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雨后
    村里大部分人经过休整都从惊魂未定中缓过来, 只有些小孩子受到惊吓, 还在抽抽嗒嗒。大家回过神来, 看山下面村里的水跟江面都连成一片了,想着家里财产都泡在这黄泥汤里,钱倒泡一泡没啥事,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退去,粮食这一泡还能吃吗?

    支书看大家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安慰道:“都别担心,咱这离入海口不远, 雨已经停了,水褪去会很快, 再说上面领导不会看着大家挨饿的,先把暂时的难关过去,我们村的苞米地大部分都在坡上,被淹也有限, 等两三个月就有新收成了。”

    正说着, 看到几个人往这边来,这回过来的人还赶着猪跟鸡上山,大家都有些意外, 来人说:“有个外村的,不知道怎么被水困咱们村这了,我们就是他帮忙从树上弄下来的。”

    指着地上的猪跟鸡, “这些也是那人救的。”

    支书纳闷这也太巧了?真是帮了他们大忙。队里人现在自顾不暇光忙着轻点人数, 还没开始组织救人呢。谢春杏也疑惑, 这事她怎么没有印象,难道太微不足道给忘了?

    一会,又看到有人牵着大队的马跟牛上了山,这可真是好消息,队里干活都指着这些牲口,一问又是那个神秘的年轻人,大家感激之下都在问,到底这雷锋是谁呀?

    可能只有上来汇合的赵慧珍猜到了他是谁。

    谢韵看都中午了,顾铮还没回来,有些担心。不顾老吴他们劝阻,走出很远去接他。

    等了好久,终于看到顾铮水淋淋的身影。谢韵快步跑上前,她家顾铮昨晚就一宿没睡,今天又在水里跑了一上午,看到她露出的笑容里都透着疲惫,心疼死她了。

    “你就不能悠着点,村里那么多大老爷们,难道让他们干坐着,都靠你一个人来救?”谢韵气他不顾惜自己。

    顾铮觉得手脏,没摸她,冲她安抚地笑笑:“帮着把队里的牲口给放出来,这么大水受惊之后病了就不好办了。别说队里大队办那一排房子修的真不错,地势高,进水也有限,牲口都好好的,我看放粮食那屋,队里留的应急粮,只是淹了下面一小部分。”

    谢韵有些得意:“你也不看是谁修的,我爷爷当年回来盖房子,看大队办公室太破,就顺道给起了几间屋,连仓库跟牲口棚都附带给一起建了。

    别说了,赶紧找个地方,给你洗洗,洗完好赶紧吃点东西。”

    两人找了个有山石的夹角,自从顾铮知道空间的存在,谢韵拿东西不用像以前那样还要找借口,从里面端了一大盆热水,手里还握块香皂,胳膊上搭了条毛巾:“水用完我再给你换,你的换洗衣服,我刚出来时给你拿着了。”

    虽然已经见识过小丫头的那个所谓的空间,顾铮看她往外拿东西还是觉得神奇。洗完出来,看谢韵找了个板凳坐着,手里还拿了个大碗。

    算了,自己从来都没想探究她那里的东西,这一会这个一会那个,一看就是这姑娘那晚没告诉全乎,想要不时吓吓自己。他一直知道小丫头有个恶趣味,想要看自己变脸。怎么会配合她?

    “今天没工夫做饭,你吃现成的吧。”

    “你说给你配的这个随身的东西,是不是根据个人爱好,所以你这里面有这么多吃的。”

    别以为我没听出你在讽刺我!谁家卖场外租区不都是这般配套,连锁统治世界了,500强第一也是连锁呢。想她以后要不要重拾本行呢?等开放后,她的起步比她爸还早,又有经验肯定超过她老爸,好像想得有点远了。

    顾铮好久没吃大米饭了,上面盖的那层应该是牛肉,米饭颗粒分明肉汤浸到饭里,滋味好极了。顾铮正好饿了,大口大口吃,一会一碗饭就下了肚。

    谢韵又给他拿了一碗出来。

    “你爱吃这个呀?等以后我们俩过日子,我给你做,比这个好吃。”谢韵撑着脸,在旁边看他吃得香。

    顾铮装作恍然大悟:“我有点弄明白了,老天爷给你这个原来专门派你来给我送吃送喝的?”

