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添堵
    谢韵下工回家, 在后院摘菜。顾铮找了过来:“我刚刚看见有个老太太往这边来。”

    “我看看去。”

    “小心些。”

    “放心,我不会吃亏。”

    “我是说要是来找茬的,你小心些别把人打坏了。”

    谢韵:“……”

    老太太?转到前院, 看到来人,大奶奶!好啊,找上门来了!

    没让她进门,关系都这样了, 客套都省省吧。

    大奶奶站在院前, 瞪着双三角眼四处打量谢韵的小院, 她从没来过谢韵这里,前院没种菜, 只在最外圈种了一排向日葵跟高粱杆, 收拾的干干净净, 连圈院子的篱笆杖子都是新换的, 整整齐齐地杵着。没想到这小丫头现在小日子过得不错。可她家的日子不好过, 而且还是眼前这丫头引起的。

    “三丫头, 不请大奶奶进屋坐坐啊。”大奶奶打量完院子开口道。

    “这么大老远的你都走过来了,还不见喘, 说明你一点也不累,我看你也不用歇, 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

    “好呀, 小丫头, 算我看错你了, 以前那副小绵羊似的可怜样都是装出来的吧。

    行, 那我就直说了,你这次做得过分了,闹得全村人来分房子,我们日子不安宁,你就开心了。我们要是在村里不得好,你就能好过了?”

    果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那你们以前过得好,我也没捞着好啊。”谢韵无赖。

    大奶奶动了气:“死丫头,你父母是谁帮你埋的?你现在的住的房子是谁帮你安排的?没我们家,你全家包括你都得扔乱葬岗,死了连个坑都没有。”

    谢韵并不生气,只慢悠悠开口反驳:“吃人血馒头的事你不说,往脸上贴金倒不含糊。谢永鸿那时候还不是大队长,我父母的事没有书记跟老队长同意,能办成?看的是你家的面子?你家的脸可真大,摊摊是不是够全村人吃一顿了?

    哎,你可站稳了,你要是气晕了,我还要发愁怎么把你送回家。”

    不说还好,老太婆气喘得更急,抚着胸口:“小贱人,你给我等着,看我不上县里告你,成分不好就给我找个地老实窝着,对大队事情指手画脚,你越过线,看上面人不下来收拾你。”

    谢韵笑眯眯地靠近她:“赶紧去吧,上面知道还能表扬我识大局,在这种防洪防涝关键时刻,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对了,你说上面知道后,会不会让你倒出更多的房子?那你还要怎么找东西呢?”说完还冲她呲呲小白牙。

    大奶奶惊得呼吸都停了,还没开口否认,那小恶魔又凑过来:“呀,成天坐在金山银山上,但就是找不着,那滋味不好受吧?你今年67了吧?等你死了,东西还在那,你说可惜不可惜。”说完,假模假样地摇头替她惋惜。

    大奶奶一口气没上来,倒地上晕了。

    谢韵也有点懵,就这点战斗力,以前不是挺厉害的吗?她才刚刚开个头,还没说够呢。

    顾铮从房角走出来,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

    “我听你的都没动手,只动嘴。”谢韵无辜。

    你那小嘴吐出的话比拳头还厉害,顾铮无语。指了指放在院里的独轮小推车。

    谢韵拍拍头,今天跟周大娘换了些草,让顾铮把房顶修补下,专门跟队里借了车推回来,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太太,巧了,怎么像专门为她准备的似的。

    于是,村里好多人就看队长他老娘被蜷在独轮小车上被谢家三丫头推着往回送,“三丫头,你大奶奶怎么跟你碰一起了?这是怎么了?怎么路都走不动了?

    其实大奶奶刚被推出院子就醒了,这会不好意思睁眼,谢韵早就看到她眼皮乱颤知道她醒了,“我大奶奶听说,村里想要把我爷爷盖的房子分给那些困难的人家住,特地来跟我说她家这些年占了那么多房子确实不对,回去一定要多空出几间出来给村里。越说越惭愧,一激动就晕过去了。”

    可怜谢老太太,刚醒没多会,又背过气了。

    “叔,你家离她家近,能顺道帮我把她推回去吗?车子就放你那,明天上工给队里就行。”不是怕谢家人,谢韵觉得自己力气浪费在那家人身上不值,她家顾铮都干一天活了肯定饿了,有那时间还不如赶紧回去做饭。

