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记忆恢复
    :

    而叶澜衣从化妆室跑出来之后,便戴上了从街边随意挑的一个蝴蝶面具。

    海选的舞台都是临时搭建的,此刻,站在台上的正是排在她前面的选手。

    叶澜衣轻轻吐了一口气,总算没迟到!

    她平静了一下呼吸,在念到她名字的时候,她走上了上去。

    而刚刚办完事顺路经过这里的沈梓木,几乎第一眼就瞧见了在舞台上的她。

    空灵的歌声犹如清泉淌过,让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他缓缓顿住脚,隐匿在人群里,根本没人会注意到他此时的表情会是多么迷茫...明明印象里没有听过这首歌,却在听到这首歌时下意识地跟着哼唱了起来。

    恍惚里,一副画面却闪过脑海。

    露天广场上,人山人海,突然有一个女孩窜上了广场中心的演出台。

    那里正停留着一支中场休息的乐队。

    她拿起话筒,冲着台下所有被惊艳到的目光:“今天是一个人生日,我想借这个地方唱一首歌送给他!”

    “谢谢,《couldthisbelove》!”女孩回头冲着乐队的人点头,攥着手中的话筒有些紧张的看向了人群中的他。

    此刻,她似乎依旧可以第一眼就能搜寻到他,四目相对间,之前记忆里的画面突然一变。

    女孩唱完之后轻轻朝众人鞠了一躬,在无数人喊‘安可,再来一首’的呼喊声中毅然走下台来到了他的身边:“阿木,这首歌...我专门唱给你听的,你,喜欢吗?”

    沈梓木看着台上的叶澜衣,跟着记忆里的回答喃喃道:“枝枝,谢谢你,我很喜欢。”

    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阿木,我只做你一个人的枝枝好不好?”

    枝枝是谁?!沈梓木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头。

    霎时,无数的画面从他的脑海深处涌了出来...

    他的头被那些画面充斥,拥挤得快要爆炸。

    画面里,男孩女孩相拥在星空之下,男孩紧攥手心,暗暗发誓一生一世都要守在这个女孩身边。

    画面里,女孩捧着做坏的甜点一脸郁闷,男孩走了过去,一把将甜点塞到了嘴里,尽数咽下去后他看着她,女孩笑了:“傻阿木,以后啊,我要为你做一辈子的甜点。”

    画面里,女孩害羞的在男孩脸上轻啄了一下迅速跑开,男孩傻笑着追上了害羞的女孩,却坚定地将女孩的手握在了手心,夕阳下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

    随着脑海里越发清晰的画面,沈梓木只觉得空荡的心房在这一刻终于被填满了。

    叶澜衣唱完,刚走下台,就被赶过来的傅玖堵在了通道里:“美女,你唱得太棒了,给我签个名吧!”

    她蹙眉看着他,这不是那个闯进化妆室的男人吗?

    叶澜衣正迟疑该怎么脱身,便见沈梓木从拥嚷的人群里朝这边走了过来。

    她心头一惊,之前站在台上还以为出现了错觉,没想到沈梓木竟然真的来了。

    她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身边的傅玖一把抓住了手腕,根本动弹不得。

    沈梓木注视着背对着他的叶澜衣,心头不由得有些恍惚:“枝枝!”

    叶澜衣本来挣扎的身体猛地一僵,他怎么会叫她?是她听错了吗?

    自从七年前他失去记忆,她就再没有听到过他这么叫她了。

    “枝枝,我回来了!”他想告诉她,她喜欢的那个阿木回来了。

    沈梓木眼里都是血丝,强忍着脑中的剧痛,指尖狠狠掐进自己的手心才让他坚持着说完了这句已经迟到了七年的话!

    车祸后醒来的他忘记了一切。

    因为第一眼看到是钟之瑶,在她说是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即使他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看她每天衣不解带的模样也就信了。甚至,为了弥补她,他答应了娶她!

    在他住院那的段时间里,钟之瑶一家拼命在他面前抹黑叶澜衣,潜移默化间,使他还没有见到叶澜衣,便对她厌恶了起来。而去钟家提亲时,看到叶澜衣不顾收养她的父母,不顾他是她姐妹的男朋友,就这么径直扑在了他的怀里,这一来,她的形象在他眼里便愈发糟糕了。

    那后来,他都对她做了什么?

    他违背了当初对她的承诺和钟之瑶订婚,之后,又眼看着钟家对她不理不睬、将她逐出家门,七年来,下落不明!

    他怎么能这么对待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孩?

    一向在外人面前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就这么看着一个背影红着眼眶,流下一行又一行根本止不住的泪水。

    饶是傅玖见惯了大场面也不由得被这一幕弄懵了。

    不能否认,叶澜衣在听到久违的这声‘枝枝’,心绪是翻涌着的。

    可他就算记起一切,又能如何?

    她和他早就回不去了。

    她忘不了他另娶她人的画面,忘不了他是如何嫌恶的一次次对他避而不见,忘不了在那天她遭受人生最大侮辱的时候他挽着另一个女人的腰翩翩起舞...

    她深吸一口气,漠然道:“先生,你认错人了。”

    说罢,她狠狠甩开傅玖的手,迅速逃离开。

    是她,怎么会不是她呢?!

    沈梓木抬脚就要去追那个背影,可他因为刚恢复记忆,大脑还没完全适应,坚持到现在早已是脸色惨白、满脸虚汗,心情起伏过大的他在动身的那一刻径直倒在了地上。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女孩就这么再次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

    傅玖看着沈梓木并不怎么好的状态,本来吊儿郎当的神色陡地正经了起来。

    若是沈梓木在这里出了事,以如今俞氏和沈氏争锋相对的关系,难免会引起一阵社会舆论,虽然俞氏并不怵这些,可麻烦却是少不了。

    好歹是衍哥的地盘,虽然他是来这儿猎艳的,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

    来不及去追那个让他惊艳的女孩,傅玖指挥着现场的工作人员将人赶忙送到了医院。

    呼,处理好这个突发事件的傅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时,他突然感觉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拿起来一看,是俞绍衍。

    傅玖身子一僵,视死如归的接通了电话:“衍哥,我对不住你,人走了,我...”

    叶澜衣没敢再去化妆室,而是去了厕所换了衣服,又重新化了妆,这才悄悄地走了出去。

    谁想到刚走了没几步,便看到了迎面而来的俞绍衍,以及——

    她偏头只想当着没看见。

    “徐薇薇!”俞绍衍蹙眉叫住选择对他视而不见的女人:“你怎么会在这?”

    叶澜衣苦笑着顿住了脚:“俞总,我......”

    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傅玖打断:“哎,你把头抬起来,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