    小姑娘斜睨他:“不全面,我是来给你送幸福的。所以你要是敢对我不好,老天都要收拾你。”

    说说笑笑吃完饭,谢韵逼着顾铮回他们的临时落脚地睡一会。

    顾铮临睡前告诉谢韵,他跟一个救上来的村里人说,他在大西边救了个小姑娘,那人说应该是你。村里统计人口,他会告诉大队干部的。队里人荒马乱的,不可能跑这么老远来确认她安全,知道她没事,关心她的人也能放心。

    就这样大家在山上待了一天一宿,老天照应,雨彻底停了,太阳也出来了。村里派人守夜,报告说水是昨天半夜褪去的。

    大家都赶紧收拾东西往家去。到处都是厚厚的一层污泥。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人家过日子仔细,地窖密封的好,雨水并没有渗进去多少,粮食都奇迹般地保住了,有的人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猪被冲到树杈上还活着,只是饿得直叫唤。

    但一大半人家,粮食跟家畜、家禽都没保住,下顿饭都不知道从哪里出。有的房子土砖被泡软,直接倒了。

    好在全村所有人都好好的,保住命比什么都重要。

    谢韵他们也下山了,两家的破房子在水里竟然坚挺住没倒下,要知道他们大西边可是当先接受水流冲击,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顾铮他们屋里本来就是个睡觉的地方,衣物跟随身物品都被带着上了山,所以把屋子的淤泥打扫干净即可。

    谢韵的小家虽小,可是东西也不算少,顾铮先把水井清理干净,打了水把她屋里的地面跟院子都冲干净,家具、炕席、锅碗瓢盆都拿到外面清洗晾晒。好在谢韵已经提前把里面东西跟家里的粮食都装空间,省了不少麻烦。

    后院的菜地就遭了秧。拨开上面覆盖的淤泥,绿叶的菜基本没了。不过土豆、地瓜因为种在半山坡地势高,都保住了。爬了架子的芸豆跟黄瓜因为有杆子附着,也没怎么受影响。不然,北方没有芸豆跟黄瓜的夏天饭桌得多单调。

    谢韵最可惜的是跟周大娘要的草莓苗,她都数了好几遍,第一批有20个果,都想好熟了之后怎么分了,结果这一场大雨,什么都不剩了。

    顾铮安慰她,他在山上看到好多野生的蓝莓,等山上再干一干,领她去摘,吃不了也不怕,在她的宝贝里放着。谢韵这人很好哄,听到后搂着顾铮的胳膊笑眯了眼,顾铮看着恨不得有个尾巴摇一摇的小姑娘,有些好笑,真是个属貔貅的,自己本身有那么多好吃的,还不忘从外面搜罗好东西往里塞。

    路通了,队里的领导去县里开会得知,这次的溃堤跟曙光大队有关,他们冬天修堤偷工减料,工程质量不合格,导致江水在他们那里找到了突破口,曙光大队损失最惨重,还死了人,队里从支书到会计全部被拿下。

    谢韵皱眉:“不是说现在的人都干活实在?”怎么也有豆腐渣工程?顾铮嘲讽地笑了:“如果大队让社员把活分段承包,谁干得好,谁工分多,你看还会出现这种情况。红旗大队也就是队里领导看得严,才没人偷懒,要不也得像曙光大队那样。”

    谢韵佩服,大哥你总是这么犀利,已经看出工分制的缺陷需要分产承包推动积极性了。

    队里派人挨家挨户统计粮食情况,从这次幸运保存下来的应急粮里,拨出一部分出来给那些断顿的人家先分一部分。当王支书打开大队仓库发现竟然没有多少损失时,禁不住眼眶湿润,谢老爷子又一次救了村里的人。

    县里受灾不是很严重,很快会从粮库里调一部分粮食出来,给各村应急。给大家一天时间收拾家里,第二天大家都出工,一部分人清理村里的动物死尸,挖坑深埋,从县里防疫站领药喷洒。一部分人下地,赶紧把作物收拾好,这可是下年的口粮。

    谢韵跟着在地里干了一天活,把地里的洪水留下的杂物都清走,倒下去的玉米秧子,能扶的都被细心地扶起来架好。水田虽然地势低被灌了顶,但孕穗期秧苗淹12~24小时抢救及时问题都不大。

    谢天谢地,如果不是不让,村里的老农恨不得在家里烧柱香,他们大队大部分作物都保住了,都是困难时期过来的,挨饿的滋味可不好受。

    谢韵在灾后也被上了一课。村民虽然损失惨重,家里不多的财产都毁损殆尽,但他们并没有怨天尤人,伺候那些农作物跟伺候小婴儿一样,用行动期待未来,人生观朴素又务实。谢韵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才真正对周围的人有了认同感。

    有天谢韵在地里看见林伟光跟李丽娟竟然相处很甜蜜,干活还不耽误深情对望,抖落完身上的鸡皮疙瘩,谢韵想起来最近因为这场大雨,竟然好久没提溜林伟光了,是不是他最近日子过得好,忘记答应他们什么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