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月夜表白
    没有人出事, 皆大欢喜, 支书让谢韵几个先回去休息一下午, 明天再上工。谢韵临走前问支书谢永鸿今天开会去了吗, 支书支吾应是。谢韵就明白了,原本想着谢春桃结婚要不要去赶个礼,还是算了,以后就当没这门亲戚。

    回家之后, 顾铮已经煮好了姜汤, 被捏鼻子灌了两大碗之后, 又被强行塞进被窝, 命令她哪也不许动, 才出门干活。

    谢韵乖乖地躺了一下午, 还是年轻,那么冷的水, 身体一点事也没有。

    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有跟老宋他们三人说, 事情过去了, 他们知道后还要跟着生气,还是不说好。

    “顾铮,你陪我去温泉那一趟行吗?。”谢韵拿好洗漱的东西, 想去泡温泉。

    顾铮无不应是。

    还没到温泉,谢韵就看见, 池子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巧的草亭子, 原木的架子, 顶上覆的蒲草, 古朴又清新。

    谢韵兴奋极了,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顾铮你什么时候弄的,上回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呢?真好看,跟我想象的一样。”

    顾铮看她喜欢,自然高兴:“每次来都听你唠叨一遍,不会也会了。”

    谢韵抱着他的胳膊:“顾铮你真了不起!”

    顾铮轻轻勾起唇角,俯下身,深邃的眼神此刻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孩:“我会对你负责的。”

    “负…负什么责?”谢韵有些无措,错开眼珠,脸上迅速布满红晕。

    “今天在江里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害怕极了,才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虽然我比你大很多,现在又是这种境地,但我有信心能保护好你,将来给你最好的生活。你愿意跟我携手一起走下去吗?”顾铮一口气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静静地屏住呼吸等待谢韵的回应。

    “你……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明白?”谢韵以前也不是没被男生当面表白过,从没有动过心。可被顾铮这样的男人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告白,自称见过世面的谢韵,也慌乱得心跳都不规则起来。

    “我先去洗澡了。”扔下一句话,抱着换洗衣物,就匆匆转身去了池子。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顾铮有些失望,然后摇摇头轻笑起来,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把小姑娘都吓着了。没关系,反正一时半会的也不会离开,有时间慢慢等她长大。

    谢韵机械地脱了衣服,坐在池子里还在神游太虚,顾铮跟她表白了?顾铮向她表白了!哪怕在现代,顾铮这样的男人都少见的优秀。长得好,身材好,气质冷硬,是谢韵最喜欢的类型。不只外表,他为人稳重又细心,用自己那个浪漫的台湾室友的话说,顾铮的男友力爆表。自己喜欢他吗?以前她并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谢韵摸摸还没退烧的脸,她只知道,看到他吃到自己做的好吃的,表情都变得柔和样子,自己会特别高兴;看到他干活累得说不出话,会很心疼很心疼;收到他给的小礼物会开心的半宿睡不着;不管干什么有他在就会特别安心。这都不是喜欢,那还有什么是呢?

    顾铮以为还要再等上一会,就看刚刚水遁的小姑娘蹭蹭蹭上了岸,不顾头上还滴着水,跑到自己面前,仰脸双目炯炯地看着他:“我没有觉得你比我大是什么问题,也有信心你将来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埋没。是因为我自己,你知道我就是个麻烦精,会给你找不少事,你不会烦吗?”

    顾铮没想到会等来这么大的惊喜,含笑看着她:“我以前在部队底下的兵都怕我,因为我老给他们增加训练难度,专门给他们找麻烦,成天找人麻烦的还能怕麻烦吗?”

    “那…那我愿意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好好相处看看。”谢韵也不是不干脆的人,既然有这么好的人在自己的身边同样喜欢自己,那就不要错过。以后的事情,谁又能预料,珍惜眼前,活在当下。

    顾铮终于体会到极度欢喜的滋味,就是当初上军校都没今晚听到这句话那么的高兴。面上也带出了笑意。

    “嗯,其实你笑起来也很帅,应该多笑笑吗?不要成天冷着脸放冷气,看得人想多加两层衣服。”说出了心里话,谢韵也有心情开他玩笑。结果当然被敲了脑袋。

    找来毛巾,让她趴在他的膝上,把她头发擦干。

    顾铮搭的亭子用木头直接拼出一个向外探出的平台,一直到温泉边。

    又是个明亮的月圆之夜,温泉上蒸腾的热气,在月光下愈发的缥缈。夏虫还没有出来,周围只有树叶临风摆动的细微声响。两人都没有开口打破此刻的宁静,谢韵趴在顾铮的腿上,静静感受身后男人细心的呵护。内心自穿越以来第一次彻底地放松,原来有个亲密的伴侣可以依靠是这样美好的感觉,以前虽然把顾铮当可以信任朋友,可现在跨出朋友的界限好像感觉幸福极了。

