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吃鲅鱼
    队里看大家最近挑水很辛苦, 给大家放了一天假休息一下。

    谢韵跟孙晓月约好, 一起去县里。赵慧珍知道后, 也提出想要一起去买鱼。

    跟顾铮要了他妹妹插队的地址, 往缝好的包裹里放了三只风干鸡、几斤鱼干,还有一些松子、榛子跟核桃,想了想又加了几斤棉花跟两块布,把顾铮给写的信塞在布里。在邮局寄东西的时候, 赵慧珍还有些纳闷, 这丫头不是没有亲人了吗?暗暗自嘲了下, 你跟人家又不是很熟, 人怎么可能事事都告诉你?不过这年头能舍得给人寄那么大的包裹估计也是实在亲戚。

    寄好东西, 在孙晓月的期待之下, 三人来到黑市的胡同。现在物资不丰富,县里的领导还算开明, 只要不大规模的倒卖粮食等重要物资, 对大家自主交易只定期地会管一管, 其他时间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太出格就行。

    现在正好是春鲅鱼上市的季节,黑市里有新鲜的鲅鱼在出售。谢韵想起后世著名的滨海城市, 父亲节要给老丈人送鲅鱼的习俗。

    鲅鱼刺少肉多,能做各种好吃的, 赶上了这个时节量大又便宜, 谢韵买了好多。也劝孙晓月跟赵慧珍多买点, 吃不完就留着晒干, 可以寄给家里,剩下留着自己平时补充营养,平时猪肉不好买,女生又不会下套子,鸡肉也少吃,鱼肉是最好的补充蛋白质的食物。

    孙晓月听谢韵跟她说买鲅鱼,直摇头:“谢韵,鲅鱼我就不买了,我妈不是没做过,特别腥。”

    “省城离海有几个小时距离,何况海鲜进到副食品店好的早就被内部留下了,还剩什么新鲜的往外卖,不新鲜的鲅鱼最好多放调料去腥,估计你妈也不舍得放,能好吃才怪。”谢韵给她解释。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妈做饭特省,别说糖跟醋了,油都舍不得放。没滋没味的,吃了我妈的饭,我觉得王红英做出来的猪食我也能忍耐了。”孙晓月埋汰她妈还不忘把王红英一起拿出来溜溜,这仇恨拉得是有多深。

    “谢韵,我们家人做海鲜也是不在行,这鲅鱼怎么晒?”赵慧珍现场求教起来。

    谢韵对赵慧珍还有顾忌,回她:“我晒小鱼是自己问过村里的大娘然后又自己摸索。大鱼还是问问卖鱼的大哥吧,他们跟海边人打交道多自然清楚。”

    果然,卖鱼大哥见她们买得多,自然倾囊相授,此地有好多鲁地早年过来讨生活的人,所以饮食风格跟鲁地相近,大哥教的晒鲅鱼的方法也是鲁地特色的甜晒鲅鱼,晒出的鱼表面干,里面嫩,别有风味。可惜他们没有渔民的条件不能拿海水洗鱼,中途最好拿海水再透一下,才能得到最好的风味。吃货谢韵暗暗决定,如果将来去海边要多装点海水在自己的空间。

    赵慧珍还好,孙晓月都听成蚊香眼:“晒鲅鱼这么多讲究,吃个好吃的怎么这么麻烦。我这孝心献的可是够大的。”

    谢韵表示无语:“其实现在这么新鲜的鲅鱼,你们回去放点调料清炖味道就很鲜美了。”

    大哥也被孙晓月逗笑了:“妹子,现在春韭菜下来了,回家把鱼肉刮下来,割点韭菜放里,那饺子味道绝了。”

    孙晓月被说得馋虫都要出来了,催着大家赶紧买东西,好回家包饺子去。

    谢韵被催得只来得及买了些黄蚬子跟皮皮虾还有面条鱼。

    孙晓月指着谢韵手里的面条鱼问她:“你买它干啥,没多少肉,有什么吃头,看起来像蛔虫。”

    谢韵被她恶心到了,赵慧珍也露出呕吐的表情,谢韵气得锤了这个大嘴巴一顿:“你就不能说它长得像面条,这种鱼是我们这里的特产,家家都吃,你要是还像刚刚那么形容,看人家不揍你。”

    “这鱼不是海鱼吗?”赵慧珍不解。

    “你们知道我们这的江是通海的,入海口离我们这里也不算远,这种面条鱼在两种水质里都能生存,所以味道比起其他水域的要格外鲜,是我们当地的特产,这种鱼营养很丰富,当地产量很大,所以很便宜,你看我买了这么多才花了几毛钱。油炸浪费油,拿回去煮汤喝,还可以炒鸡蛋,吃不完晒干也成。”

    “今天真是学习了鱼的各种花样吃法。”孙晓月总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安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海鲜比肉便宜多了,还能给家人补充营养,大家对于海鲜的都喜爱的很。估计你下次来县里,会看到家家外面都挂着咸鲅鱼。”

    谢韵说的这些并不稀奇,当地会过日子的主妇人人都会。后世物流跟餐饮业兴旺,不管在何地,只要出的起价钱,想吃什么没有。而现在大家最不陌生的海鱼可能是刀鱼,冬天冻成一板一板的运送,最远连西北内陆的人都能吃到。

