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李丽娟的决心
    赵慧珍是什么心思呢?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大声呼救的话, 院里的知青还是应该能听见的, 但是当时她吓懵了, 等想叫人时,那个绑架林伟光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惊魂未定地回了宿舍,想告诉其他人,可是她忽然又犹豫了。

    人都自私, 今天这个人的身手这么厉害, 已经发现自己站在不远的地方, 如果知道自己把动静闹大, 这个人这么厉害, 回头收拾自己怎么办?

    林伟光对自己有好感, 赵慧珍还是能感觉出来,她对自身的条件很清楚, 男知青里就有好几个喜欢她, 可她哪个都没看上, 她还年轻,不想过早的把自己跟另外一个人绑定,她自信自己有能力将来找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男人, 过得比谁都好。

    对林伟光这个人,以前虽然感觉不好不坏, 但是自从江边出事, 赵慧珍对他的印象一落千丈, 她不傻, 相反很聪明,林伟光开脱的话她并不相信。林伟光一直对谢韵别有目的她能感觉出来,那么多女知青住在一个院里,偏林伟光只对当时不起眼的村里姑娘谢韵另眼相看,本身就不正常。

    难道今晚林伟光被绑架跟谢韵有关?

    李丽娟回来后,一直趴在炕上哭。王红英比谁都着急:“你有事倒是说呀!光哭有什么用!你都哭一个多小时了。”

    赵慧珍一直魂不守舍,被王红英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丽娟,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商量,我们虽然也没什么经验,好歹帮你出出主意。”

    李丽娟爬起来,边擤鼻涕边说:“林伟光前两天说写信回家里告诉我们俩的情况,如果家里同意我们就在这里先把婚定下,等年末探亲再回去请客摆喜酒。可是……可是今天晚上他把我叫出去跟我说,他收到家里的回信了,他爸坚决不同意我们俩的事,说是家里曾经有个娃娃亲,不能悔婚。

    林伟光说连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事,但是他爸爸那个人非常固执,如果跟我好了,他爸肯定不会认我这个儿媳妇。他说他爸身体不好他不敢惹他爸不开心,我们俩还是像以前一样做好同志,他还给了我200块钱,说是他爸让他给我,感谢我救了他儿子一命。

    他怎么能这样呢?我真后悔救他,我们俩这事没个结果,村里人的吐沫星子能把我淹死,让我在红旗大队、在知青点可怎么待下去,我都没脸出门了。”

    王红英脾气爆,听李丽娟说完,立即冲出门:“林伟光,你给我出来,是男人今天就掰扯清楚,给点钱就想把人打发了,我跟你说有我王红英在,敢欺负我好姐妹没门!”

    男生宿舍传来没好气的声音:“王红英大晚上的你又发什么疯,林伟光不是跟李丽娟出去了吗?不在宿舍。”

    出来追王红英的李丽娟,听到林伟光还没回来,吓了一跳:“不对呀,我都回来一个多小时了,他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这时大家也发现不对,都快十点了,马上就要熄灯睡觉了,林伟光这是跑哪了。

    问清楚两人晚上待的地方就在宿舍后山坡,纷纷拿出手电筒,上山找林伟光。

    大家没走多远,就发现林伟光躺在后山半山腰,一动不动。对林伟光被找到不报任何希望的赵慧珍吓了一跳,林伟光为什么又被送回来了?

    李丽娟嗷一声扑了过去:“伟光,你怎么了?别吓我,你快醒醒!”

    闫光明掀开李丽娟,就她这种压法,人没死也被压没气了,奇怪,那天在江边急救不是挺有一套的吗?“你别叫了,林伟光没死也被你咒死了,他还喘气呢。”

    几个人上前给林伟光检查,身上也没什么外伤,怎么昏迷了呢?终于有人在林伟光脚脖子那里发现两处伤口,“看这伤口应该是被蛇咬了,坏了,得赶紧解毒,看这时间应该不短了,毒已经走得很深了。”

    李丽娟一听中毒了,立即低下身,对着林伟光的伤口,用嘴就吸了起来,闫光明还想提醒她,都这么长时间了,吸也吸不出什么东西,省省力气吧。

    但看李丽娟嘴角都被血染红了,又闭了口,周边的知青也被李丽娟行为所震撼。这林伟光要是敢辜负李丽娟就太混账了,谁能三番两次的不顾一切的救你,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

