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恍惚
    林伟光于是晚上出来上厕所的一会功夫被带走了。

    醒来之后, 想起来最近又是灾又是难的, 都忘了煞神还在自己身边呢。

    果然被提醒:“日子最近很滋润?答应我的事情做好了?嗯?”

    一声低低地“嗯”, 把林伟光吓得差点蹦起来。煞神才不管发不发大水呢,哆哆嗦嗦地开口:“对不起,对不起,邮递员是冒雨送过一回信,但是雨大我没出门, 你也没来找我,发大水那天, 光拿了随身东西,家里回的信都泡在水里, 已经没法看了。”

    “我要的东西你竟然敢不放在心上,你最近是不是过得太轻松了,还是第一次给你留下的印象太轻了?如果少了一只腿不知道耽不耽误干活?”一声清脆的掰断树枝的声音传来,林伟光就算看不见, 听生音也知道那根树枝很定不细, 联想起被蛇咬的那个晚上的痛苦经历。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我错了,我在信就应该在,我错了。信虽然没了, 但是信的内容我都知道,我这就背给你听,如果差一个字, 你就……你就把我腿打断。”

    “记住, 敢骗我, 就不是腿的事了。”

    “不敢,绝对不敢。我父亲信里说,谢家出事后有三个人曾经先后找过他闲聊吃饭,期间隐晦提起并打听谢家的事情。”

    “哦?”顾铮跟谢韵对视。

    “一个是原先谢家纺织厂的经理,还有一个是在谢家干了很多年的厨子,最后那个是谢家海运公司里的一个轮机长。”

    “哪个最有可能会来真的?”

    “我父亲说,那个经理在谢家儿子跟儿媳出事之后,也因为历史问题被带走调查,他打听了下,那个人现在在北边的劳改农场,还没有回来。厨子现在在一个国营饭店当厨师,我父亲说,那个人虽然贪财,有贼心但不一定有贼胆。

    剩下最后那个轮机长,我父亲觉得可能性最大,当年谢老爷子的远洋船队走了好多地方跟国家,生意做得很大,他可能留心观察到一些情况。”

    “那个人今年多大?”

    “50多岁,在谢家干了很多年,但是我父亲不认识他,也就他找我父亲吃饭才知道这个人,所以我父亲了解不多,但从交谈中能看出来,这个人说话滴水不漏,很有心计。”

    “叫什么名字?”

    “他告诉我父亲叫张明。”

    林伟光如果不是城府比海深,那就真的没撒谎。

    “李丽娟那里进展的怎么样?”

    “我跟她最近相处不错,她很办事,观察得很仔细,最近因为发水,好多人东西都丢了,女生那边心情都不大好,她有个发现,也不知道算不算发现?就是王红英跟赵慧珍还有一个叫李兰的尤其没什么精神,成天恍恍惚惚,干活都经常出错。”

    发水那天,林伟光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为了别的,并没干出来扔下李丽娟自己跑的缺德事,还背着她冲出门,把李丽娟感动坏了,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他看,所以林伟光稍微忽悠她两句,她就当成圣旨,眼睛瞪得铮亮,恨不得谁每天上几次厕所都给记录下。

    林伟光刚刚的话,冲淡了因为那个海员引起的郁闷,这三个人?王红英跟赵慧珍她都很熟,但是那个李兰她并不熟,只知道是个高高胖胖,性格极为腼腆的姑娘。

    那姑娘个子能有175,并没在谢韵的嫌疑人名单上,不过如果她不是因为丢了东西反常,倒是在她身上可以找找突破口。

    “让李丽娟继续留心观察,尤其是这几个反常的人。”顾铮开口。

    没什么可说的,林伟光被送回当初改变了他命运的小溪边,现在小溪都变成小河了,林伟光醒过来,差点没被蚊子给吸干。

    顶着满头包回屋,李丽娟看到他皱眉问:“你这个厕所去的,时间可真够久的,就是去两里地外面的厕所也该回来了。你是蹲了多久,怎么脸上被咬这么多包?”

    林伟光郁闷地不想说话,但是煞神嘱咐他的事不能忘,他现在一回想那声“嗯?”就浑身哆嗦。

    “你不是说王红英这两天心情不好,你没去宿舍那边陪陪她呀?”

    李丽娟没好气:“别提了,这人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跟吃了枪药似的,连跟我说话都没个好气,问怎么回事也不出声,谁没事找气受,过两天就好了。”

    “对了,我让你盯紧的事,你可看好了,我爸说上回传消息的人有误,这回是真的,咱别被人捷足先登了,等咱俩回城找关系进个好厂子,比在这出大力强多了。”林伟光又拿回城说事给李丽娟扔胡萝卜帮他干活。

    谢韵跟顾铮回去后想着林伟光的话。谢韵眉头紧锁:“林伟光说的那个海员我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船运业务是我们家结束最早的产业,好像我出生后不久就跟政府谈好并到滨城的国营船运公司了。至于那个人,我爸说船运这块都是我爷爷定期到滨城坐镇一段时间,跟省城这边很少接触。上哪去找那个人呢?”

