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赵慧珍来访
    林伟光躺在男知青宿舍的大通铺上, 两旁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他睁着双眼毫无睡意, 觉得自己走了步臭棋, 当初真不应该找上李丽娟。他知道李丽娟对自己有点意思,就顺水推舟让她帮自己盯着女知青那边,编了借口说怕人抢回城名额,其实他是怀疑知青里尤其是女知青那边也有人在打谢韵的主意。想查查是谁?

    可这件事给了李丽娟误导, 以为自己对她也有好感, 信任她才让她帮忙, 越发想当然地认为两人适合结成革命伴侣, 哪怕不能提前回城, 在乡下也可以结婚一起生活。知青里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所以对自己占有欲越来越强, 开始管东管西,难缠得很。

    他还有事情没有办成, 怎么可能结婚?结婚也不可能找她那种平庸的人, 要找也要找赵慧珍那样的长得好、性格也好的人。

    他从去年年末就一直在怀疑知青里有人跟自己的目的一样, 男知青他留意过,可能性不大,女知青里会是谁呢?

    谢韵虽然知道了林伟光跟李丽娟的事情, 只在心里更加警醒,日子该怎样过还怎样过, 别为了抓个坏人就成天惶惶不可终日, 那就本末倒置了。

    只是马歪嘴子不时对自己挤眉弄眼地作怪让她很无语。有回孙晓月看到还好心提醒:“大娘, 你嘴歪了那么多年了, 现在才靠脸部运动调整,是没有效果的。”马歪嘴子气得嘴都抿成耐克标了。

    ——————————————————

    谢韵收工早,晚饭桌上的菜色很丰盛。谢韵院前有棵香椿树,不快点吃几天就长老了,摘了好些放空间,又腌了一小坛子。今天回来摘了一些焯水切碎打上两个鸡蛋,摊鸡蛋饼,做了好几回大家都很喜欢,地里的小葱、水萝卜、生菜洗了大盘蘸酱,新下来的小菠菜只需要点点姜末调味打成汤就特别鲜,还有谢韵晒的小鱼干、虾干放一点油煎香特别下饭。主食做了土豆饼跟苞米粥。满桌红红绿绿,农家饭菜既简单美味又不失营养。

    顾铮他们干了一下午活,饥肠辘辘,猛吃了一会才放慢速度。老吴叹气:“这天气真有些不好,开春到现在也没下雨,我们这些天挖得也不浅,那么涝的地方,现在才浅浅一层水渗出来,水位下降得厉害。”

    老宋点头,确实不正常。

    “确实太干了,大队水田还好,本身地势低,放水方便。旱地我们开春种下的作物现在缺水厉害,长得都没有往年好,大队干部研究了一下,从下周开始队里上工的除了年龄特别大干不动的,要轮流去江边挑水浇地。”谢韵说了下队里的情况。

    “队里就不能用车拉水,非要人工去挑。”顾铮心疼谢韵小身板。

    “队里旱地太多,而且分散,有些地比较偏,车进不去,再说大家轮流,又不是天天挑。”谢韵觉得自己都有小肌肉了挑水不在话下。

    一天傍晚,谢韵在队里干完活着急回家喂猪,刚把猪食拌上,后脚孙晓月竟然带着赵慧珍来了。

    孙晓月来她不稀奇,赵慧珍竟然主动过来,真是稀客。

    “谢韵,你给我的小鱼干我分了些给同屋的人吃,赵慧珍也觉得特别好吃。她想问问你怎么晒得那么有嚼劲,想做一些寄给家里。正好我也想学,我爸妈要是吃到我亲手给他们做的小鱼干不得美死呀。”都是省城来的知青,孙晓月跟赵慧珍因为是同一批过来的关系很好。

    “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跟吃的有关,小鱼干要晒也简单,我都是调好味腌制好,上锅轻蒸一下,再阴晒,那样味道最好。最近一直没下雨干燥的很,咱们这春天风大,所以很快就能风干好。想吃拿油煎酥就可以了。

    黄鲫鱼晒起来最好吃,胖头鱼味道差些但嚼劲大,要买最好去市里的副食品商店,县里供销社不常有,不定什么时候能碰上。最方便能买着的地方吗……”谢韵跟孙晓月眨眨眼。

    孙晓月嘿嘿笑起来,知青对黑市也不陌生,尤其是她,馋了经常偷着去黑市弄点东西解解馋。

    赵慧娟冰雪聪明,也秒懂。“谢韵没想到你年龄比我们小,做起吃的比我们厉害多了,真是谢谢你。我弟弟人小嘴还馋,每月家里肉票都不够他一个人吃,我做好给他寄回去打打牙祭。”

    谢韵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你家也是省城的吧,晓月住西城,你家住哪个区?”