    林伟光其实没什么事情,就是连惊带吓才晕的,早应该醒来,但是顾铮太讨厌他了,临走前看他快醒,又把他敲晕过去,让他多趟会。

    醒来就看见李丽娟张着血盆大口冲自己又哭又笑差点又倒下。为什么自己每次昏迷醒过来都能看见这张脸!大家把他抬回去找了两个人连夜把他送到县城的医院,知青院里人仰马翻暂且不说。

    谢韵回去后,没有进屋,坐在院子里顾铮给她做的木椅子上,想着事情。顾铮回来的很快,坐到她旁边,静静地陪她。

    谢韵习惯地靠向他宽厚的肩膀,轻声跟他讨论:“其实,今天林伟光说出来的东西跟我料想的差不多,可我没想到的是,林伟光竟然是林伯的儿子。林伯给我爷爷开了十年的车,我小时候他还经常开车带我在城里到处转,买各种好吃的。在我印象里是个很和蔼的长辈,后来因为有规定,不能私人雇佣司机,爷爷把他安排进厂里开车,就不怎么见面了。林伟光长得跟他一点也不像,所以我真的没往林伯身上想。”原主的记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像存储卡一样存放在那里,谢韵并不能立刻划为己用,这也是她没有第一时间把林伯跟林伟光联系到一起的原因。

    “今天是你爷爷的司机,那是不是还有跟你家渊源很深的人,我们暂时没想到。”顾铮提出来。

    “嗯,我要再仔细的想想,还有哪些可疑的人。”谢韵需要整理下记忆。

    “别太担心,一切都有我。”顾铮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安抚道。“今晚的事情够那个姓林的吓破胆了,如果他还是不死心,保准下次让他服服帖帖。”顾铮沉稳的声音,让谢韵心里安定了许多。

    有他在真好。谢韵直起身,在顾铮的脸颊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顾铮仿佛被吓着了,坐在那一动不动,虽然天黑看不清,但是谢韵就是知道他脸红了。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平时黑着一张脸吓人,结果被亲一下就激动成这样。“奖励你的。”

    顾铮摸了摸被亲的地方,还在回味柔软的唇瓣划过脸颊的触感。心里默默思量以后还要加把劲好让小姑娘多奖励。

    “好像不太够,不说挖那个陷阱,我光抓蛇就废了好大的力气,本来还想把蛇拿回来吃呢,你非不让拿,还让都给弄死埋了,真浪费。”

    谢韵最怕蛇,看着都害怕,让她做就更别提了。“顾铮同志,贪心是要不得的,糖得一块一块吃,奖励也得分批次下发,晓得吗?”

    顾铮的黑眼睛熠熠发光,里面有宠溺的柔光。

    “再说,蛇肉跟鱼肉差不多,你今天都吃了那么多鱼了,还没吃够啊。”

    “没有。”

    “真拿你没办法,今天太晚,明天再给你做好吃的。”

    对事件的讨论,歪成要吃什么的研究。可见这两人也是心大的可以。

    躺在医院病床的林伟光,并没有那两人那么轻松,医生说咬他的蛇只是具有轻微的毒素,他身体问题不大,为了保险起见留院观察一晚。

    林伟光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后悔已经晚了,他把自己的底都在人家面前抖搂出来了,谁能告诉他以后要怎么办?

    难道谢韵周围真有人在保护她?那为什么前几年看她过得不好不伸手帮她?现在突然冒了出来?有没有可能是另外一伙打谢韵主意的人,查出自己的身份,让自己主动退让?越想越有这种可能,林伟光眸光越来越隐晦,在阴谋论里越陷越深……

    好不甘心啊!筹划了好久的事情,难道就要这么放弃吗?

    知青宿舍里,送林伟光去医院的知青回来说林伟光没什么大问题,明天一早就能回村。

    李丽娟被大家拉住没跟着一起去医院,现在知道林伟光没事也长舒了一口气。大家被折腾一顿,早过了熄灯的时间,上炕后,很快睡着。只有李丽娟躺在炕上,了无睡意。

    其实她的性格里有一种豁的出去的孤勇。虽然刚开始听到消息震惊跟伤心,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显然林伟光想跟她撇清关系在骗她,去他的娃娃亲,拿她当傻子是吗?林伟光你不要我,那我还就偏要跟你好。她从小在奶奶家长大,跟父母兄妹不亲,母亲要把她许给厂长家残疾的儿子,她知道后,毅然报名下了乡。

    我的东西我要自己来争取。今天帮林伟光吸血算什么,她就要在大家面前表现出对他的一往情深,让林伟光不得不屈服。

    林伟光我偏不信邪,你,我一定要拿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