    顾铮抚平她眉间的褶皱:“你太心急了,也把他们想得过于厉害,就算有点小聪明,手也伸不了那么长,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力降十会,只要你自身实力够,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

    我唯一担心的是,怕你遇到像我这样的事情,你父母也是栽在这上面,于会计当初算计你其实也是用这种方法,把你一个小姑娘找个莫须有的理由带走,你能怎么办?但是你不用怕,我有种感觉,风向要变了,兴许过不了多久这样的日子就会结束。那他们连这种手段都用不上,你还要担心什么?”

    谢韵焦虑的心情因为顾铮的话被彻底安抚,遇事有个人商量跟依靠真好,而且这个人还有敏锐的分析力,连特殊时期要结束都能预测到。

    谢韵主动靠近他怀里,她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松香味,他的怀抱能把所有的危险都挡在外面。

    顾铮胳膊拢着她低声问:“林伟光说的那三个人你怎么看?”

    “那个李兰不可能,跟许良的描述不符。我有跟你说过吗,那个赵慧珍就住在我家在省城被没收的房子里,对我家的背景应该很了解。”

    “值得关注一下,让那个李丽娟继续盯着,我跟林伟光说了,让他有消息就在胸前别两支钢笔,晚上在后山长得像老人头的石头那等着,省着将他拎来拎去怪麻烦。”

    虽然他走山路不碍事,但是想着那个惦记小姑娘的坏男人不用动腿,自己还要费力扛着他跑来跑去,就觉得很吃亏。你确定,将人随便丢在肩上,把人胃里的东西都快颠出来是种享受?

    “嗯,我也可以找那个李兰聊聊。兴许真有点情况什么的?”

    没来得及找李兰,赵慧珍跟孙晓月主动找了上来,队里看大家灾后这么多事都很辛苦,再加上地还得再干一干才好施二遍肥,放了两天假。

    她们两人来找谢韵去县城逛逛,谢韵想了想就答应了。

    赵慧珍问:“谢韵,现在还有卖鱼的吗?上回买的那些,我们除了寄回家去的,剩下点这次发水都给泡了,没法吃了。”

    谢韵回她:“如果能碰到当然要买一些。”

    赵慧珍像是意有所指:“你上回买了那么多,一个人能吃完吗?”

    “我寄了些给城里的一位叔叔,剩下的跟你们一样,全都不能吃了,我损失比你们大多了。”

    孙晓月跟着心疼:“早知道我帮你吃了。”

    “对了谢韵,上次发水你是一个人逃出来的吗?真厉害,水先从你这个方向过来的,如果发现晚了,可就危险了。”

    她今天说话怎么这么怪,到底什么意思?谢韵暗暗皱眉。“我家养狗,多亏它先发现的。”

    出了院门,赵慧珍看顾铮他们的住处关着门,又开口问:“这些在隔离的人都不在吗?”

    “好像在大西边干活。”这人今天说话像是试探她跟顾铮他们的关系,谢韵也没有多说。

    赵慧珍很聪明,看出谢韵不愿多说,就闭口不问了。

    谢韵去县城主要是想去供销社看看有没有卖蚊帐,她过来时是冬季,空间卖场没有备夏季的货,西边有苇塘,下完雨蚊子特别多,用艾草薰也只能顶一阵,过会又来了。顾铮血气旺特招蚊子,这两天蚊子咬的都睡不好觉。

    徐良还自我催眠,他都被咬好几年了,咬着咬着就习惯了。

    她的男朋友还是要她自己疼。先来看一下,不想当着赵慧珍的面买太多东西,反正自己被顾铮训练的体力很好,下午再跑一趟。趁这个机会跟赵慧珍多接触接触,看她这么反常为哪般。

    黑市里卖鱼的不多,只有几个人卖花蛤,问了一下,现在虽然没有休渔季一说,但是靠海吃饭的人还是都懂得修养生息,再说夏天天气多变,危险增加,所以出海的人很少。

    孙晓月没买到期待的鱼还有些失望。谢韵让她买些花蛤回去下面疙瘩,也很鲜。

    供销社有卖那种老式的蚊帐,很厚实那种,睡在里面会热,但比被蚊子咬强。

    孙晓月夸张地说:“谢韵你前些年是怎么过来?我第一年在这里过夏天,没有准备,感觉都要没咬贫血了,你这细皮嫩肉的是蚊子最爱的菜,你竟然能活到现在。”

    好像那不是蚊子,倒像吸血鬼,谢韵无语。

    下午谢韵一个人又去了一趟供销社,她没有蚊帐票,偷偷塞给柜台大姐一块钱。那大姐迅速把一块钱揣兜里,像是刚想起来似的跟谢韵说:“妹子,正好这批蚊帐里有几个漏了眼,领导让处理了不要票,你跟我去仓库挑挑。”

    谢韵不但买了几顶单人蚊帐,还买了两床有瑕疵的毛巾被。

    谢韵高兴地背着背篓往家赶,回来有些晚了,竟然看到赵慧珍又来了,正站在顾铮的房门口跟他说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