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发现
    大奶奶家过得不好, 谢韵就安心了。

    别人都有换洗的裤子,顾铮只有身上来时穿的那条,谢韵开春时又给他做了一条, 干活特别费衣服,对自己的手艺还是不太自信,她赶早去县城,在裁缝铺开门时给顾铮做两条裤子好换着穿, 另外粮票还有一些, 谢韵想去粮站买点粗粮出来。去的早, 只耽误一会,不影响上工。

    谢韵看老师傅的手艺不错, 报了尺寸给顾铮做了两条长裤, 还给大家又一人做了一条夏天穿的大短裤, 三天后来取。看裁缝铺把做衣服剩下的布头纳成千层底的布鞋拿出来卖, 这种鞋夏天穿着透气, 比解放鞋舒服, 也给大家一人买了一双。手里剩点布票,连买鞋带裤子, 一共九块,比买现成的划算。

    没时间去黑市, 谢韵等快到村里, 才往背篓里放粗粮、土豆又放了块五花肉。照例按照顾铮的路线, 没走下面, 从山上快速穿回去。

    回去上工的时候, 孙晓月他们都浇了两垄地了。

    “谢韵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孙晓月上前关心。

    “家里调料用光了,饭都做不了,赶早去买点。”谢韵撒了个小谎。

    “有些人可别是为逃避干活找的借口。”能这么说话的非王红英莫属。谢韵没理她,有这功夫还不如赶紧浇几颗苗实在。

    李丽娟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王红英又要找事,赶紧把她拉走,孙晓月努努嘴:“李丽娟做梦都要笑醒了,昨天林伟光带她去市里登记加采购,回到宿舍就开始显摆,说她家林伟光特大方,全身上下能穿、能用的都给她买了个遍,恨不得月事带都给买了。”

    听得谢韵一脸黑线,林伟光看来被顾铮吓得不轻,笼络起李丽娟,可真是不遗余力。

    林伟光跟李丽娟隔天请客摆喜酒,找了队里会做酒席的师傅整治了好几桌菜,请大队领导跟全体知青吃饭,二人终于在谢韵的期盼下成了真正的夫妻。

    为了庆祝林伟光结婚,谢韵也在家摆个席——吃“酸辣粉”。农家做的红薯粉放进特殊调制的高汤,烫一把地里现拔的小油菜,撒上肉沫跟炒的酥脆的黄豆,麻辣鲜香,几个人呼哧呼哧干了一大锅。老宋吃完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夏天吃这个好,出一身汗,爽快!”老吴也说:“丫头啊,以后这个可以多吃几顿,不用放肉,又好吃,还省粮食。”

    谢韵点点头,好吃全在那碗汤里,干贝、干海带还有鱼骨放了秘制调料炖了一晚上能不好吃?

    看到顾铮吃得鼻尖都冒汗,谢韵也跟着高兴,她一次熬了好多汤,空间里又放不坏,天天吃都可以。而且红薯粉不贵,吃这个能省好多苞米面。

    农历五月刚过完,六月第一天的傍晚,红旗大队被浓雾笼罩,老农以前总结过一句气象谚语:久旱逢大雾必有大涝。雨终于要来了。

    顾铮过来谢韵这边,帮她把能提前收拾的东西都收拾起来,早些天,顾铮从山里找来粘性比较大的土,已经把两家的房子抹了一遍,能加固的地方都做了遍加固。谢韵看收拾的差不多,催他回去给老吴他们帮忙。

    顾铮走后,谢韵想起地窖里还有些没磨的玉米粒得装起来。提着手电下了地窖,把东西收到空间里,为了通风谢韵并没有合上地窖的盖子,还没等爬出来,一抬头就见顾铮去而复返站在地窖口,脸上极度惊讶的表情还没褪去,谢韵吓得手电筒都差点掉到地上。

    哎呀!被发现了,其实她也有想过要不要告诉顾铮,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所以就拖着没开口。如果以后两人真正一起生活,顾铮那么细腻地观察力,总有一些蛛丝马迹会被他发现。她就鸵鸟心态,等他什么时候发现了再说。

    低头走到顾铮面前,还没等谢韵想好怎么说,顾铮反而镇定下来拉着她回了屋,并把房门仔细关好,开口道:“怪不得,你掉到江里那次,你后来出现的位置我先前在周围查了好几遍什么都没发现,我一直以为是我的疏忽。对了,还有你被绑架那次,我看过人贩子放东西的山洞,有粮食被你拿了吧?有几处地方明显很干净没落灰。”

    大哥你真敏锐。谢韵只能点头。

    “用这个对你身体会不会有影响。”顾铮最关心这个。

    “没什么反应。”谢韵如实回答。

    “能装你还能装东西?”顾铮推测。

    “嗯,装不了你应该,我拿鸡试过。”谢韵回他。

    “我要进去干吗?”顾铮拍她脑袋,出不来怎么办?

