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落水(一)
    今天终于轮到谢韵挑水浇地, 挑了一趟之后, 谢韵才觉得自己想得太容易了, 这活可真不轻松。

    从责任田到江边这一趟来回得走两里地, 还是坡地。这还是队里照顾,有的地更远更偏。空桶还好说,回程负重尽量要保持平稳,别让水洒太多, 要不这一趟就白挑了。只走了一个来回, 谢韵就觉得肩膀火辣辣的。这还是顾铮提前给她做了根新扁担, 量了她的身高, 合理地设计扁担跟挂钩的长短, 还在中间的位置, 用蒲草给她编了个草垫子,要不挑一天水肩膀得磨破了。

    就是做了这样的准备, 等谢韵把水挑到地头, 已经双腿发飘, 路都走不直溜了。今天她又跟知青分到一组,他们这伙不到30个人,今天的任务是一人浇一亩地。谢韵用瓢把桶里的水挨个浇到玉米苗上, 她都把桶里的水浇完了,后头才有人陆续挑着一担水回来。

    男知青还好, 这种强度还能接受。女知青就受不了, 一个个面上都累得哭唧唧的。一亩地得挑多少担水呀, 累死了。

    看到谢韵都浇完水了, 大家不是不吃惊,这不挑事的就蹦出来了。

    “谢韵,你可别偷工减料啊,队长说了,一棵秧子最少浇一瓢水,你别图省事就浇半瓢,验收的可都是老庄稼把式,一看就能看出来,到时验收不合格可要耽误了我们全组的成绩。”不用想就知道是王红英。

    “你看都没看见就说我浇半瓢,给人乱扣帽子你可真在行。要不要现在就过去找队长看看我是不是浇了满瓢?别眼睛成天盯着别人,看你桶里水洒得连半桶都不剩,今天收工浇不完可别耽误我们全组验收啊。”谢韵又把她的话还给了她。

    林伟光也替谢韵解围:“我回来得早,看到谢韵的水是满的,根本没洒多少出来,每棵苗的水都浇得足足的,王红英倒是你,要是以你现在的速度,今晚真是完不成任务。”

    有个叫闫光明的男知青也不耐烦:“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王红英你把嘴给闭紧了,活都干不过来谁还有时间听你在那瞎叫唤。”

    男知青里大部分人都点头,没事时候听你哼两声就当找个乐,娘的,都累死了还找事,真干不完活别指着我们帮你。

    李丽娟在身后恨恨地盯着谢韵跟林伟光,还说不是对那个小丫头有意思,她还没怎么着呢,你就第一个出头,就是亲哥也没把妹妹照顾得这么好。

    最后,不了了之。谢韵看孙晓月落在最后拖着桶回来,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帮她把桶里的水给浇完。

    “谢韵,我天天睡觉前都祈祷下雨,怎么老天没被我的虔诚感动呢?这挑水的活,可比秋收累多了。再不下雨,我们以后要天天挑水,我真是不想活了。”孙晓月的汗把刘海都打透了。

    “你这扁担不太好使,回头找村里的王宝贵帮你改一下。改完之后能更省力。”谢韵发现她的扁担垂下的钩太长,平地还行,在坡地走桶子都拖地了。

    浇完一轮,歇了一会,大家都起身去挑第二轮水。虽然干旱,因为水源地水流充足,江面的水位只是稍微有些下降,支持农业用水还是不成问题。大坝去年才修的,高出江面很多,谢韵他们取水,需要排队往下走十几步土台阶,才能下到江边,打好水后,再从另一条缓坡上去。谢韵正弯腰用桶子从江里提水,忽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加上手里还提着重物,只听到在旁边排队的孙晓月高声尖叫,人已落到水里。

    江水很深水流很急,她一掉下去就被水流往下游冲出去一段距离,谢韵即便穿越前泳技很好,但是现在还没到盛夏,上游高纬度下来的江水还是很凉,身体都僵了,不幸的是她又抽筋了,再待下去会有危险,深吸一口气,谢韵身子下沉,沉到尽可能深的位置,进了空间,隐约听到有几声落水的声音,别指着别人,先自救要紧。

    排在谢韵后面的李丽娟都懵了,她虽然有些嫉妒林伟光对谢韵好,但还没忌妒到要把她推下水的地步,她也是被推了一下,才控制不住前倾的身体碰到谢韵,但她比谢韵好点,起码手里没提着装满水的水桶而让重心降低,勉强稳住身体。看到身后之人迅速跳下水救人,她也是个心狠的,到时候怕要被追究责任,将计就计,仗着水性好,也立即跟着跳到水里。

