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三光”行动
    林伟光是被身上的疼痛尤其是鼻子上传来的巨痛给疼醒的。醒来后发现, 他的眼睛被绑住, 手脚也被捆着, 而且是被人脸朝下给扔在了地上。

    据脸上的触感周围有些潮湿。无缘无故被绑, 任谁都心慌,他困难地翻过身,侧躺在地,大声喊到:“有人吗?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抓我?”

    一直喊了五分钟, 嗓子都喊冒烟了, 也没有人回应他。林伟光心里越来越慌, 现在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就是宿舍里的人发现他没有回去, 出来找他也不见得知道自己在哪吧?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林伟光能得罪谁?当然是谢韵了。今天吃了一天的海鲜大餐, 顾铮表示晚饭之后要活动下,就把行动定在了今天晚上。谢韵还给这次行动起了个代号, 叫“三光行动”——绑架林伟光、吓唬林伟光、审问林伟光。

    两人此刻在离红旗大队有些距离的后山深处。地方是顾铮找的, 离住家不近不远, 偏僻好隐藏,平时没人光临。他花数天时间挖了个深深的陷阱,绑了林伟光来之后, 就给扔到了里面。

    两人站在上面,听林伟光喊了一阵, 并没有说话, 让他先慌审起来也方便。

    顾铮让谢韵全程都不要出声, 只让她在旁边听着, 等林伟光叫累了,顾铮才开了口,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声音中的冷意是压不住的。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直到我满意为止,想耍心眼,你就永远在里面呆着吧。”

    林伟光只听到声音是从他的头上传来,难道现在自己是在坑里?是村里猎户绑架了他?“你是谁?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你脑子要是不傻,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只要配合你就能放了我吗?那你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林伟光不知是识时务还是缓兵之计,不过在顾铮面前都是小把戏。

    “你来红旗大队插队的目的是什么?”顾铮开口,谢韵赵在旁边静静等待林伟光的答案。

    林伟光回话之前稍微地犹豫瞒不过顾铮:“我来这当然是被知青办分配到这里的,哪有什么目的?”

    “我要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啊?难道我们插队的知青还能专门挑地方?”林伟光嘴硬。心里在极速思量是谁想打听他的底细。

    “不要让我失去耐心。”顾铮的声音愈发冰冷。

    “我真没有撒谎,这都是真话。”林伟光大声表示自己无辜。

    “既然你没有这个觉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顾铮提起脚边的一个袋子,袋子里似有活物在动,等把袋子口松开,里面竟然装了数条蛇,顾铮一股脑把袋子里的蛇都倒在陷阱里面。

    林伟光感觉上面有东西掉到自己的身上,这东西还在到处蠕动,眼睛看不见,听觉愈发敏锐,那种沙沙的摩擦地面的声音,是蛇无疑了。有一条还触到了他的脖子,蛇皮湿滑跟皮肤接触,冷冰冰的触感传来,鸡皮疙瘩立刻冒出,林伟光全身都紧绷起来。他想躲开它们,可他全身被绑只能放任蛇在身上游走,不知道这些蛇有没有毒,被咬了会怎样,忍不住张口骂了起来:“有种咱们当面单挑,没胆子才弄这些恶心东西吓人。”

    顾铮瞪了旁边偷笑的谢韵一眼,以他的本事让林伟光乖乖听话的手段多去了。谢小姑娘非要他拿蛇来吓唬林伟光,还给出理由说林伟光就像躲在暗处盯梢的毒蛇,用蛇对付他这叫以毒攻毒。害的他还费了点功夫给她抓蛇。

    “有功夫在这骂,还是留着点力气留心别被蛇咬了。”

    顾铮话音刚落,就听林伟光慌乱地大叫,他的脚脖子被蛇咬了一口。

    “这蛇的毒性还可以,不是最毒的,被咬后还是能坚持一刻钟,所以你还有点时间回答我的问题。”顾铮不紧不慢地吓唬他。

    林伟光最开始还能保持点冷静,但是这会早已被周边还在不停爬动的蛇激得方寸大乱,感觉蛇的毒液已经开始蔓延,自己全身僵硬力气在流失,声音也没有刚才骂人的气势:“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他才多大,还没活够呢,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就这点出息,林伟光这样也就适合装妇女之友骗骗小姑娘,谢韵看不起他。原先以为是条埋伏在自己身边的毒蛇,今天这一看充其量也就是个披了张蛇皮的胆小鬼而已,刚发了一招就屈服了。

    “那就赶紧回答我的问题,记住我只听正确的答案,你时间不多,现在已经过去半分钟了。”顾铮接着吓唬。

    “我说,我都说,我来这是因为我送了礼,要求把我分到红旗大队。”林伟光终于吐了口,谢韵竖起耳朵听他到底怎么说。

    “为什么专门要来红旗大队。”

    “因为谢明义唯一的后人现在在红旗大队,我来这里想接近她,套取我想知道的消息。”顾铮跟谢韵对视了一眼。

    “什么消息?”

