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黑夜小桥下
    林伟光这个人现在已经彻底暴露, 那么早日找到那天晚上的行凶者就成为眼下的当务之急。

    村里符合条件的女人, 谢韵逐一排查, 并没有人有明确的动机, 可以基本排除了。

    那么就剩下女知青这边, 可是暂时没有特别好的办法甄别。这个人在那晚之后, 就没再出手, 想然也是有所顾忌。不出手就没有破绽, 自己也试着回想, 还是一点记忆都没拾起来。顾铮让她干活的时候尽量不要落单, 干完活有他陪,不要太担心, 总有找到她的一天。

    说实在谢韵也没怎么担心, 平时多注意些, 不要让家里进人,以防被人栽赃陷害。剩下的伎俩她并不怕,等这几年过去,他们就更不可能有那个条件翻出风浪来。急于找到那个人, 是因为心里存了执念要早日了结跟原身之间的因果。

    几天后上工集合,孙晓月贼兮兮地走近谢韵, 看她表情就知道她要跟自己八卦,趁队里干部没来,两人走到人少的地方, 谢韵捏了捏她的脸:“说吧, 什么事情?不说出来我今天活都干不清净。”

    孙晓月搂着谢韵嬉皮笑脸:“哈哈, 还是小谢同志你最了解我。我跟你说啊,我们知青院这两天可热闹了。天天干活这么无聊,就指着这个热闹活了。”

    “你们能有什么事?不会还是林伟光的事吧?”谢韵想了下,林伟光自从那天晚上,已经连请了4天假没来上工了,不知道是不是真吓病了?莫不是受打击颓了,谢韵不厚道地想。

    “被你说对了。林伟光前几天不是被蛇咬了吗?回来之后就说身上没劲,让人帮忙请假,天天在宿舍里躺着。这下可愁坏李丽娟同志了,你不知道,男生宿舍都快变成他俩的单独房间了,前两天她还请假来着,留在宿舍照顾林伟光,林伟光连下地她都要扶着,恨不得上厕所都一起进去。

    她倒是情愿伺候人,关键林伟光不乐意啊。可人家可不管林伟光怎么说,跟没听见一样,还是天天去他炕前报道。大家都跟着起哄,要有这样好的姑娘这么对自己,就是在红旗大队干一辈子活都值了。

    你没看见啊,林伟光这两天的脸色比从医院刚回来那天还差,没病也被缠出病了。”

    谢韵没想到李丽娟同志的磨人功夫这么了得,这样做未尝不能得偿所愿。现在的风气还是保守得近乎严苛,一旦引起一些人的不满,告到有关部门,最轻的是被批评,但批评过后组织强迫你结婚的情况又不是没有,可将来成了怨偶也不会幸福。起了心思晚上过去看看。

    下工后让顾铮陪她去,结果顾铮还不乐意:“你要看我怎么收拾那个混蛋,我能现场给你表演还不带重样的,保管你看得解恨。你这大晚上跑去看哪门子热闹,黑灯瞎火的能看见什么,怎么那么巧他们晚上出门待着,林伟光现在估计想起蛇都怕,哪还敢出门。”

    不过在谢韵的软磨硬泡之下,顾铮也是被磨得没脾气。最后定定看着她,语带诱惑:“你要是亲我两下,我就帮你。”

    谢韵偷笑,顾铮这种顽固派还有妥协的时候。

    被谢韵斜着眼睛得意洋洋地瞅着,那小眼神怎么瞧着还有些鄙视。顾铮有些懊恼,刚刚那话是我说的?我一定是被这小狐狸给下了迷药了?

    就见小狐狸朝自己勾勾手指:“过来,把头低点,长这么高了不起呀。”

    只感觉自己唇上传来温暖抚触,还没品出味来,那温暖就离开了。“满意再付另一半。”

    顾铮原本略带着笑意的眼神变得深邃,轻松的表情也收了起来,糟糕,大灰狼要变身了!让你没事撩人家。

    谢韵没敢跑缩着肩膀,含胸低头,偷偷抬眼瞅着维持哈腰动作的男人。

    顾铮看着眼前又变成鹌鹑的姑娘,心里不由乐了,真是只会察言观色的小狐狸。

    被弹了个脑壳,谢韵也不装了,捂着脑袋,瞪眼前的行凶之人,接着被警告了:“记住了剩下的翻倍,抗议无效。”翻倍就翻倍,不就是“啾”,变成“啾啾”吗?

    “今晚别去了,去了也白去。”

    过了两天,吃完晚饭,顾铮出去了一会,回来后对谢韵使眼色,谢韵会意。

    许良看这两人经常单独行动,还冲谢韵眨眨眼,那眼神怎么看怎么猥琐,不会以为他俩放下碗就着急偷偷约会吧?

