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吃瘪
    谢韵身体没什么异常, 第二天一早又按时去上工, 大家都聚在一起等待分配今天的活计。周大娘家跟大胖家的人看到谢韵都上前关心, 谢韵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林伟光站得稍微有些远, 村里有几个荤素不计的,以马歪嘴子为首,没影的事都能拿来扯老婆舌,何况昨天还看到那么劲爆能戳瞎眼的场面, 马歪嘴子都顾不得跟于会计老婆的日行一骂了。看到林伟光一来, 扯着他胳膊:“林知青, 昨天回去怎么商量的?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林伟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林伟光低头不回应, 旁边站着的女人说:“小林知青这事你可办得不地道啊, 人家李知青都为你牺牲到那地步, 你还让人家再主动咋地,太没刚了啊, 大老爷们可不能干这种事。”恨不得点他脑袋, 面授机宜。

    更让林伟光生气的是, 李丽娟站在旁边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装害羞。让他被一群能把他吃了的农村妇女围住调侃,好不容易等来会计分活才脱了身, 想上前跟谢韵问候下都没机会,不巧谢韵今天接着被照顾, 被分配补苗, 干活的地离得老远, 只能暗自着急。

    谢韵下工之后, 从空间拆了几袋普通红糖分成几份拿纸包好又拿了些鸡蛋,每份4两红糖6个鸡蛋,在农村算是不错的礼物,分别拿去送给昨天村里下水的几家。谢韵向来恩怨分明,有恩必须不忘,牢牢记在心底,收礼的人家没想到她这样大方,对她的看法又改观了不少。

    最后一站来到知青点,昨天那个叫闫光明的知青是第一时间跳下去救她的人,也是一下水就抽筋差点没上来。命都差点交代了,谢韵又在筐里放了一只风干鸡。

    谢韵是第一次进知青的院子,房子是新盖的,正房四间,男女各两间。院子里被勤快的人种了一些应季的蔬菜。有人在西边的厢房准备晚饭,20个人轮流,3个人一组,做这么多人的饭也是不容易。

    谢韵不准备进屋一进院子就喊了一声:“闫知青在吗?”

    很快男知青屋子出来几个人,闫光明认出她:“谢韵,你找我?”

    谢韵把手里的筐递给他:“谢谢你昨天下水救我,还差点出了危险,这些东西你拿着,东西不多,留着好好补补身体。”

    闫光明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看到里面还有一只鸡,赶紧把筐还给谢韵:“你太客气了,我也是仗着自己水性好才敢往下跳,结果大意了,本身你就是倒霉才掉下去,我不能干看着不下去救人,你别放在心上。”说完还瞅了旁边跟着一起出来的林伟光一眼。

    集体生活大家性格各异,知青之间的关系也有远有近,闫光明这个人脾气直,平时就看不惯林伟光这种阴森森满肚子心眼子的。知道昨天事情的原委,结合林伟光平时对谢韵明显的意图,他可不认为这事像林伟光说得那么简单,对他更看不上眼。

    谢韵坚持,一定要让闫光明收下。看谢韵瞅都不瞅自己一眼,旁边站着的林伟光有些急,不顾人家不理他,开口道:“谢韵,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顾铮昨晚跟她说,林伟光有他收拾让她先不用理。谢韵听新科男朋友的话,当他是空气,装没听见。

    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女知青这边也有人出来,看林伟光还装上了委屈,孙晓月立即为好友打抱不平:“林伟光,你说你昨天是无心的,一句话就过去了,人家差点丢了条命,让人家就这么原谅你,你脸怎么那么大呀。”

    李丽娟不便为林伟光说话,说了反而更拉仇恨。王红英却不用顾忌:“林伟光跟李丽娟本来就不是故意的,何况他俩立即就跳下水去救人,你还让他们怎么道歉?陪一条命吗?谢韵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

    赵慧珍幽幽开了口:“不追究跟原谅是两码事吧?你要是碰上这种事能原谅我也佩服你。那天晓月碰了你装东西的盒子,你都跳了脚。这会要求人家大度,对自己跟对别人的要求不一样,向来是你一贯的风格。”

    打嘴仗,王红英从来就没赢过善使软刀子的赵慧珍,被气得直喘粗气,一时找不到话来回击。

    谢韵直咋舌,能想象这些人平时的生活肯定不寂寞,就这一会就唇枪舌剑几个来回了。可是这次事情跟她有关,她还是开了口:“林伟光,我原不原谅你好像并不重要,关键你怎么回报人家李丽娟?人家为了你牺牲多大都恨不得替你背锅,今天我可看到村里的人挤兑你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别小看咱们村女人的能待,他们可不管什么人工呼吸不人工呼吸的,你要不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了,以后你估计难有消停日子。”

    周边的知青听到后,都有些了然,看着林伟光跟李丽娟的目光都暧昧起来,李丽娟只管微垂着头红着脸,索性都公开了,她爱慕者的角色扮演得很好。林伟□□得都想吐血,失控了,事情失控了!

