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内部有人(抓虫)
    第二天上工, 谢韵去的时候, 孙晓月已经到了好久, 正抻着脖子往谢韵的方向瞅, 看到谢韵手都要摇脱臼了。看得旁边的赵慧珍感觉都跟着一起丢脸, 她知道这姑娘是个藏不住事的性格, 但你也别太明显了好不好, 没看见村里那个有名的歪嘴子都瞅你好几眼了吗?

    还没等谢韵走上前, 孙晓月就跑过来, 把她拽走。“快快!有情况!”谢韵不用猜就知道什么事。

    “我跟你说, 昨晚林伟光跟李丽娟很晚才回来,李丽娟满脸春光, 林伟光脸色苍白, 感觉像是被吸走了精气神, 走路都直打飘。今天吃早饭的时候,林伟光在大家面前宣布,他跟李丽娟要结成革命伴侣了,等队里下次放假就找支书开证明, 去领证。你说他俩昨晚干啥去了,是不是那个了?”说完左手拇指跟食指圈成圈, 右手食指往圈里捅,让谢韵看得直脸红,小妞你生理教育学的挺好, 这都知道。

    谢韵回过味来怎么感觉有那里不对。对了?他们这状态怎么像是男女反了过来, 像是李丽娟把林伟光采补了似地, 李丽娟真是猛,怪不得能在江水里单枪匹马地把人救上来。林伟光相信你以后的日子一定很“幸福”!而且,这两人相当互补,一文一武,谁都治不了谁,虽然起点不算太平,将来未必不能长远。

    “谁?谁要领证?”马歪嘴子看那个圆脸小知青一脸着急的样子,自己有事着急跟人说就她那德行,越发好奇,看她跟谢韵两人在旁边嘀嘀咕咕,悄悄走进,就听了这么一嘴。

    “林知青跟李知青两个人要领证了,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跟人说啊,今早才宣布的。”谢韵不介意跟她透露下。

    “我才不会告诉别人呢,我是那样人吗?”你就是那样的人,估计明早全村就是不上工的八十岁老太太都得知道了。

    “他俩也是的,磨磨唧唧的,现在才弄明白。你们都不知道,那个李知青救林知青弄得那个招数,可叫咱村那些不着调地给学了个透。那不,前天崔喜家闺女干活中暑晕倒了,刘家老三非要学李知青要给人家做那什么呼吸,对了‘人工呼吸’,嘴还没糊上呢,刘家丫头就被刘老三的嘴臭给臭醒了,崔喜知道后都打上刘家去了,把刘老三揍得两天都没来上工了。”

    还有这事?谢韵跟孙晓月面面相觑。

    马歪嘴子瞅瞅四周小声接着说:“我跟你们说啊,他两赶紧结婚可是好事,你都不知道李二娘,我从前几天就听见她跟在支书旁边转,让支书把那两个知青带到县里去教育,说他们两个带坏了全村的风气,让村里的二流子都不学好,觉得跟人对嘴吹气还不用负责,那以后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得被调戏个遍。哪有这样的事?咱大队不得乱了。李二娘说她就是不怎么会写字,要是会写字早就给县里写信了。”

    孙晓月心说,你们村里人不去告,他们知青自己人都快受不了,好多人都提议要把这两个人弄走教育教育。

    “那他俩以后住哪?”谢韵比较关心这个。

    “林伟光说想跟队里申请地基,等农闲的时候盖两间房,暂时知青院里做饭的那排厢房旁边还有一间空屋子,就住在那,不单独开火,还跟大家一起吃。”

    不分开好啊。

    谢韵终于看见李丽娟姗姗来迟的身影,走在前面春风得意,林伟光也被拉来上工了,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

    以前李丽娟没确定关系也不好意思管他,现在可是有立场了,一大男人身体又没事,成天在屋里躲着不上工,不能惯这毛病,有俩钱就不拿工分当回事了是吧,给你能的,花钱买粮多贵?有这力气就给我老老实实下地。

    林伟光趁李丽娟没注意,还偷偷朝谢韵幽怨地瞅了好几眼,把谢韵恶心地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林伟光也委屈,他当时迷迷糊糊的,靠本能行事,等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光溜溜地跟李丽娟抱在一起,想死的心都有了。以后打死他都不喝酒了,他觉得最近自己这一步步的怎么就跟被命运设计好了似的,自己无论怎么反抗,事情都朝着既定的轨道运转,他认命了。能不认吗?做个人工呼吸还有借口不认,这都睡了,李丽娟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如果她咬定自己强/奸,丢性命都有可能。跟性命比起来,跟个女人结婚算什么,结就结吧,反正这种事男人也不吃亏。

