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山间约会
    此为防盗章, 如购买比例不够,24小时后可看。

    谢韵心说, 算了, 自己很长时间内的参照物都得是黑子, 习惯就好。看来自己平时在空间的训练都太小打小闹了, 才跑了这么会腿就软得跟面条似的,还是对自己太仁慈了。

    跑了一圈回来,顾铮说早晨的训练就先告一段落。

    还有?顾教官你真不用这么着急付饭钱。

    过了十五基本年也过完了, 大家恢复了一天两顿饭的模式。为了报复顾教官的冷酷, 谢韵让他剥虾皮。过年的肉省着吃还剩一块,谢韵包了鲜虾肉大馄饨, 一个馄饨里一个大虾仁,煮完还有点遗憾,缺了香菜跟蛋皮,想到顾铮的食量, 谢韵又热了几个馒头。

    吃完收拾好, 谢韵问顾教官:“顾铮, 你在部队是干什么的?”

    顾铮没回答只看了她一眼。

    “不能说?那你会不会侦查技术?”

    顾铮还是只看了她一眼。

    “意思是这还用问?”谢韵猜。

    “顾铮你知不知道,我最近除了在学的英语, 还自学领会了一套交流方式。”谢韵神神在在。

    “是什么?”顾铮终于开口。

    “就是针对某个木头人面部的微表情识别。”

    谢韵捂着被敲的额头,瞪他。哼!多说句话能死人啊!

    玩笑归玩笑,谢韵把自己先前的想法跟顾铮透露了一下:“我听到了一些有关大队于会计的小道消息。他想让他家老二娶我当媳妇, 我不同意他就老针对我, 去年一年都没让我好过, 所以我想趁着还没开工,找点他的把柄,省得今年我再被他整,你能不能帮帮我?”

    顾铮认真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把我给你做的模型拿出来。”

    “你指给我看,他家是那个房子?”顾铮指着模型问。

    “在这里,旁边是他弟弟家,我还有一个怀疑对象跟他有关,我听到的消息是他跟这家的女儿有些不清不楚的,这个女的家住在这里。”谢韵又把马歪嘴子家的位置指出来。

    “我那天去村口接你,在大队的后山趟了条路线出来,等明天一早我带你过去,到他家后面的山头,找个观测点。”

    顾铮考虑了一下又开口道:“光靠我们的观察可能是最笨的办法,费时间不说,还不一定能有发现。你在村里最好找个眼线,有什么消息能随时告诉你。”

    “小孩子行不行?”谢韵问。

    “你到底爱不爱玩爬犁?”顾铮是什么人,一下想到她前些天不着家,跟一群小孩混了好几天。

    “我喜欢小孩,不喜欢跟小孩玩。”谢韵嘿嘿笑。

    顾铮手又有点痒了:“小孩子其实也不错,找个机灵点的,离这两家近的。”

    下午,谢韵站在大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顺利堵到拎着她给的扒犁往家走的大胖。小孩虽然叫大胖,肉都长脸上了,身上还是瘦瘦的。看到谢韵噌噌噌冲到她跟前:“三丫姐,你都好几天没找我们玩了。”

    谢韵摸摸他的头,从兜里掏出几块花生酥塞给他:“我玩两天就够了,还要干活。”

    大胖看到花生酥眼睛都亮了,过年家里买的糖都被亲戚家小孩串门来吃光了,三丫姐姐真是个大好人。

    大好人三丫姐姐笑得像狼外婆:“大胖,姐姐想请你帮个忙。”

    “姐姐,你说,是不是让我帮你养狗?绝对没问题。”大胖还以为谢韵又要将黑子寄养在他家。

    “不是的,是这样,我有次听到马歪嘴子在背后说我坏话,说要好好整整我,我倒是不怕她,但是也要提前提防。你家住在她家隔壁,而且你家地势高,她家人出入你家最清楚。我想让你帮我盯着她家,看他们平时都什么时候出门,大胖你能帮我吗?”谢韵满眼期待地看着大胖。

    小孩都爱当小兵张嘎,尤其还有人赋予信任的时候。大胖立即答应:“原来是这件事啊,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三丫姐我跟你说,我妈和我奶她们也可烦马歪嘴子一家了。她家除了那个最小的闺女,其他的都不是好人。我奶一直说,我家去年丢的那只大公鸡就是被他们家偷去杀了吃肉。我奶去她家问,她还死活不承认,非说我奶诬陷她,要我们家再赔她只鸡。”

    哎,摊着这么个邻居也是够闹心。

    “大胖,过几天姐还在这里等你,你再把看到的告诉姐。记住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了,要保密好不好?”

