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婚礼上的惊喜
    :

    “叶澜衣,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

    叶澜衣扶墙而走,在没有人的角落突然蹲下痛哭。

    她用“钟之瑶”这个名字在钟家过了十七年无忧无虑的日子,她以为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却没想到就在她十八岁成年礼的那天,她与沈梓木遭遇了一场连环车祸。

    醒来后,所有的一切都被颠覆了。

    真正的钟之瑶突然跑到她面前,说和沈梓木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接着,几个月前还是她男朋友的沈梓木来了钟家提亲。

    她满心期待,只是可笑的是,他要求婚的对象并不是她。

    “叶澜衣,要不是念着瑶瑶心里还有你这个姐妹,我怎么会出来见你!可你竟然得寸进尺,想要抢姐妹的男朋友。你可真是无耻!”

    她想不到,一个人失去记忆,竟然能过往一切忘得这么干净!

    甚至,深爱变成了厌恶,关心变成了刺伤!

    叶澜衣不愿相信,却不得不认清现实。

    只是想起他所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她觉得心底仍就抽痛的厉害。

    三天后的订婚礼上。

    穿上婚纱显得美丽而神圣的准新娘钟之瑶,与旁边那位一身白色西装笑得内敛温润的男人,相得益彰。

    叶澜衣脸色有些发白,眼中似有千言万语,却终究只是默默看着原本属于她的订婚礼。

    昨天晚上,她叫了十七年的爸妈竟然开口让自己成全钟之瑶和沈梓木?!

    甚至那位她真心敬爱过的父亲,还狠狠甩了她一巴掌,警告她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有些东西就不该是她肖想的。

    此时,台上的沈梓木看着不远处呆滞站立着的叶澜衣,温润的脸上陡然僵了一下。

    这个女人,难道还想来破坏他和瑶瑶的订婚礼?

    只见沈梓木在钟之瑶耳边低语两句,便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叶澜衣的双眸有了亮光,难道...

    “叶澜衣,你就不能为瑶瑶好好想一想吗?你这么纠缠下去,对谁都不好!”沈梓木将叶澜衣拉到一边。

    为钟之瑶想?

    双眼注视这个曾经视她如珠如宝的男人,叶澜衣强颜欢笑一声,硬生生将眸中的泪水憋了回去,摸着脖间的精致项链,眼中闪过一抹不舍:“这是你车祸之前亲手戴在我脖子上的——”

    “现在,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叶澜衣将项链狠狠扯下,决绝扔向了一旁的水池。

    咚。

    项链没入水中的声音很小,沈梓木却该死的听得十分清楚。

    看着叶澜衣扔下项链后果断转身离开的背影,他顿时心如鼓擂。

    钟之瑶见他神色不对,生怕他想起了什么,走过来牵住了他的手:“梓木,我身体不舒服,你陪我回房间待一会儿吧。”

    沈梓木侧头一看,果然,钟之瑶的小脸有些苍白,眉宇间也透着疲惫。

    想来是今天很早就起来折腾了吧,沈梓木疼惜的将钟之瑶揽在了怀里,之前因为叶澜衣的话而浮动的心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而叶澜衣回到房间刚坐下,就见钟母气势冲冲的闯了进来。

    啪,一个巴掌响亮的落在了叶澜衣的脸上。

    “妈?”她木然出声。

    “别叫我妈,我只有瑶瑶这一个女儿。”

    “你不过就是一个分散我们母女多年的野种,有什么资格这么称呼我!”钟母的脸上堆积着不满、怨恨,以及妒意。

    叶澜衣张了张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女人终究养育了她十多年。

    估计是看着她不反抗的懦弱模样没兴趣了吧,只见钟母出门,“啪嗒”两声,房间的门迅速从外面被锁上。

    叶澜衣斜瞟了一眼,苦笑一声,心中却并不意外。

    一向谨小慎微的钟母怎么可能还会让她这个“捣乱分子”出去晃荡。

    正好,她也不想出去看那些糟心的画面。

    是夜,别墅里热闹非凡,一群自诩上流人士的名流高谈阔论,喧嚷声无端令人厌烦。

    叶澜衣躺倒在床上,掀开一边的被子蒙头盖下。

    只是她没有料到的是,原本上锁的门已默默被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