    三人一路聊天回了村里,那两人兴致勃勃地回去包饺子。

    谢韵回家也给干活的人做饭。手里有食材,男人都喜欢生吃海鲜,谢韵生腌了一盆皮皮虾,现在的皮皮虾正是春天产籽的时期,母的多,生腌的皮皮虾最好要放长一点才更入味,不过皮皮虾皮薄,现吃也不会影响口感。自己不爱吃生的,就简单的煮熟。

    面条鱼炒了鸡蛋。

    谢韵今天买的是当地人称做黄蚬子的贝类,也是这种咸淡水混合海域的特产,肉质肥,考虑大家的口味,谢韵还是做了辣炒。

    鲅鱼按传统炖了,又挑了两条出来做了鲅鱼丸子汤,在汤里放了些荠菜,味道鲜得谢韵忍不住先喝了一碗。

    许良看到桌上的好菜,乐开了花:“就知道小丫头去县城,回来准有好吃的。”

    顾铮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帮忙端东西,就会说好听的,他的小丫头还得他自己疼。洗好手脸赶紧帮谢韵收拾好锅台,摆桌子,端盘子。

    还是她家铮铮知道疼人。吃饭的时候,谢韵特意观察顾铮爱吃那种,以后专门给他做,好像每样都爱吃,真好养活。顾铮看谢韵剥皮皮虾费劲,直接帮她把皮剥好,他剥出来的虾肉特别完整,一会就剥了一小堆,谢韵冲他笑眯了眼。

    其他三人看两人在饭桌上的互动,也跟着笑了起来。

    吃了丰盛的午饭,男人们休息了一个小时,又去干活。

    谢韵在家里把要晒的鲅鱼处理好,找个背光通风的地方阴晒。又剁了馅晚上也包鲅鱼饺子吃,真是把鲅鱼用各种方式吃了个彻底。

    知青点里,孙晓月吃完晚饭,满足的摊在椅子上,感叹生活太美好,中午饺子就不用说了,晚上炖了鲅鱼,她觉得苞米饼子都比平时吃起来香。

    刘爱珍进屋来,捅了捅孙晓月:“你看见没?李丽娟跟林伟光两个人又单独去后山了,也不知道林伟光对李丽娟许诺了什么?李丽娟这两天红光满面的,见人就笑,你说林伟光是不是吐口要跟她结婚了。”

    孙晓月的八卦之火瞬间被点燃起来,看王红英正好不在屋里,说话就更不用避讳:“我觉得正好相反,怎么感觉林伟光是缓兵之计在忽悠李丽娟呢?咱们这些旁观的都能看出来,林伟光对李丽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李丽娟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乎。林伟光是受不了周围人的压力才想负责的。但是他这事做得不地道,要负责就大大方方地当面说出来,跑出去两个人瞎合计个什么?”

    另一个姓王的知青也加入了进来:“以前不觉得,现在发现林伟光心眼怎么这么多呀。怪不得闫光明他们都不喜欢他。做事没担当,人家女人都对你那样了,为了女人的名声是个男人就把事情担过去。”

    “那天我还看见村里人在背后对李丽娟指指点点的。我睡她旁边,晚上我还听见她在被窝偷偷哭呢。”刘爱珍说。

    “哎,这都什么事呀,我说李丽娟当初救人并没有错,但是她不后来不应该那么维护林伟光还为他撒谎,这么上杆子的样子都暴露在大家面前。林伟光有什么好的,哪值得她那么死心塌地。”孙晓月表示不理解。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我们这些最晚的一批都来这里两年了,何况他们早的那些,最长的在红旗大队都待了五年了,眼镜最大,今年都27了,什么时候回城都没个准信,我们年龄小的还好说,年龄大的难道就不结婚,结婚也没有好的选择,男的可以找村里不错的人家的姑娘,起码能帮衬一下,你没看眼镜跟书记的闺女都处上了,估计年底就能结婚。女的呢?我看大家心气都很高,不想在当地找,那只能内部解决,所以李丽娟的想法这么看也没错。”大家随着刘爱珍的话想着未来的事情都心情低落起来。

    赵慧珍晚上不在宿舍,她去董老师家借了本课本,回来时被董老师的儿子抄近道从后山送了回来,下坡就是知青宿舍了,没什么危险,就让董老师儿子先回去。

    没想到,还没下坡就看到被树丛挡住了的林伟光跟李丽娟的身影,两人好像在争执什么,她再往下走势必要跟他们碰上,为避免尴尬,她停下脚步,躲在一棵树后面,想等他们吵完了再往下走。

    两人越吵越激动,李丽娟最后狠推了林伟光一把跑下了山,留下林伟光郁闷地踹树来泄愤。赵慧珍只能郁闷地再等等。

    突然,从阴影里闪出了一个人,将林伟光敲晕,扛在肩上迅速从树林里消失了。

    赵慧珍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那人速度太快,她根本就没看清他的身影,而且他的警觉性很高,转身的时候,还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但是那个人带着帽子的帽檐很宽把脸挡住了。她根本没看清他到底长什么样?

    是谁?谁要绑走林伟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