了沈家大门,甚至大骂她无耻,并扬言说再也不想看见她!

    他到底又知不知道,在他和钟之瑶的订婚晚宴上,她却被一个陌生男人夺去了清白!

    又了不了解她抱着青紫的双臂躲在灌木丛中看他和钟之瑶在翩翩起舞接受众人祝福时的绝望!

    怀孕之后的庞然无措,被登报谩骂后的苦楚,被星城大学开除后的无助,七年里一次又一次的来自现实的打击...

    哪一次,不是她自己咬牙挺过来的,可他呢,整天和钟之瑶出双入对,只记得她是一个恶毒无耻的女人。

    现在,他一句后悔,几句道歉,就能将她这些痛苦的经历抹去吗?

    这就好比给人来了千百刀,将人凌迟的血肉模糊之后,才轻飘飘来了一句对不起,我错了,以后会加倍补偿你。

    可这经年累月的伤,内里早已化脓溃,岂是能补偿回来的。

    奢望时光倒流,哄骗自己过去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这根本就不现实!

    叶澜衣平复了下情绪,一字一句盯着他道:“沈梓木,相识一场,我祝你手术顺利,其它的,恕我无能为力!”

    说完,她用力的就要抽出手。

    沈梓木只感觉内心里最珍贵的东西似乎正在悄然消失,他蓦地紧了紧抓住叶澜衣的手:“如果没你陪在身边,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在威胁我?”叶澜衣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因为紧握而轻轻在发颤。

    沈梓木慌了,看着她冷漠的眼神,只觉得心里抽痛的厉害:“怎么会,我只是想到自己错过了你七年,心里就堵得慌,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你所受到的伤害。”

    “枝枝,我不奢望你能马上原谅我,可你起码得告诉我这几年你过得好不好?以后的日子,我想尽我最大的努力好好陪着你、弥补你。”沈梓木祈求道。

    “松开!”叶澜衣冷声喝道。

    不,沈梓木像是入了魔怔一般摇头,他有预感若是这次放开她,他们之间就真的完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叶澜衣看向来人,呵,竟然是去而复返的钟之瑶。

    “梓木,你不是说你在公司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她本来还奇怪失明的沈梓木跑去公司做什么,但因为这几年他身边一直都没有别的女人,压根就没想到一向自律的沈梓木会在这里与一个女人手拉着手卿卿我我。

    要不是她今天有东西忘在了这里,她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心中越想越气,她怒目看向遮的严严实实的叶澜衣:“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来勾引我的未婚夫?”

    “呵,他是你的未婚夫?”叶澜衣本来挣扎的手一松,就势往沈梓木怀里一靠,表情玩味道:“那又如何。”

    当年,钟之瑶能抢她的男朋友,现在还敢在她这个受害者面前耀武扬威,她难道还要忍气吞声再一次灰溜溜的落荒而逃吗?

    钟之瑶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般嚣张,可偏偏一旁的沈梓木无动于衷,怒火妒火通通往上涌的她快走两步,就要去抓叶澜衣的脸。

    她倒要看看这个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的女人到底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