    他是真怕了,还有那个神出鬼没的煞神,自己心里对谢韵那一丝不想放弃的小火苗,动都不敢动了。

    林伟光正常出了两天工,下午干完活,稍稍走慢了点,被人落在后面,只感觉后颈一疼,昏过去之前只剩无奈:又来了。

    醒来果不其然,应该还在第一次被带到的地方。他心里那个不肯放弃的小火苗,如今是彻底熄灭了,再也没有一点想法,妈的,成天被人敲昏拎来拎去,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还拿什么跟人玩?趁早歇着吧。

    果然头顶又想起那个恶魔的声音:“跟李丽娟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以后别动歪心思,跟她好好过日子。”

    煞神怎么这么快知道自己的事情,难道自己的一举一动真被人暗中监视?哎,敌人太强大,林伟光彻底认栽。

    “今天两件事,听好了。

    第一件事:给你父亲写信,让他告诉你,跟他接触过的人有哪些对谢家感兴趣,记住回信不要糊弄,瞎写我能看出来。

    第二件事:让李丽娟帮忙把女知青那边盯好,看谁像是在打谢韵的主意。”

    林伟光能怎么办?照办呗。既然打不过人家,就别想反抗了。

    又被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到他刚刚干活的地方。时间并没过去多久,等林伟光醒过来,正好看见李丽娟回来找他。

    “你去哪了?上工不积极,下工还磨蹭。”李丽娟埋怨道。

    林伟光瞅着李丽娟并没有说话,想到自己答应那个恶魔的事要赶紧做好,完成不了,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他。

    林伟光快走两步,上前跟李丽娟并排,不时温柔地望她一眼,这一出弄得李丽娟有点摸不着头脑,又被蛇咬?怎么这么不正常,停下脚步问他:“有事?”

    林伟光没说话只是动作轻柔地把李丽娟落下来的碎发别在耳后:“丽娟这些天辛苦你了,等忙完这片地的活,我们跟队长请假,去市里给你买两件衣服,再买点结婚用的东西,结婚是大事,我不想委屈你,我们还得买点吃的到时请院里的知青和队里的领导一起吃顿饭。

    我看你一直都捡家里别人穿旧的衣服穿,等去市里你亲自挑两件自己喜欢的。你放心,我既然答应跟你结婚,以后一定会把你照顾好。别人有的你都会有。”

    林伟光天生当演员的料,一番话顿时把李丽娟说得眼泪汪汪,觉得自己先前做的那些事以及所受的痛苦跟非议都值了,自己的坚持没有错,找了个这样一个体贴的人当丈夫真是找对了。

    谢韵也在跟顾铮说话,大眼睛笑地弯弯的,一看心情就很不错,能不错吗?怎么就那么爱看林伟光吃瘪,想反抗又反抗不了的憋屈样太解气了。她就说林伟光跟李丽娟凑一起有特殊效果,林伟光那人要想哄起人来,一般人招架不住,别说一个李丽娟了,来十个他都能搞定。让林伟光哄着李丽娟给他帮忙,就相当于给谢韵帮忙。现在她也是内部有人的人了。

    “你一直打一个地方,林伟光将来会不会得颈椎病呀?”谢韵揶揄地看向顾铮。

    “怎么,你担心他?”顾铮挑眉。

    这厮如果不是逗她,问题就大条了,哪有什么飞醋都吃的?要将来成醋缸了,自己肯定会被管得严严实实。

    “我是这样没原则的烂好人吗?”谢韵翻了个白眼表示被冤枉。

    “李丽娟这步棋可以,我们就再等等看,没找到那个确定的人,你一定小心点。”顾铮不厌其烦地提醒道。谢韵也狠狠点头,这点危机意识还是有的。

    “晚上我们吃韭菜盒子吧。韭菜切末再打两个碎鸡蛋,放点干虾米,拿你给我磨好的玉米面包好,在锅里剪得黄黄的、脆脆的,泡点海带拌个海带丝,地窖里的地瓜还禁放,再给你弄个地瓜烙吃怎么样?”

    “那还等什么?我给你烧火。”

    “你是不是觉得在这里吃的,比部队都好,你说我贤不贤惠?”

    顾铮看她求表扬的可爱样子,俊眼闪出笑意,揉揉她的头表示肯定,当然贤惠了,自己以为跌落人生谷底没想到却能碰到这样的好姑娘,一定是上天的恩赐。所以谁要敢动他的姑娘一根手指头,他一定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