    “你不觉得我很奇怪?”谢韵小心翼翼地看向他。

    “奇怪我还能把你解剖了?”看她那怕怕的小眼神,顾铮好笑,使劲揉揉她的头。

    然后顾铮提了很多问题,他想知道这神奇的东西存在的原理是什么,她怎么知道,她早都放弃寻找原因了。顾铮一直问个没完,原谅这个爱较真的人吧,谢韵想说你当兵真可惜了,说不定能成爱因斯坦第二。都要被顾铮给问晕了,谢韵索性告诉他空间里还有些吃的用的东西跟空间一起来的,而且里面时间静止。至于大部分都不是这个时代能有的就暂时先不告诉他了,今天的惊吓太多,让他先消化下,以后让他慢慢发现不时吓一吓才有乐趣吗?就这样顾铮都有些失态,忘了问有哪些东西,看他的傻样,谢韵捂着小嘴吃吃地笑。

    顾铮气结,把她的头发都搓得起了毛,谢韵赶紧把辫子抢救出来。自己手劲大不知道吗?再揉就秃了!

    谢韵不想在顾铮面前用空间还畏畏缩缩,早晚要告诉他。但谢韵不准备告诉他自己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事情,这算是个终极秘密保留到坟墓吧。空间是底线,她又不能放着空间不用,虽然跟顾铮相处时间不长,但她相信他的人品,相信他不会起贪婪心,相反还会帮她一起守好秘密。

    顾铮今天晚上被谢韵这一出又一出弄得以往的认知彻底被颠覆。这是科学吧是吧?

    “干嘛这么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我?”

    “你不会是什么小妖精变的吧?”

    谢韵掐他胳膊里侧的嫩肉,恶狠狠地道:“你才是妖精呢,谁有你那么精。”说完又舔着脸宣称:“我怎么也得是个小仙女,专门下来拯救你的。”

    可不是吗?自己确实是她给救回来的。想到这顾铮问:“给我治病的药也是这里面出的吧?”

    谢韵点头,顾铮接着问:“里面的东西应该比我们现在的好吧?”谢韵吃惊,还想留点余地让他自己猜呢,这么快就知道了。“你怎么知道的?”

    “药片紧实有光泽,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压制技术,还有我以前曾去南方一个橡胶产地执行过任务,你那个装双氧水的瓶子的橡胶塞虽然看起来普通但比我们现在能生产出来的品质要高级。当时我虽然怀疑,但没想到你会有这种东西,所以没往深处想。”

    谢韵对他的观察力佩服极了,如果不是今晚巧合被顾铮发现,自己就算再小心,过不了多久这人都能弄明白。“你这么聪明,以后你就猜猜我那里的东西都有多少是现在不能有的?”保管你闪瞎眼。

    顾铮冷静下来后问谢韵:“你这个空间什么的,应该得来的时间不长吧。”

    又被你说对了。谢韵彻底被打败。

    “既然突然出现,那会不会又突然消失?”顾铮又问。

    “应该不会。”空间其实是跟自己是一体的,不是因为现在这个身体。

    顾铮随后正色道:“记住这个秘密从今以后只限于我们两个知道。以后使用一定要小心,不要像今天这样这么不谨慎。

    我一直跟老宋他们说是你联系上你爷爷的关系,才有人给你送粮食。你前段时间做得还不错,记住以后就算往外拿东西也不要太出格,虽然他们人都不错,但连我都不敢保证在极大的诱惑面前能守好自己的底线。别人的人品还是不要考验。”

    谢韵点头应是:“除了给你送药那次紧急情况,我基本就在里面拿些吃的出来,而且都是些我们现在能买到的东西。”

    谢韵说完狡黠一笑逗他:“那我今天告诉你的算不算极大的诱惑?”

    顾铮不屑:“我顾铮自问眼皮子没那么浅,男人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

    随后又是一叹:“你知道我最高兴的是什么吗?除了你信任我,对我不保留。我最高兴的是知道你遇到危险时有手段能自保。但是也别以为有依仗就掉以轻心,每天我们的对练不能落下。”

    谢韵搂住他的腰在他怀里轻轻点头:“铮铮,你真好!”

    顾铮还有些不放心:“你这么神奇的东西都有,以后不会离开我突然消失不见吧?”

    谢韵摇头:“不会的。”她舍不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