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落水(二)
    被拖上岸的林伟光已经陷入昏迷中了, 救她的李丽娟虽然有些脱力但并没有让别人上前, 迅速给林伟光急救, 把他领口解开, 手法熟练地控出他腹内积水,别人注意不到,但她知道林伟光只是暂时脱力昏迷,并没有危及生命, 呼吸也正常。但想到机不可失, 九十九步都走了, 也不差这最后一步了。她狠了狠心, 深吸一口气, 俯下身, 给林伟光做起了人工呼吸。

    围观的众人先是被李丽娟娴熟的救人动作给镇住了,最后又被她嘴对嘴给身下男人呼气给吓住了。这也行?连马歪嘴子跟于会计老婆都甘拜下风, 她们可没这个胆!

    谢韵此刻的感觉就是, 这件事反转得她都看不懂了, 这场面连性别都反串了。

    “这女的救人手法很熟练,应该专门学过,动作很规范。”顾铮不认识人, 所以客观评价道。

    你还不知道她就是李丽娟呢?

    林伟光一睁眼,就看见眼前放大的人脸跟还要往他唇上贴的嘴。吓得一激灵, 蹭地坐了起来。他是怎么晕的?对了, 他下水后低估了水温再加上他们先前挑水上山爬坡腿部使力太多, 直接就腿抽筋了。水流很急, 他呛了好几口水,感觉身体不听使唤地往下沉,然后,好像有人朝他游过来,两人在江水里挣扎了好久,他力竭晕倒。

    原来是李丽娟救了他?而且还给他做了人工呼吸。不应该这样啊?明明这些是他打算对谢韵做的,怎么变成了这样?

    他当时看见排在最前面打水的谢韵就心生一计,想着趁机推她下水,自己英雄救美把她救上岸,再见机弄点事情,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最近他越按照以往计划的步骤行事,就越感觉力不从心。谢韵虽然表面还是对自己跟以前一样,但是他能感觉出她的疏离。再不弄点事情出来,她会离自己越来越远,那自己要让她心甘情愿说出秘密就再也做不到了。

    有时他也烦这种慢慢吞吞的做法,想到用威胁手段或霸王硬上弓让她屈服,让她害怕,然后把她知道的事情都逼问出来。这样做多简单、多省事。可他父亲不同意,他父亲说谢家人他最了解,全家都是硬骨头,你只能顺毛摸,千外别反着来。她父母的死就很是蹊跷,里面的猫腻不少,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威胁干脆自杀。让他用感情攻势千外把她笼络住然后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自愿说出谢家的秘密。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当时李丽娟看到自己下去救人,竟然也跳下了水,林伟光只是以为她心虚才下去救人。可没见她救上谢韵,怎么救了自己?对了谢韵呢?她要是死了,自己所有的计划不都白做了?

    他不知道,在场有个人因为谢韵的失踪比他还急。

    “谢韵救上来了吗?”林伟光急切地问李丽娟。

    李丽娟心里这个气啊,我劳心劳肺地救你,你都不关心下我,一醒就问那个小妖精,当我是死人吗?

    心里再生气,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开口道:“我下水后水太急了根本就没看见谢韵,倒是看到你抽筋差点沉下去,就只能先救你。”说完装作身形不稳,一下把林伟光又给扑倒压在身下。

    林伟光一时不察被她压倒,女人发育良好的胸部跟他来了个亲密接触,因为衣服都湿了,感受更明显。林伟光不知道是尴尬还是气得,反正脸都红了。旁边看热闹的马歪嘴子本身就知道点内情,憋了好久终于逮到机会说话了:“这是刚刚没亲够,又接着抱上了,什么时候你们摆桌请客我们好过去喝喜酒。”

    李丽娟从来没像此刻这么喜欢马歪嘴子,狼狈地从林伟光身上爬起来:“大娘,你别这么说,让我跟林伟光以后怎么相处,我救他是因为他遇到危险,不是因为别的。”

    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不是因为别的?谁信?看她低头努力缩着胸脯,再怎么掩饰,湿漉漉的衣服还是暴露了身形。农村人保守,不管你是不是人工呼吸这光天化日的搂搂抱抱做出这样动作,男的可得负责,何况你一男的被人家女的豁出名声给救了。大家盯真林伟光的目光仿佛在说:你要是不认账,就是个真流氓。

    被真流氓的林伟光脸更红了,声音低不可闻:“我会好好感谢李丽娟的。”

    这时孙晓月挤开人群走了过来,解救了他:“林伟光、李丽娟到底怎么回事?谢韵怎么突然就掉到江里了,你们就站在他身后,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办?现在还没有找到人。支书说了,大队这段江水尤其险,里面有暗流,水性好的都有可能出事,谢韵不会出事了吧?”说完忍不住哭了起来。

    李丽娟不可能承认谢韵是被推下去的,如果找不到人,就更是死无对证了:“我怎么知道,我在后面站得好好的,谢韵没提住水桶,直接往前栽倒了,我跳下去时也只见她露个头出来,然后她就沉下去了。”

