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审问
    此为防盗章, 如购买比例不够, 24小时后可看。

    谢韵入乡随俗,二十四扫房子,她烧了好几锅的热水,让顾铮把草棚子里的被子都拆了加上脏衣服都给洗了彻底。草棚子虽破但老宋他们也都仔细打扫了一遍, 连平时写思想汇报用的破桌子都擦了好几遍,顾铮还帮谢韵把她家里房梁上她碰不着的蜘蛛网都掸了一遍。

    二十五, 磨豆腐。谢韵用分来的黄豆去做豆腐的老孙家换了五斤豆腐。一半放在外面做冻豆腐,一半放在碗柜。

    二十六, 割猪肉。除了要交的任务猪, 大部分人家还留了一头猪,除了自家吃剩下的腌起来做咸肉,明年一大半油水就从这里来。有些人家肉多还拿出一部分出来卖,价格比副食品店便宜, 谢韵就从上次帮她收拾屋子的周大娘家买了2斤猪皮、 5斤肘子肉、1条里脊、2个前蹄, 还有3斤肥肉回去炼猪油, 周大娘还给她搭了根剃的干干净净的骨头。

    村里人好多都选择今天去县里买年货, 听从县城回来的周大娘的小儿媳说, 县里供销社人多得门都挤不进去, 她好不容易才从人堆里抢了块花布,出来时鞋都被挤掉了。谢韵不由庆幸, 没去凑这热闹。

    二十七, 洗晦气。谢韵早就知道她们这片有地热资源, 其实白山就是一座活火山, 地热十分资源丰富。即使知道温泉的大概位置,因为一个人不方便,怕山里迷路,所以一直没成行。有了顾铮就不怕了,过了半下午,跟顾铮两个人翻了三个山头,终于发现灌木掩映下一个水潭往外冒着热气,散发淡淡的硫磺气味。周边灌木因为温度,还泛着绿。水池的温度适中,不是把人烫得下不去水那种,谢韵让顾铮帮忙看着,欢快的下了池子。虽然有空间洗澡方便,但泡澡跟洗淋浴能一样吗?尤其还是泡温泉。如果再飘点小雪就好了,谢韵惬意泡在池子里,恨不得从空间里倒杯红酒边泡边喝。

    谢韵泡完舒服地出来,让顾铮也进去泡一下,她帮忙看着。这冰块平时看着挺唬人,这时候还闹别扭不想在她面前洗澡,真是的,她都不怕他占她便宜,他还怕她占便宜怎么滴?被谢韵连推带搡给弄到池子边,丢了块供销社买的四海皂跟毛巾给他。

    想想还直乐,自己穿过来的时候刚毕业,跟现在的顾铮年纪差不多,棚子里住的其他人跟她年龄差得都很大,她都当长辈对待,但顾铮因为基本跟她同龄,自己拿他当男闺蜜,虽然他冷冷的,但很可靠,所以跟他最亲近。

    他们俩洗完高兴地回来,还没完事。谢韵让顾铮把棚子里放的王大哥做的澡盆找出来刷干净,家里冬天用澡盆洗澡不太方便还冷,谢韵得到后就没怎么用,此时用来给其他三人洗澡正好,她烧水让顾铮把烧好的水用桶子提过去。谢韵万分庆幸,自己住的虽偏,但是当时村里在这养牛,打了口井,所以用水很方便。

    老吴他们洗了舒服的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再次感叹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二十八,谢韵蒸了一大锅白面苞米两合面枣馒头,一锅苞米面酸菜馅包子。问顾铮想吃什么,他说想吃甜的,谢韵想了想,用炼出来的油渣跟核桃仁、白糖做馅包了一锅糖三角,刚出锅顾铮顾不得烫嘴,连吃了三个。

    忙忙碌碌的到了除夕,一早谢韵打了浆糊,顾铮过来帮她贴上在村里董老师家换的春联,当时看到内容,谢韵还笑了好久。“努力生产,随便过年”,“家进人口,队增劳力”,老吴说一点也不对仗。

    当地的年夜饭都中午吃,简单吃了早饭,谢韵就开始准备中午饭。买回来的猪皮,已经做成了传统食物猪皮冻,蘸酱汁吃,是当地春节饭桌上必吃的一道菜。还有猪蹄冻,吃前蹄寓意刨钱,谢韵开小差地想不知道大奶奶家这些年吃了多少猪蹄子?调了大白菜海蜇皮粉丝凉菜,顾铮套的野鸡拿蘑菇炖了,猪肉做了受欢迎的红烧肉,酸菜炖猪肚,鱼是去县城黑市里买的大黄花鱼,冻得硬硬挂在房梁下,取回来化冻稍微腌制,下油锅,两面煎黄去腥,加佐料炖20分钟齐活出锅。过年都要吃豆腐,用前两天换的豆腐做了个锅塌豆腐。因为顾铮爱吃甜的,正好在县城因为好奇味道买了几个当地产的苹果,谢韵做了个拔丝苹果。主食除了前天蒸的包子、馒头,谢韵还做了锅大米饭。