    被点名的大叔乐意之极,这事哪能像谢小丫头说得那么简单,送老太太回去,还能接着捡个八卦尾,值得。乐颠颠地把老太太接手往家送。

    此时,大队办公室,队里的三大巨头,也在讨论分房子的事情。

    谢永鸿很挫败,此刻莫名有些想念于会计,于会计在的时候,虽然跟自己不是一条心,但是跟书记也不是一伙的,于会计出事,会计被王老三接手,他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他们两个,他感觉都被架空了,红旗大队现在就相当于老王家说了算。

    “永鸿,我说的方案,你怎么看,要是没有意见,咱们就这么分吧。”书记看着谢永鸿开口。

    一家人住得好好的,谁乐意有别人过来跟自己挤。谢永鸿还想再拖一拖:“确实,我们一家住那么大个院子,还有富余,眼瞅着有大灾,我还是队长,不让困难的过去住说不过去,能不能等几天,我们家里再规整规整。”

    会计不同意:“谢哥,这事能尽早定就尽早定,你没看到队里人这几天干活都没精神。再说这雨不知哪天就来了,早搬早放心不是?”

    谢永鸿又开口:“那房子住是住,等灾过去,是不是让他们再搬回去?”

    王支书心里不屑,当初怎么让这么个人接了队长的班,是不是没少送礼?“你要是能让人搬走,我们也不会说什么?”笑话,你看看你能劝动人家搬?到嘴的肥肉再让人吐出去,想得美。村里人眼馋那个大院子好久,以前没机会,这会被三丫头借着躲灾提出来,能白占就占一辈子,到时你谢永鸿可说了不算。

    “行了,老谢,队里不会做绝,条件好的正房还是留给你,给你一天时间,回家把家里东西收拾好,明晚我们把全村人召集起来开会。”

    事已至此,谢永鸿只能认了。不同意,村里人的心都被勾起来了,他就一个大队长,真会有人去告他以权谋私。

    不说,谢永鸿家因为老太太晕和倒腾房子,被折腾的人仰马翻。

    第二天广播通知所有人晚上7点去大队办集合。地里干活的人,一整天都在讨论房子怎么分。

    孙晓月有些看不惯:“他们就不能避讳着点吗?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家的房子,当着你的面议论那么起劲,怎么不想想你的心情。”

    谢韵笑了笑:“我失去的东西又何止这一件,习惯就好。”

    赵慧珍听后,眼睛闪了闪,没说话。

    终于等到晚上,王支书三人坐在台子上,因为毕竟是房子这样的大事,谢永鸿跟会计也面色凝重,谢韵觉得谢永鸿不用装,现在的心情势必也轻松不起来。

    王支书说了队里的讨论决定,正房六间还归谢永鸿一家来住,大院大门两侧的倒座分给老蔫跟马寡妇全村房子最破的两家。剩下的东西两侧厢房还可以住四家,队里统计了村子里符合条件的10家,由他们抽签,谁抽到了就谁去住。住进去的人家按人头一人给队里补5块钱,没钱的从工分扣。

    这样分配还算合理,还是有人不服,觉得队长一家还是住最好的,但是想想,也不想出头挑事,不管怎么样也是队长,不能太过了,如果被揪住算工分时给自己家穿小鞋就糟了。

    谢韵对这种分法不置可否,不过刘二他家竟然走了狗屎运抽签抽到去住厢房,让她很满意,这是不枉费她一翻苦心,把刘二媳妇这个胖天使送进谢家大院,以后那院子可就热闹了,有好戏看了。

    果不然,搬进去第一天刘二家的老小就把谢老二的小丫头给打了,然后谢老二的老婆跟刘二媳妇撕到一起,两人都不是善茬,据说院里的西红柿秧子都让她俩滚地下压倒了一片。

    另一家也因为谢家不让他们用院子里的水井跟谢永鸿的老婆吵了一架。

    谢春杏同志住大院子的滋味好不好受?让你们天天都不寂寞,热热闹闹才是生活吗。

    谢春杏因为毕业考试,住在学校一个多星期没回家。好不容易考完回家,发现家里大变了样,原先宽敞的院子,堆了一堆杂物拥挤不堪,还多了几个鸡窝。有两个村子里不知道谁家的小孩在互相往对方身上泼水,院子被他们弄得泥泞不堪。

    原先她睡觉的西厢房竟然住了人,回到她奶那屋,她奶脑门上拔着小火罐,躺在炕上骂人。她二叔家的堂妹因为要跟哥哥、弟弟挤一块睡觉在那委屈地抹眼泪。

    从她妈的话里知道事情的原委,谢春杏心里即惊且怒,谢韵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