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七年,两个世界,两段人生
    :

    七年后。

    星城这个集国内综合演艺、艺术展示、时尚娱乐于一体的文化聚集中心,正迎来一场由多家企业联名举办的盛大宴会。

    作为星城龙头企业的沈氏,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受邀者。

    更有不少小道消息称,生意横贯世界各地的俞氏集团掌门人俞绍衍将会作为宴会的特邀嘉宾出席。

    这下子,商圈、时尚圈、娱乐圈的名流们全体都陷入一种莫名的慌乱以及兴奋之中。

    只是这一切,都与整日疲于生计的叶澜衣没有关系。

    她,正在进行门店的收尾工作,就接到了来自店长的电话,好像是店里的高级vip钟之瑶的鞋子出了问题,所以让她赶紧挑几双店里最好的鞋送到晚宴去应急。

    即使她心中再不情愿,却明白她根本就没说‘不’的权力。

    当初,她因为未婚怀孕被星城大学退档,被钟家以不知廉耻逐出家门。

    紧跟着,还被几家报社大肆报道批评,成了无数家长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甚至还一度掀起了关于学生群体礼义廉耻教育的热议。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被社会舆论逼得不敢出门。

    当时她手上的钱并不多,即使肚子并不显,可因为“名声四起”根本没店家愿意留她工作。

    再加上长得太美,被冠上了“不良女生”标签的她,少不了遇到那些地痞流氓的骚扰,有一次甚至差点被那些人拖到巷子里施暴,得亏被路过的人救了,不然,她怕是早就不堪屈辱自杀了。

    所以,她改名换姓,把自己化成一个平凡至极的女孩,这才敢出门去找工作。

    可因为没有学历和文凭,相貌又不出彩,她根本找不到正式的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只能靠发传单、送快递、洗盘子,以及去剧组当群众演员来维持生活,可即使日夜颠倒着工作,匮乏的生活经历与工作经验使她依旧过得十分拮据。

    几年辗转,最后,她在一家名叫queen连锁专卖鞋店留了下来。

    催命似的铃声传来,她收起自己泛滥的惆怅,迅速赶到了宴会的举行地——皇庭大酒店!

    灯红酒绿的晚上,叶澜衣打量着面前这幢绚丽辉煌的星级酒店,眸子里情绪难明。

    她远离那个世界已经整整七年了啊。

    “喂,你,站开点,不要挡到客人了。”

    一声厉喝传来,把叶澜衣惊得一抖,却是下意识移开了步子。

    抬眼看着酒店旁边神情倨傲的保安,叶澜衣敛下眼帘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走远了些。

    最后,还是跟里面通了电话,确定了她的身份,保安才将信将疑的把她放了进去。

    来到宴会大厅门外,叶澜衣抬起手握在门把手上,却纠结地久久的没按下去。

    光是听着里面舒缓轻柔的音乐,还有不时发出的酒杯轻碰的脆响,就知道那会是如何一副看似高雅却掩不住荼蘼的奢华景象。

    她深吸一口气,毅然推门进入了那个曾经熟悉无比、此刻却陌生入骨的世界。

    叶澜衣在人群里漠然穿梭着,因为她知道,即使她与这个宴会有多么格格不入,相信那些社会名流们也只会蹙眉扫她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谈笑。

    直到,她看到被几个女人围着谈笑的钟之瑶,以及在旁边不远处低头浅酌的沈梓木。

    她顿住脚,七年里她没少看到这两人在电视上面合体的秀恩爱的场景,可这般近距离的驻足观察,倒是这几年里的头一次。

    褪去当初那些许青涩的他,变得更加成熟也愈发有魅力,意气风发极了。

    也对,家世、样貌、品性样样不差,如今还有娇妻在旁,任谁不认为他是绝对的人生赢家。

    叶澜衣垂眸,打量着自己一身廉价不足百元的工作装,眸中划过一丝淡若无痕的自嘲与落寞。

    这些年她挣扎于社会底层,每日为了生计而奔波,而他游走于各界名流之间,山珍海味也不过是说句话的事情。

    终究,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叶澜衣收敛了脸上所有多余的情绪,拿着东西谦恭地来到了钟之瑶面前。

    “您好,钟小姐,我是queen鞋店的。”说罢,叶澜衣还将手中仔细挑选出来的鞋子递了过去。

    钟之瑶与旁人聊得正欢,陡然听见有人插嘴,心中的不满此时还强忍着没发作。

    她冲周围的几人笑了笑,说了一声:“没事,我们继续。”

    直到叶澜衣伸出的手都快麻了,她才抬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打扮古板、面容普通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认识却潜意识里反感这个人。

    只见她扫了眼叶澜衣受手中的袋子,冷冷开口:“你们店里难道就这么几双鞋吗?”

    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钟之瑶的不快与冷意,叶澜衣笑了笑认真道:“这几双鞋都是我们店里的新品,钟小姐您这么漂亮,鞋子再好看,对您而言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或许是因为她的马屁拍到了点子上,钟之瑶听了心里舒服了许多,神情未免有些倨傲,扫了眼样式看着都还不错的几双鞋:“那你把鞋子都给我送到休息室吧。”

    “是的,钟小姐。”叶澜衣正要离开,却见沈梓木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