    林伟光受打击太大,喃喃低语:“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不知道会这样。”

    虽然现场发生这么多事,其实也仅仅过去不到一刻钟,谢韵看的差不多,不能让大家再接着担心。让顾铮先回去,顾铮不答应,说在这待着,看她没事再说。她都上来了,能有什么事?只是去拆穿虚伪人的假面具而已。

    “你真爱操心。”谢韵摇摇头。

    他要不爱操心,这会她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给她拾掇一下,造成一副刚上岸的样子:“说完赶紧回家,我给你煮点姜汤,别着凉了。”

    谢韵从下游拐弯处慢慢走过来,有村民率先看见了她,大喊:“人找到了!三丫头自己游上岸了。”

    “三丫头,你竟然能自己上来,真是太厉害了,你大哥我在这段江里都不能打包票能囫囵个的上来。”是个叫孙勇的村民,看到谢韵发自内心的喜悦,谢韵心里也暖暖的,回他一笑。

    王支书他们也急忙跑到她跟前,看到她没事都放下心:“三丫头,幸亏你福气大,没出什么事。对了你是怎么掉到江里的?你掉下水后,后面还有几个知青去救你,差点也跟着出事,你回头要好好感谢下人家。”丝毫没提村民也有人下江救她的事,王支书认为谢韵是红旗大队的自己人,自己人就不用谢来谢去。

    但谢韵却记在心里,回头要挨家感谢救她的人。但有的人吗……

    “我不是自己掉下去的,是被后面人推下去的。”谢韵恨恨地说。

    “什么?谁站在你身后?”王支书一听竟然有这种事,那还了得,竟然那么狠的心,推人下水,决不能轻饶了。

    孙晓月跟赵慧珍挤上前,孙晓月抱着谢韵激动地大哭:“太好了,谢韵你没出事。吓死我了,我们不会水,看你落水只能干着急。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李丽娟说她站在后面都不知道你怎么回事,你就往前栽倒,抓你都来不及。”

    “对呀,谢韵你在红旗大队这么多年,江边打水要注意什么你比我们清楚,怎么能犯这种低级错误。”赵慧珍也说。

    “你也知道我经常在江边打水,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至于我怎么掉下去的,应该问问我后面的人。”谢韵声音里蕴藏着怒火。

    李丽娟此刻披着不知谁贡献的一件干衣服,看到谢韵有些心虚,面上装出高兴:“谢韵太好了,你没事。你都不知道,我下水后,只看到你往下沉,还来不及游过去,你就被水流卷走了。”

    你不去演戏真是屈才了。谢韵走近问道:“你敢再重复一遍,我掉下去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吗?或者说你也是被推的那个?”谢韵又扫向林伟光,照理林伟光为了救她还差点出事,但是谢韵过来时连问都没问一声,大家都奇怪呢,难道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谢韵你太冤枉我了,我跟你又没仇推你干嘛?”李丽娟脸上有委屈跟愤怒。

    “哦,咱们站的台阶都是夯土筑的,虽然结实,但是这两天打水打得勤,尤其下面的台阶都有点被水弄湿了,我滑下去那么大的力道,台阶上能看见痕迹,村里人有经验,比照我站的位置试验下,看没有外力的情况下我能不能出事。”谢韵说着就让王支书找两个人跟她下去看看。

    李丽娟顿时慌乱起来,要是看出来什么,不是说明她在大家面前撒谎了吗?怎么办?到底道行还不够,她不由自主地看向林伟光,那眼神中的急切,站得远的可能没有看见,但近处的一些人还是有些明了。

    谢韵其实想诈一下她,真上钩了。

    真是蠢货!

    还没等谢韵转身,林伟光出声制止:“谢韵,对不起,是我下台阶太急了,没站稳扁担碰到了前面的李丽娟,李丽娟被碰到后也没站稳跟你有了点身体接触,才让你落水的。我刚刚太愧疚没回过神,还没来得急跟大家说,至于李丽娟为什么没说,可能是想替我隐瞒,我刚才被救上来有些虚弱,也没听到她怎么说。你能不能原谅我们?一看到你掉下水,我们俩想补救,立即跳下去救你,虽然没救到你。”他面色苍白,还虚弱地咳嗽了两声。解释得合情合理,而且确实为了救人差点也出事。

    确实他刚刚被问谢韵落水原因时,只说没想到会这样,也没说是不是他的原因造成的。李丽娟的撒谎动机就更好解释了,这不明摆着吗?她这一出又一出的恨不得都以身相许了,帮着隐瞒就更自然不过了。

    小白脸还有这种小白花演技。现场的人都相信了林伟光的解释,谢韵知道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了。这意外确实发生的合情合理,她要说林伟光是故意推她下水,拿什么证明,没有证人,靠嘴说呀?

    “李丽娟对你可真情深意中,你可千万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祝你俩天长地久。

    我谢韵从来都不是包子,能让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们都给我等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