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被逼下跪!
    :

    项链怎么会在她这里?

    明明中午之前她还翻过口袋!

    叶澜衣心里不安,却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她走到了面色阴沉的经理面前:“经理,这不是我拿的。”

    经理看着她:“那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栽赃给你的?”

    被经理这一提醒,叶澜衣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她急忙开口:“经理,刚刚打菜的时候,阿兰突然撞了我一下,项链肯定是那时候被她放进去的。”

    “经理,可以看监控。”叶澜衣瞟到食堂角落的监控器,兴奋道。

    却见经理皱眉开口:“上午,食堂的监控就已经坏了。”

    而放下心的阿兰立马反击道:“徐薇薇,你可别想把脏水栽在我头上,贼喊捉贼,你还要不要点脸了!”

    叶澜衣强压下心底的慌乱,抬头看着经理:“经理,我来食堂吃饭前还去了一趟顶楼,要是我真偷了,怎么可能还蠢到还把‘脏物’揣在身上。”

    经理还没来得及发表自己的看法,就见钟之瑶挽着沈梓木走了进来,而尾随而来的一众粉丝则是被拦在门外。

    以钟之瑶如今的知名度,让经理不得不考虑到舆论压力。

    “钟小姐,您的项链找到了。”经理迅速迎了上去:“真的很抱歉,项链是在我们员工口袋里找到的。”

    “您看看是这条吗?”经理示意工作人员将项链捧了过来。

    钟一点头瑶接过项链,拿纸仔细擦了一遍之后紧紧攥在了手心。

    然后,只见她扫了一圈冷冷道:“偷项链是哪一位?”

    经理伸手直接将叶澜衣扯了过来:“她叫徐薇薇,进酒店还没多久,所以...”虽然这有些对不住叶澜衣,但王凤书也是真的不想因为这件事让酒店受到损失,更何况钟之瑶和沈梓木都算得上是酒店的大客户,若是因为一个服务生得罪了他们,那就太不划算了。

    叶澜衣猝不及防被拉了出来,神情间难免有些迷茫,可看着经理冲钟之瑶讨好认错的模样,她便心领神会了,很明显,在酒店声誉和她之间,王凤书已然做出了选择。

    “不知道您希望我们怎么处理这位员工?”王凤书继续道。

    毕竟是件贵重物品,钟之瑶追究的话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没待钟之瑶开口,门口的那群粉丝就开始嚷嚷起来。

    “竟然敢偷女神的项链,当然得送警局了!”

    “能偷一次,难保不会偷第二次。”

    “这种人就该抓到牢里,免得出来危害社会。”

    钟之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看向叶澜衣:“小姐,你要是真有什么难处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是很愿意给人帮助的,可你这样的偷拿别人的东西实在是太过分了。”

    摸着手中失而复得的项链,钟之瑶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狠厉:“别的东西也就算了,可这是我最重视的物件。”

    “我不要你赔偿什么,只是希望你去警局好好反思一下。”钟之瑶下这个决定看起来似乎很难,在门外那群脑残粉眼里却是觉得她这么做再正常不过。

    叶澜衣皱眉看着咄咄逼人的钟之瑶,总觉得这件事情和她脱不了干系,可恨她此时根本就拿不出任何证据。

    似乎本能地,她又抬头看了一眼钟之瑶身旁的沈梓木。

    沈梓木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心头一动,冲旁边的钟之瑶开口:“瑶瑶,做服务生也不容易,我看送警局就不用了,让酒店把她开除就好了!”

    只是钟之瑶似乎有点在跟沈梓木闹脾气,并没有搭理他,也不愿松口。

    “我说了我没有做过,就算到了警局我还是这个说法。”庞然无措的叶澜衣在这么一群叫嚣着要将她送进警察局的粉丝面前,只能捏紧拳头,无助的这重复着这句话。

    “道歉都没有,还拒不认错,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社会的渣滓,赶快把她抓起来!”不少粉丝开始冲着叶澜衣大喊。

    顿时争相又有很多粉丝跟着嚷嚷道:“对,把她抓起来!”

    “抓起来,别让她跑了。”

    王凤书有些为难,可钟之瑶此时垂着头根本看不清表情,就连沈梓木也看着别处,没有办法,她只能招手示意保安将叶澜衣围了起来。

    叶澜衣想要跑,她其实是怕去警察局的。

    万一警察没找到证据,她这辈子岂不是都要背着小偷的名声,甚至连带着两个孩子都要遭受所有人的白眼?!

    就算真相大白,留下这个案底的她,以后还能找到工作吗?

    难不成要她再换脸改姓吗?

    越想越觉得事情有些悲观,叶澜衣控制不住地倒退了两步。

    察觉到叶澜衣动机的几个保安迅速上前将她扣押。

    然后,面对着钟之瑶的方向,她就这么被两名保安押着跪了下去。

    膝盖狠狠扑在地板上的那一刻,叶澜衣挣扎着的身体忽然就不动了。

    七年前,被设计夺去清白,她无能为力。

    七年后,被设计偷东西,她依旧无计可施,只能被逼朝着最恨的人下跪。

    叶澜衣眸底恨意翻滚,心中不甘也怨,可这里都是一群看好戏的人们,根本就没人会对她伸出援助之手。

    可她又能够做什么呢?

    她的辩驳没有人相信,哪怕她以死明志,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活该吧!

    “哈哈,早就该这样,光送警察局,都便宜她了。”最前面地几个粉丝带头拍手大笑道。

    “放开她!”

    清冷的男声在大厅响起,叶澜衣骤然抬头,逆光下男人的五官看不太清楚,可莫名的,她却觉得心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