    “我刚刚过去一趟,林伟光憋一星期,在屋里待不住出门了,过半个小时我们再过去。”顾铮还是不理解,“你白天干活不累啊,就是去了,也不一定双方都在场,有什么好看的,真不理解你们女人怎么那么爱看热闹。”他想起了家里的妹妹们就是这样,女人的好奇心真是来得莫名其妙。

    林伟光这些天万事不顺,谢韵的事,暗中绑架的人,最烦人的还是李丽娟,他终于领会到这个女人的偏执,跟她说了多少遍,他家里不同意,她跟耳朵聋了似的,根本不当回事,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都能拿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盯着自己。

    林伟光烦不胜烦,更不爱出门,虽然队里不乐意,但是他不缺那点工分换吃的,已经一周没出工了。白天还好,李丽娟也不可能天天跟他一样不上工围着他转。可是晚上大家都回来了,围着他俩起哄,还有几个刺头,还警告他,如果他还不尽快解决跟李丽娟的事情,他们就要给上面写举报信,举报他扰乱知青宿舍的风气,玩弄女同志感情。

    他招谁惹谁了?怎么碰上这种倒霉事?越想越后悔,一切的根源就是那天他脑袋抽筋,推谢韵下水。

    宿舍里晚上实在待不住,他干脆出来透口气,翻出瓶好久以前在县里供销社打的散白酒,是不是醉一场,醒过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他没想到醒来后事更大……

    后山不敢待,一上去就想起那天的煞神,也不敢走远。于是就跑到他们知青宿舍东边,那个山上流水形成的小溪那,天不下雨,小溪里的水都干了,他就坐在溪边的木墩子上,喝酒排解郁气。

    李丽娟有些感冒,去小李大夫那拿了两片药回来吃,不知道林伟光出了门。回来后习惯性地在男生宿舍外喊林伟光。被男生调侃林伟光实在受不了她的热情,离家出走了。又有人告诉说,看到他出门往东走了。

    李丽娟听后立即迈步出门找人,终于有机会跟他单独说说话了,这两天他都不拿正眼看她,是不是生气了。

    出了门果然在东边不远处看到林伟光的身影,不等近身,就闻到浓浓的酒味,这是喝了多少。林伟光确实喝得又快又急,拿酒当水喝了,这种苞谷酒劲大,不常喝的人很快会醉。

    林伟光醉眼朦胧打量眼前的人,“是…是你?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走哪跟哪?”

    李丽娟生气,忘记眼前的人是个醉鬼:“我为什么扒着你不放你不知道为什么吗?我豁出命去救你,为了你名声都不要了,你知道村里人跟宿舍里的人背后都怎么说我,我今年都25了,名声臭了,让我找谁去?再说我名声臭了跟谁有关?”

    越说越生气,看到眼前的男人迷瞪着醉眼,头都抬不住,根本没听自己在说了什么,怒火再也控制不住,家人常年的忽略轻视跟林伟光此刻的醉脸重合在一起,是你逼我的。

    下乡四年,活不能白干,李丽娟的力气很大,左右望了一下,溪流下边就是一座小桥,现在桥底没水,砂石都裸露出来,拖着醉倒的男人,就往桥下走去……

    顾铮先前看到林伟光出门东去,也带着谢韵在山上顺着小溪流往山下走,快下到坡底,顾铮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夜视能力很好,发现了前方的不寻常,谢韵走在顾铮的后面,差点鼻子撞到他的后背,推他:“你怎么不走了?”

    “你的念力太深,好像真有热闹看了。”顾铮没有回头,开口说道。

    “在哪?”谢韵赶紧从后方探出脑袋。谢韵听到前方桥底有细碎的声音不时传出来,听声音一男一女确认无疑,想再听个究竟,就被顾铮强行给拽上坡了。

    “我看见衣服了,肯定是林伟光的,有什么好看的,明天你就知道结果了。”

    谢韵不情不愿的被拖在后面,脑子里还有些疑惑,怎么会发展这么快,林伟光不是不喜欢李丽娟的吗?好像闻到点酒味,难道喝醉了?“酒壮怂人胆,林伟光喝酒之后不是该揍一揍缠人的李丽娟吗?怎么还**了?”

    怎么不走了?谢韵还在想事情,发现旁边男人怎么不动了,顾铮脸色发沉站那瞅着她。

    好像把心里想的话念出来,谢韵懊恼,她家铮铮生气了。

    “男人太爱生气会老的快。”谢韵小心翼翼地打探顾铮的脸色,坏了,从来没见这厮脸这么臭。

    顾铮的只拿黑眼珠盯着她,他不说话冷着脸还是很吓人的,谢韵摇了摇他的手臂。

    “你都从哪知道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谢韵吓得一激灵,刚刚在她家老干部面前不矜持了。

    谢韵赶紧站直了:“我就是求知欲旺盛些,要不你给我解释一下。”

    顾铮没想到她这么没皮没脸,被呛得咳嗽起来。

    瞅瞅,说完还冲自己眨眼睛撩拨自己。他是终于发现这丫头的真面目了,乖巧什么的绝对是跟你不熟时候的伪装,其实她不但胆子大,而且还脸皮厚。

    恨得他手痒痒,但是也承认自己就是吃这套。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这心是操不完了以后。

    “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你再这样我得收拾你了,没见你这样的……”顾铮说不下去。

    “没见我哪样的?说呀?”看他表情放松了,谢韵立马猴在他身上,没脸没皮的,又可气又可爱。

    顾铮搂住她:“你说你要收拾林伟光,我能把他伺候得服服帖帖的。我也知道你看不惯那个女的,你怎么偏偏关心他俩在一起的事情?”

    谢韵在他怀里蹭了蹭:“你相不相信直觉,我觉得他俩凑一块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会省了我们不少事。”

    “我相信你是个人精,你没隐瞒年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