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他的吊坠
    :

    叶澜衣从惊醒的那一刻就一直没放弃过挣扎。

    只是,她的力气在这人面前无异于蚍蜉撼树。

    绝望,充斥着她的心海。

    她恨自己非要学人一醉解千愁,恨自己这般不争气就这么让人欺负了。

    那个说要一生一世守护她的男人,不是说会像骑士一样,随时出现她需要的时候吗?

    一滴眼泪划过叶澜衣光滑的脸颊,落到了俞绍衍的手背上。

    他的动作有一刻的放缓,却不得不将即将到顶的**释放出来。

    “我会对你负责的!”俞绍衍抱着她,在她额头重重印下了一个吻。

    “我不需要!你给我滚!”叶澜衣侧头避开他的吻,嫌弃的怒骂出声。

    “对不起。”俞绍衍也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许多话到了嘴边,出口的却只剩下了这三个字。

    伤害了她,是药物支配下的不得已而为之,也是,情致所动。

    俞绍衍一把扯下了贴身佩戴多年的象牙吊坠,强势戴在她的脖子上。

    他紧紧扣住她的脸,根本不容她拒绝:“记住,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半年后,带着这个去万格酒店找我。”后背裂了好几次伤口提醒着俞绍衍不得不考虑此时家中混乱的情况。

    “你混蛋!”叶澜衣的愤怒被这个男人厚颜无耻的话彻底点燃。

    这一次,她很轻易的就推开了他。

    她连忙跑到了房间里离这个人最远的地方。

    好半天,叶澜衣才敢用枕头试探的扔过去。

    真的晕过去了?!

    叶澜衣这才敢松下一口气。

    可随之而来,身子就是一僵。

    这人刚刚好像是让她去什么酒店找他?

    酒店,联想到这人看过去还算不错的身材,还有,这么容易就晕倒的体质。

    他,不会是个久经沙场的“鸭”吧?

    这个猜测几乎是片刻就占据了叶澜衣的脑海。

    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把她吓得一抖。

    她这才想起来,她的房间是被钟母锁上了的。

    按道理没到明天之前,钟母是绝对不会让人放她出来的。

    除非是有人...

    想到这个可能的叶澜衣汗毛瞬间竖了起来。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踉跄着穿好衣服,叶澜衣便迅速跑了出去。

    避开众人的视线,她躲在了花园的小灌木丛里。

    远远看着,宴会中央钟之瑶美丽骄傲的好像一个公主,与曾经属于她的王子翩翩起舞。

    而她只能抱着青紫的双臂,可笑的汲取着那一点点曾经沈梓木给过的温暖。

    她期待着沈梓木可以看到她。

    却在有视线扫过来的时候,吓得身子一缩,生怕自己此刻的不堪被他看到。

    第二天叶澜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家,却发现原来没有一个人留意到她的去留。

    一切似乎归于平静,一个多月里,她没有听到过那个男人任何的消息。

    她开始期待着进入大学后的生活。

    在拿到星城大学通知书的当天,她就独自启程去了星城。

    至于是否需要征求钟父钟母许可?

    呵呵,他们可是巴不得她赶紧离开。

    或许因为水土不服,她到星城的当天就觉得不舒服。

    叶澜衣将东西寄存在医院附近的旅店,便去挂了肠胃科。

    “小姑娘,你这哪是什么肠胃不舒服,分明就是怀孕了。”

    “你看看,孩子都快两个月大了。”护士指着手中刚得到的检查报告,话语里都是在指责着她的粗心。

    这个消息,对于急切想要展开新生活的叶澜衣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那天的事情发生后,她因为太害怕,也没任何经验,根本就忘了买避孕药。

    所以,她是真的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