    林伟光犹豫了,顾铮开口:“你现在已经浑身无力了吧?”

    “她长辈留给她的家产藏在哪里的消息。”

    “你怎么知道她的长辈有家产留给她?”

    “我父亲是她爷爷最后一任司机,对她家了解颇深,曾经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谢明义特殊定制了一批箱子放东西,一直在找那些箱子的下落。”林伟光豁出去了,招了兴许能活,不招彻底就没希望了。

    “你怎么知道,那些东西当初谢永逸(谢韵父亲)夫妇出事的时候没被收走?”顾铮问道。

    林伟光停下了,没有出声。

    “你现在即便把挡眼的布扯开,也什么都看不见,因为你的拖延,蛇毒这会现在已经开始麻痹你的视觉神经。你要是再犹豫一会,什么后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林伟光又急切起来:“因为我最开始就加入了红卫兵,谢家第一批进去的人就有我。后来我又上门好多次。”谢韵听到这里怒极了,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一个小小的司机,谁给你的胆子敢肖想别人的家产。

    顾铮声音一点起伏都没有:“你们就那么肯定谢家手里还有大量的财物?”

    “因为我父亲有消息,觊觎谢家东西的人不只我们,当初谢家家大业大,为他们工作的人不少,再怎么小心,还是被有心人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谢韵了然,果然事情还是出在为谢家工作的人身上。

    “你准备怎么从谢家后代嘴里套出消息?想好了说,我要听实话。”顾铮又问。

    林伟光有些不以为然:“当然是感情了,现在的小丫头不都是吃这一套吗?”一会又皱了眉:“不过那个小丫头从去年冬歇以来就越来越难哄。”

    “为什么不用别的方法?”

    “我父亲专门提醒的,他给谢家工作多年,对谢家人的性格很了解,吃软不吃硬。”真是对她们家研究得很透。

    “你来红旗大队所要做的事情,除了你父亲还有谁知道?”顾铮很关心这个。

    “就我们俩,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我母亲跟姐姐都不知道。我知道的都说了,你能不能赶紧给我解毒,我头好晕。”林伟光害怕的不行,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毒发身亡。

    “放心,像你这种坏人,不会死得那么容易。我有几句话你给我打起精神听好了。”

    “你说,你说。”

    “以后让我看见你再打谢家后人的主意,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只放蛇咬你,拿到钱也看你有没有命花。还有把你父子知道的都给我烂到肚子里,让我知道你们还不死心想要勾结外人继续使坏,你家的地址我清楚的很,你大可以试试。”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打谢家财产的主意,如果再打不得好死,求求你救救我,我感觉刚刚又被咬了一口,但是我身体现在没知觉感觉不到疼了。”林伟光是真哭了。

    “记好你今天的话,还想消停地待在红旗大队就给我安分点,你干什么都在我眼皮底下,蒙混不了。”顾铮最后威胁。

    “我会的,我会的。”林伟光声音都渐渐弱下去,他感觉他意识已经模糊了。

    话音一落这人真躺在那一动不动。

    死了?当然不是。真省事,不用再麻烦把他敲晕了。林伟光当然不可能被含剧毒的毒蛇咬了,他们虽然恨他,但都是有底线的人,随意残害别人性命的事情还是做不出来,顾铮抓的只是有一般麻醉毒性的蛇,林伟光在黑暗环境下再加上恐惧心理作祟,所以被咬后的身体反应才被无限放大了。

    顾铮跟谢韵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人都在消化林伟光的话,而且现场也不方便说话,林伟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顾铮不想林伟光知道谢韵在场,让他自己发挥想像,以为有谢家长辈特意留下的人在保护谢韵的安全。

    按照先前的约定,两人从山里出来后,顾铮先把谢韵送到家后面的山坡,然后扛着林伟光把他放到先前敲晕他的树旁,确认他没醒,把束缚他的绳子跟眼罩解开。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坡底宿舍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没有人发现林伟光不见出来找他。刚刚来时,顾铮发现那边的树后站了一个人,出现在那里的应该是知青,但并没在意,凭他的身手那人不可能认出什么。

    但显然那个人并没有声张,有意思,但是除了谢韵别人什么心思他也懒得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