    小孩子最喜欢有小秘密,一听猛点头。

    “下次给你带榛子馅饼吃。”谢韵勾搭小朋友成功,高兴得要给奖励。

    大胖很机灵是他们这一拨小孩的头。还算聪明可靠,先发展他当个小眼线。

    隔天一大早,锻炼完,顾铮带谢韵走后山,翻到于会计家正后面的山上。村里的房子都是沿着山跟江东西向排列,谢韵他们住在最西面,于会计家住在中部偏东的位置。

    谢韵跟顾铮站在一处稍高只有一些矮灌木的地方,顺着山坡再往下200米就是于会计的家。他家5间正房,东边还有个放东西的偏厦子,院子很大,农家该有的猪圈、鸡圈都有,这两年看来条件不错原先的毛草顶也像支书家一样都换了新瓦。

    冬天村子里的人没事都不会起很早,现在他们家院子静悄悄的。

    顾铮看了看周围,指着旁边一个位置:“那不错。”

    谢韵一看果然不错,角度偏斜看得清楚院子里的情况,而且四周都有遮掩,如果有人过来,直接往后撤,也不会被发现。

    “你别过来,我白天在这里。”顾铮吩咐。

    “我自己的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做。”谢韵不同意。

    “你没经验。”

    争执无果,谢韵被派回去做早饭。

    谢韵快速做好早饭给他送来,看到顾铮眉毛都冻了层霜。

    “快点吃,多喝点热汤,暖和暖和。”谢韵有些心疼他。

    “我们搞伏击可以两天不吃不喝不动地方。”看出她的内疚,顾铮说他曾经的事。

    谢韵刚要说话,看到坡下院子里于会计老婆打着哈欠出来上厕所,过了一会烟筒才冒起烟。真够懒的,村子里大部分人家都做好饭了,他家这个点才起。

    顾铮吃完饭,让谢韵回去,谢韵不肯,非要跟顾铮一块,两人站了一上午,也没指望能发现什么,只是想看看,不干活的日子,这家人都在干什么。

    吃完早饭,于会计最先出门,谢韵知道,农闲时村里人都爱打个扑克,没钱玩大的,小赌个一分两分的,于会计出门应该耍钱去了。

    于会计老婆随后出了门,她最喜欢唠闲磕,跟马歪嘴子那些人最能唠到一块去,两人关系还挺好,如果于会计跟马歪嘴子她闺女的事情是真的,不知道她俩之间的塑料情意会经受怎样的考验。

    最后于小勇也出了门,穿了件破棉袄,不知道捡谁的,总算不用窝炕头了。

    谢韵让顾铮下午不要出去,顾铮没说话,但一下午都不见人影,谢韵对这样的顾铮也没招儿。她不知道的是,趁着月色亮,顾铮晚上还在后山盯了半宿。要不是他的坚持也不会发现问题。

    一个星期过去了,还不等谢韵去找大胖,一早大胖就跑了过来。

    “冻坏了吧,赶紧进屋。”大胖看到院里的黑子相当吃惊:“三丫姐你家的狗吃什么了?我们家跟它一窝的狗长得还没有它一半大。”

    当然吃好东西了,上百块的狗粮都吃了好几袋。可惜不能告诉你。

    “估计老上山自己找东西吃,过去坐,姐给你拿炒榛子吃。”

    “三丫姐,冰上玩够了,我这一礼拜都没怎么出去玩,我妈还挺高兴,说我知道要上学了,不出去跑疯了。”大胖仰着肉嘟嘟的小脸,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谢韵摸摸他的头:“你快吃,顺道拿钳子夹点榛子仁出来,我不是答应给你做榛子馅饼吃吗?。”

    “三丫姐,马歪嘴子每天都出去拉呱,他家男的都出去耍钱,也没什么人来她家,嫌她家埋汰。”大胖着急地把自己一周的成果告诉谢韵。

    “那你有没有看见她家三丫头出门?”谢韵问道。

    “我就看到她出过两次门,大前天跟昨天下午出去的,什么时候回来就不知道了。”大胖乖乖地答道。

    从大胖这能得到什么样的消息其实谢韵心里也有数,对小孩能认真做好答应她的事很欣慰。

    为了感谢他完成任务,谢韵用碾碎的榛子仁加糖作馅,烙成巴掌大的小饼,大胖觉得要被香晕过去,吃饱后腆着小肚子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谢韵有个不妙的感觉,冷面教官要附身了。

    认真做了准备动作,谢韵被顾铮带着翻了2个山头,跑了4公里越野。就这样还被念叨:“我们在部队一般都10公里起,你才跑这么短就喘得比黑子还厉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