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女人,你很特别!
    :

    就在他伸手马上就要碰到她的脸时。

    无处可躲的叶澜衣狠了狠心,直接上前将脸埋在了俞绍衍的胸膛上。

    只是在她的脸贴到那紧绷的肌肉时,她猛地怔住了。

    怎么感觉他没有穿衣服?!

    好像刚刚,她是把浴袍上的系带给拉下来了

    叶澜衣直接懵了。

    “你在做什么?”之前的可以当作是意外,可这一回,他很肯定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要是换作以前,他早就把这种用投怀送抱的女人丢出去了,可怀中身体温软到让他竟有一刻的出神,他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没有长骨头,更重要的是,在她贴上他的时候,他竟然想起了七年前那个晚上那个绝美出尘的女孩撞入他怀里的画面。

    而就在他神游的空隙,叶澜衣抓住时机猛地将俞绍衍推开,迅速朝着浴室外大步跑了出去。

    根本没留意她动作的俞绍衍竟被推得倒退了好几步才停下。

    等他看过去,只看见了一道仓皇跑出去的背影。

    这个女人,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吗?

    俞绍衍伸手摸了摸刚刚被她碰触的那块肌肤,不由得皱眉想到。

    等等!

    他为什么对于这个女人的碰触没有任何反应?

    要知道除了七年前的那次意外,他的身边就再没有过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那晚留给他的记忆太深刻,竟使他染上了极深的洁癖,甚至从此与女人绝缘,就连雌性生物靠近他方圆两米都会让他觉得极其不舒服。

    可这个徐薇薇,他不仅碰了、还抱了,甚至她在他怀里的时候,他竟然还有了七年前那晚的冲动。

    难不成她能治疗他的洁癖?俞绍衍觉得,他还需要再验证一下。

    可即使如此,俞绍衍却依旧秉持着以往的习惯,来到喷头下面开始一遍一遍的冲刷被叶澜衣碰触过的肌肤。

    而逃出去的叶澜衣则是迅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之后愣是才松了一口气。

    可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羞愧,她怎么能这么轻浮的就往俞绍衍身上扑!

    他该不会认为她想要勾引他吧?

    只是,任谁遭遇这些事情都会怀疑的吧。

    这样的话,她还能继续留在酒店吗?

    叶澜衣想起自己做出来的一系列蠢事,就恨不得去撞墙。

    她靠着门胡乱想了一通,在感受到身上的凉意、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的时候才急匆匆跑去洗手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为了不丢掉工作,叶澜衣觉得她还是有必要去解释一下的,于是上妆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而这时,俞绍衍早就换好了一身家居服正坐在沙发上,见她走过来,这才抬眼淡淡开口:“徐薇薇,我认为,你有必要为你刚才的行为做一下解释。”

    叶澜衣摆出平日近乎木讷的表情,垂头道:“很抱歉,我是今天有些不舒服才会晕倒,要是无意冒犯了您,还请您可以…”

    “坐过来!”俞绍衍打断了她,强势道。

    叶澜衣扯了扯嘴角:“俞总,我只是您的助理,哪有资格坐在您的身边。”

    “过来,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俞绍衍冷冷道。

    又来了,总是用这一招有意思吗?!

    叶澜衣没办法,只得在沙发的最角落正襟危坐,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没理解错误的话,刚刚在浴室,你是在投怀送抱?”俞绍衍话语轻淡,根本从中看不到任何情绪。

    “俞总,您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的脸。”叶澜衣脸上的表情有些破功,她刚刚已经在刻意避开这个话题了,却没想到俞绍衍会这么直白的问出来。

    “就因为太丑了?”这个理由不由得让俞绍衍暗暗皱了下眉头。

    叶澜衣一愣,眸底的懊悔一闪而过,她微微低下头:“是的,从小因为这张脸,才没少被人欺负。”

    接着,她就要起身:“俞总,要是给您造成什么困扰和误会的话,那我给您道歉,还希望您不要开除我。”

    话里语里透出的意思就是她根本就对他没有任何想法。

    俞绍衍看叶澜衣此时的表情不似作假,难不成这一切都只是他自作多情?

    他不确定地摇了摇头,这些年他虽然与女人绝缘,却依旧有不少女人拼了命的往他身上凑,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真是假,毕竟,这世界上能忍住对他不动心的女人...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

    他会在客厅等着她,不过是为了验证一下他的洁癖到底是不是真的对她不起效。

    于是,下一秒,他起身径直将叶澜衣锁在了沙发和他之间。

    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厘米,近的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俞总,我对您是真的没有非分之想,要杀要剐随您,但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折磨我?”叶澜衣强装镇定的扯了扯嘴角,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知道自己之前是过分了点,可要不是他想看她的脸,她哪里会主动去抱一个男人。

    俞绍衍勾起的唇角微僵,故意俯身在她耳边轻语:“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表达对我的感情,没关系,我心里明白就好。”

    耳畔有热意落下,顿时,叶澜衣只感觉全身汗毛竖起,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可这人是她的老板,加上这一切又是她自己挑出来的事端,叶澜衣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着平稳的语气道:“俞总,我很明确的告诉您,您真的误会我了。”

    俞绍衍听了,试探着吻向她唇瓣的动作忽的顿住。

    “喔,是吗?”俞绍衍双手撑在沙发横梁上,不以为意淡淡应了一句。

    叶澜衣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她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谁料俞绍衍沉默片刻,突然道:“女人,你很特别!”

    特别?

    特别丑吗?!

    叶澜衣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只能暗暗不说话。

    可下一秒——

    “阿嚏,阿嚏!阿嚏!”

    叶澜衣看着被喷了满脸鼻涕的俞绍衍,整个人都快缩到沙发里去了。

    “俞,俞总,你站在面前,我没忍住...”

    难道他站在她面前,就只会让她有打喷嚏的**吗?

    这一下,俞绍衍的脸直接黑到了底,直接起身去了浴室。

    虽然他排斥这个女人的接触,可类似这种鼻涕水沫,就算他没有洁癖也都要被逼疯吧。

    叶澜衣满脸忐忑的待在客厅。

    看到他出来,她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讨好的迅速迎了上去。

    可俞绍衍却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脚步,丢下一句“老实在客厅待着”便头也不回的去了书房。

    叶澜衣拿着毛巾的手僵住,头脑也有些懵。

    于是,她将俞绍衍的话理解成,罚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