    谢韵在空间里迅速揉搓四肢,缓解肌肉的僵硬。边搓边思考,以她遭灾的频率,今天这一出肯定不是有人无心之过。才消停了几天。不外乎就那么几个人,有什么要求你就不能当面大大方方地问:你家还有多少东西留下来?我能不能分点?真是烦死这帮贪心鬼。

    不能在空间里久待,还得早点上岸。因为谢韵的空间原地进出,离事发现场并不远,虽然只过去了三五分钟,岸上也应聚集了些人,现在都脱了棉衣,这样湿漉漉地上去,不太雅观。谢韵出来后,也没有上浮,想走远点再上岸,憋一口气,借着水流的力量,往东边潜去。

    江水不是很清,水里的能见度并不高,谢韵勉强能看清前方,见到自己前面游过来一个人,顾铮!

    顾铮第一时间看见谢韵落水,立即跳下去救她,他当时站的位置离谢韵出事的地方有些远,所以大家并没有发现他。亲眼看见谢韵身体沉入江里,顾铮心急如焚立即潜到水底,在谢韵落水的位置找了好久,没见她的身影,怕她被水流冲远,他又往下游的位置潜下去,还是没发现人。

    心情百转千回从焦急、失望到恐惧。早晨还在自己面前笑嘻嘻地保证她是钢铁战士肯定不会累趴下的小丫头,这会竟然不见了,他从没想象她突然从自己生命中消失掉的情景,从自己出事遇到她,她就像一团温暖的光照亮自己黑暗的前路,如果生活里没有了她,自己又要一个人在黑暗里跋涉他怕自己坚持不下去。他不想她出事,不放弃又转过身往回找去。

    谢韵还没从吃惊中回过神就被紧紧搂住了,紧得让她窒息,已经潜了一段时间,谢韵肺活量可没顾铮好,感觉怀里的人挣扎了一下,顾铮才从得而复失的惊喜中清醒过来,松开她,看她指了指水流的方向,立马会意,拉着她在水底往前游去,他记得前面有个大转弯,谢韵游了一会实在撑不下去了,眼看快到转弯了,顾铮犹豫了一下,拉过谢韵贴上她的嘴,给她渡了一口气。被渡气的谢韵险些呛到,前世她还从没跟异性有什么亲密接触,这算是间接接吻吗?这会心跳有点快怎么回事?一定是吓的,对一定是。

    很快,他们在大江转弯的地方上了岸。

    顾铮猜她往这边游是不想让大家看到她湿漉漉显出身形的样子,也不看她,把她推向岸边的草丛,让她把自己打理好。

    谢韵赶紧把衣服跟头发的水拧干,好在今天晴天温度不算低,穿着湿衣服也不算冷。顾铮也把自己收拾好了。谢韵纳闷:“你怎么在这里?”

    “我担心你第一天挑水不适应,过来看看你,没想到刚到江边就发现你掉水里。你怎么就没消停的时候。”顾铮这会还有些后怕。

    是我不消停吗?是有人想让我不消停。谢韵没好气地开口:“不是我没站稳,我是被人从后面推下去的。”

    顾铮的眼神瞬间变得锋利:“有人推你?”竟然敢伤害他的小姑娘,谁给的胆子!

    “先别回去,找个地看看现场能不能发现些情况。知道你后面都站着谁吗?”

    “我只知道我后面排着的是李丽娟,一般台阶上都上下站了四五个人,其他人没注意。”谢韵说道。

    “不一定就是离你最近的,你们一排人,离得都不远,站在后面的人通过前面人间接害你也都有可能,走,这会他们人都在,看看去。”顾铮拉着谢韵找到一个适合隐的位置,能看清岸边的情形。

    村里在别的地方干活的人听说有人落水了,这会刚聚到岸边,现场人很多。谢韵看到孙晓月在抹眼泪,赵慧珍的面上有些焦急,连王红英都露出担心的神情。

    刚赶过来的支书正在安排人往下游看看,马歪嘴子跟村里的几个妇女在指指点点,有一些人在摇头,意思好像是这会还没发现人,肯定是没救了。

    这会江里还有几个人在找她。不对?好像不是找她,好像是在救人?自己落水后,最先跳下去救她的人,好像也有人抽筋了,后下去的人,在救先跳下去的人。

    他们这一段的江水向来很急,但凡家里有孩子的人家都跟孩子嘱咐无数遍,冬天玩冰可以,但是千万不能玩水,哪怕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不行。

    今天先跳下去的男知青就不怎么清楚江里的情形,一下去之后,才知道这可不是他们熟悉的平缓的大河,再加上冷水一激,一下去就抽筋了,人没救成反而成了被人救的那个。

    看到被救上岸的其中一人和拖他上岸的人,谢韵杏眼都瞪圆了,这是什么情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