    从知青院里出来,一直到进家门,谢韵想着林伟光呕血的脸,心情很好。边忙活边哼着歌,顾铮手里拿着只野鸡从外面进来:“怎么这么开心?”

    谢韵逗他:“我都有对象了,能不开心?”

    被豪放的小姑娘镇住,顾铮强自镇定才没脸红。

    “你说我们要不要告诉宋爷爷他们?”谢韵问他。

    “晚上吃饭的时候跟他们说一下吧。”谈对象就要大大方方又不是见不得人。

    看着顾铮手里的鸡,谢韵考虑了一下:“天暖和你最近的收获也不错,我们这些人也够吃了,我前段时间把吃不了的风干了一些。你爸爸跟你爷爷那我们暂时没法寄东西,但是你妹妹去的那个地方很苦,我们现在既然有能力,给她寄点东西过去吧。”

    顾铮有些感动还有些骄傲,这就是自己看上的小姑娘,聪明又能干,两人刚确定关系就操心自己的家人,摸摸她的头:“你说了算,都听你的。但是也不用寄太多,天越来越热,邮件路上走好多天,别坏了。”

    “我办事你放心。”回他大大的笑脸。顾铮就喜欢她自信的小模样,也勾起唇角。

    晚上吃完玉米面条,看到大家放下筷子,谢韵开口:“我们有事情跟你们说。”

    “我们?你俩呗?是不是好上了?”许良吃饱歪在那,懒懒地说。

    谢韵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你俩天天腻在一起,处对象那不是早晚的事,何况,那小子虽然平时没个笑面,但是今天嘴角一天都没放下,土都比平时多挖了一方。”不愧是情场老手,许良在这方面可不是一般的敏锐。

    老宋跟老吴也是笑眯眯,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奇怪。

    老吴说:“顾铮,照理说小丫头年纪这么小,不到处对象的年龄,但是她一个人太辛苦,有个人能照顾她,我们也觉得放心。你比小丫头大很多,平时要多让着她,多照顾她一些。她没有家人,以后我们都是她的娘家,你要对她不好我们这些人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谢韵感动得眼圈都红了,说到底她真是个幸运的人。

    顾铮开口:“不会有那一天的。”疼她都来不及,哪能让她受伤害。

    “不大不大,我老婆18就嫁给我了,你俩又不现在结婚,处着正好。真好,我怎么觉得这日子真是越来越有盼头了。”老宋高兴地说。大家心里都默默点头,两个年轻人的感情从他们这处被封禁之地中顽强地破土而出,也点亮了他们心中的希望之火。

    晚上,谢韵跟顾铮又去了他们的秘密基地,坐在亭子里,谢韵把今天在知青点里的事情告诉了顾铮。

    “我需要准备一下,先让他难受两天也好,最好让他自乱阵脚,这样收拾起来更容易。”顾铮其实并没有把林伟光看在眼里。

    “倒是你说的另一个人,我倒是有些担心,我回去想了想,这个人肯定背后有人,现在这个藏在背后的人到底是谁?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我们并不清楚。最好是快点把那天晚上动手的人找出来。我也倾向于那人就在女知青里面,你在把你重点怀疑的几个人,平时的表现都跟我说说。”

    “嗯,我重点怀疑的是这几个……”谢韵把心里总结的几个人一一跟顾铮道来。

    顾铮眉头紧锁,女人处理起来还是比较麻烦,在不确定嫌疑人的情况下,贸然动手逼问伤及无辜他并不想这样做,小姑娘也不会同意。还是得从长计议,怎样让那人的狐狸尾巴早点露出来。

    定睛看了看同样也锁着眉头的小姑娘,伸手把她皱起的眉头抹平:“别担心,有我呢。”

    谢韵深吸一口气,抱住顾铮的腰,把自己埋在他温暖的怀里:“铮铮,你说这些人怎么这么贪心呢,不是自己的东西还要不折手段地弄到自己的手里。”

    顾铮对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姑娘很满意,抱着软软的小丫头,知道她只是发发牢骚:“你刚刚叫我什么?”

    小姑娘抬起脸,狡黠地笑起来:“是我给你起的小名,你说家里人从小只叫你全名顾铮。我问了吴爷爷,铮铮意思很好啊,铮铮两个字叠在一起也好听,等我有机会找来金、玉敲一下,听听是不是真的会发出跟你名字一样的声音,而且吴爷爷还告诉我铮铮这两个字还有刚强、才华出众的意思,用来代表你再正确不过了。是吧?铮铮。”

    “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优秀,看来还有点价值,那以后可以心安理得地被你这个小富婆养着了。”顾铮被小女友赞扬,高兴得很,还调侃起她。

    “我来看看”。谢韵像登徒子把顾铮上下大量一遍。“皮相不错,勉强收了吧。”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顾铮满脸无奈,宠溺地揉了揉怀里笑得不行的姑娘的小脑袋。

    两人相拥细语,笼罩他们的月光也愈加静谧温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