    午时一过,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大家都在家里过年,谢韵请棚子里的人来她这里吃,老吴、老宋其实是第一次上谢韵的门,一进堂屋看着桌上各种好吃的都眼底湿润,去年过年的时候他们的年夜饭也就是比平时稍微稠点的苞米糊糊,今年连肉都吃上好几种了。许良不知足说:“这么好的菜,要是有酒就好了。”谢韵一听打开碗柜,拿出个酒瓶说:“县城供销社卖的散装白酒不要票,我就买了一斤回来,便宜你了。”老宋一看竟然有酒也高兴坏了。他没别的爱好,就是好点小酒,这几年可是馋坏了。

    中午,五个人围了一桌,一人倒了一杯酒,老吴先拿起酒杯:“今年我们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以前连想都不敢想,多亏了你们两个年轻人,我们三个老家伙先敬你们两个一杯。”

    老吴跟许良也举起杯,许良还说:“有了你们,我肚子都长了一圈肉了。”

    老宋说:“而且上面对我们的看管还放松了好多,总之全是好事。”

    确实最近因为吃的好,几个人的气色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不是以前的暮气沉沉,穿上了干净的衣服,终于有了当年的一丝风采。不知是不是有上面人打招呼,最近一次下来收思想汇报的人,看到明显多出来的几样东西,什么都没说,真是好事。

    谢韵跟顾铮连忙表示这些事都不值当,是他们应该做的。

    一顿饭,吃的大家连呼过瘾,一斤酒都没够喝。顾铮一个人差不多把一大盘子拔丝苹果都吃了。

    吃完饭,那三个人回去睡觉,顾铮帮谢韵收拾桌子,谢韵准备材料晚上包饺子。

    不知道是因为过年还是吃了甜的,能看出顾铮的心情很好。还主动地起了话题:“我小时候过年,奶奶都会做拔丝地瓜,我们家孙子、孙女可不少,连我这种能抢的也就只能抢到三块。没想到今天吃到的拔丝苹果竟然比拔丝地瓜还好吃。”

    谢韵心理分析师上线,不是东西抢的才好吃吗?没人跟你抢你这么高兴说明你独占欲不是一般的强。

    逗他说:“其实还有好多东西能拔丝,比如香蕉。糖要是多,你,我都能拔丝。”

    顾铮起身敲她头,小丫头胆子肥了,还调侃他。

    “其实做蛋糕也简单,我妈妈小时候就老给我做还教过我,那时候省城国营奶站还能买到奶油,把奶油抹在做好的蛋糕上,再铺上应季的水果,浓浓的奶香跟松软的蛋糕还有水果搭配,特别好吃。”谢韵被敲头故意馋他。

    顾铮越听眼睛越亮。表情跟黑子渴望狗粮的表情有一拼。

    谢韵不解的问:“照理说你家的条件那么好,想吃些甜点心还不容易?”

    顾铮没有解释,但不自然的脸色出卖了他。叫你闷骚!活该想吃吃不到!这厮妥妥直男一枚,认为吃甜食是小姑娘的爱好,军校跟部队都是大老爷们的集散地,更不能让自己因为爱吃甜食显得娘。

    看他那囧样,谢韵回屋给他抓了一把奶糖。这种奶糖是空间三楼的零食铺子出品,包装很是普通,只有一层白色糖纸,谢韵想拿这糖过两天去贿赂村里的小孩。今天先满足缺糖的大小孩。

    顾铮接过糖,非要给她也含一块。

    冬天的午后,午饭的香气还没有消散,窝里往外冒着热气,灶台边忙碌的小姑娘,垂在身后的麻花辫随着剁菜的频率一翘一翘地。这个场景跟空气漂浮的味道,和着嘴里的奶香像是刻在顾铮的脑海深处,哪怕多少年过去都清晰得仿佛昨天。

    晚上,吃过饺子,谢韵把给四人买的袜子拿出来,过年都要穿新袜子,踩小人。许良拿着袜子还说,要是真要自己跺脚踩,那他得累死都踩不完。

    让她感到惊喜的是,他们每个人都送了她一件礼物。

    老宋在家里年前给邮的棉鞋里又发现了30块钱,给谢韵当压岁钱,让谢韵哭笑不得。老吴亲手给她写了一本英语学习笔记,用心至深让谢韵特别地感动,郑重地收起来。许良说感谢她让他长肉,给了她一块精致的怀表,是以前的收藏,他门道多,不知道这东西怎么躲过了搜查。

    而顾铮因为经常上山,对红旗大队的地形布局熟悉非常,知道小姑娘很喜欢小巧精致的手工作品,竟然做了个微缩版的红旗大队模型,一个个茅草房做得特别逼真,谢韵住的房子前还有小人版谢韵跟黑子。谢韵爱不释手,红旗大队的生活是她生命中不能抹去的存在,也是谢家的根,谢韵要把这个模型好好保存。

    鼠年的除夕在交换礼物的温情中过去。新的一年拉开了序幕,又有怎样的事情在前面等着谢韵去面对?

    到县城已经下午4点了,谢韵没有耽搁,还换上自己来时的衣服,今天运气好,谢韵远远地看到他们大队的马车停在县城农产品收购站前的大杨树下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