    信任是需要相互给与的,谢韵坐起身,靠在顾铮的肩上,把自重生那天起遇到的事情和家里的情况跟顾铮细细地说了一遍。

    顾铮听后渐渐坐直了身体,脸色也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

    谢韵说完,顾铮沉吟了一下总结道:“这么说不算于会计和你在村里的那家亲戚,至少还有两拨人在打你手里家族遗产的主意?”

    谢韵点头。

    “那今天你落水的事情,就跟那个林伟光脱不开干系了。结果他计算失误没能得逞。”

    想到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知青竟然在打他的小姑娘的主意,假如今天他设计成功,谢韵被他救起,被他像今天那个女知青一样当着全村人的面动手动脚,那即使谢韵不乐意,但是在这个封闭保守的山村,以后定然会被跟那个人绑在一起,也是变相的生米煮成熟饭。真是好算计,敢动他的人,他记下了,顾铮难得动了怒,有人要倒霉了。

    不像山里两个人互表心迹,温暖相偎,林伟光此刻躺在炕上烙饼。想到知青点的人回来之后对他跟李丽娟地调侃,心里更加不淡定了。今天真是心急了,没有做好准备就动了手,结果把自己也赔了进去。

    李丽娟,好样的,真是小看她了。原来她小时候在海边的奶奶家长大,海水里泡大的,水性能不好?连急救都会。她今天能下了血本做了这么多事,甚至出头替自己隐瞒,更是把她对自己的心意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当时的情势,谢韵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自己不出面维护李丽娟,事情后来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故意推人下水跟不小心脚滑能是一样的吗?

    到底要拿李丽娟怎么办?这个女人是个心狠的,能豁得出去。要是被逼跟她处对象,自己以后还有什么理由靠近谢韵?那小丫头今天受了惊吓,在她面前还不知道需要多少话去圆自己所说的过失。眼前的事让林伟光头疼,但这些跟将来能得到的回报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离他不远的一个人也失眠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谢韵如果真没了,那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对那个人还有所求,如果在那个人面前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后果自己承担不起,幸亏谢韵没事。她最近又收到了省里的来信,字里行间催促的意味愈发明显。那个人还给她的东西,要不要用在谢韵身上,她有些犹豫……

    自上次的事情发生以后,她一直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因为她也疑惑,谢韵的变化太大了,面对自己没有任何异样,而且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情,有些明显针对的是她,谢韵不但没受丝毫影响,而且日子越过越好,太不正常了,还是等等再说吧……

    谢永鸿一家也在谈今天的事情。都坐在老太太那屋的炕上。

    “爸,你今天没出面真是大错特错了,再怎么说,谢韵在咱们大队就咱们一家关系最近的亲戚,何况你还是个大队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躲了,你让村里人怎么想?让谢韵怎么想?”谢春杏这段时间正在苦恼怎么处理跟谢韵的关系,既然她都承认手里有东西了,东西不能放弃,但跟她关系也不能断,处好了她手里随便漏点,就能把他们撑着。可她家里人又来拖后腿,原先以为他爸还有点脑子,看来真是高看他了。

    “救什么救?小丫头真是命大,怎么不被冲走淹死。我现在一想着她上回在公安局威胁我们要把房子重新给别人家住就生气。真是翅膀硬了,当初那小鹌鹑样看来都是装出来的。”谢春杏她妈一脸的愤愤不平。

    “看来今天是我的错,这小丫头能把家人都克死,命硬的很,怎么会轻易没了,不过不用当个事,春桃结婚咱们主动邀请她来喝喜酒,她能不给面子?趁机缓和缓和关系,今天这事就过去了。”谢大奶奶开口就把这事给定了性,结束了讨论。

    谢春杏心里着急,谢韵已经不是以前的谢韵了,从上次被绑架就能看出来,能在那种情况下迅速脱身,躲过抓捕,听民警说,那两个绑架犯不像上回市里抓的那两个,身上有好几起命案。

    自己上次怎么猪油蒙了心,能干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就是她是谢韵都不可能原谅。必须跟谢韵搞好关系,她有种预感,如果他们家还这样,早晚要被谢韵收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