    还没等赵慧娟回答,孙晓月张嘴就说了出来:“谢韵我记得你跟我说你家原先住省政府旁边是吧,那兴许离赵慧娟家不远。她家现在也住那附近。”

    赵慧娟听到后,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我家或者说我原先的家,你们在省城应该知道,就是省政府后面那个大公园西门对面,我爷爷当年盖的那个三层小洋楼。我家人出事后就被封了,上回听林伟光探亲回来说,好像现在也有一些人陆续搬进去住了。”谢韵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怅惘。

    赵慧娟有些为难地开口道:“谢韵,我不知说出来会不会让你心里有想法,其实两年多前我爸单位调整住房,就分到你家被收回的房子,现在我们一家住在二楼最西边那三间屋子。”

    谢韵面上不显,心里却不平静,她有想法,太有想法了,这也太巧了吧,那么多机关单位工作人员怎么就你家分进去了,而且你还来我老家插队?

    赵慧珍这个人,连谢韵用后世的眼光都挑不出什么缺点。五官很漂亮,天天在太阳底下干活,也没晒黑,皮肤白白净净的。性格很好,待人接物让人如沐春风。身上隐隐有股子自信,能让她从周边人群中脱颖而出,让人印象深刻。而且,谢韵觉得她城府很深。

    赵慧珍才应该是那种女主式的人物吧?可别是什么反面女主。

    想了这么多,可说出口的却是:“我没多想,是你想多了,我户口都落回来了,已经是红旗大队的人了,回省城是不用想了。既然房子被政府收回,就不是我的了,这事跟你们也没有关系,你们改善下居住环境岂不是很好,你要说二楼西面,那处不错,有一个外探的阳台,稍微改一下,还能多间屋子。”

    孙晓月觉得自己冒冒失失多嘴了,有些懊恼:“谢韵,你别担心,现在只是一时的,凭你的能力自然能过上好生活。”

    赵慧珍仿佛松了一口气:“谢韵你真让我佩服,没想到你能这么豁达,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说的,但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怕惹你生气跟伤心。我年龄比你大几岁,以后你叫我赵姐吧,你要有什么困难来找我,我能做到的绝不会推辞。知青那边有人找你麻烦你也别怕,王红英她们就是能喊两句口号,其实都是纸老虎。”

    孙晓月也嘻嘻哈哈地应和:“王红英前几天在宿舍里说刘爱珍雪花膏抹得多,是跟现在提倡的勤俭节约唱反调,思想落伍。刘爱珍说‘那你那块新手表也别带吧,100多块钱呢,多浪费。’两人就吵了起来,最后又是李丽娟给拉开的,你说她怎么就那么听李丽娟的劝呢?”

    赵慧珍猜测:“可能她俩是同一批的,再加上啊,李丽娟别看平时摆大姐架子,看着挺成熟稳重,其实啊这里……”她指指自己的脑袋,“跟王红英半斤八两。”

    孙晓月捂嘴吃吃地笑:“说到李丽娟,谢韵我可提醒你呀,我们都看出来了,她对林伟光可是热心得很,你可要小心啊,她背后给你穿小鞋。”

    “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爱喜欢谁就喜欢谁?”谢韵因为从马歪嘴子那张歪嘴里早就得到了消息,所以并不吃惊,但她对自己的靶子体质很无奈。

    “怎么没有关系?来我看看,呦!咱谢韵可真是个小美人,这小脸嫩得都能掐出水来了,我要是男的我也喜欢你这样的。怪不得林伟光爱往你身前凑,那眼力价都用你身上了。”孙晓月手捏了一把谢韵滑不溜秋的小脸,手感真好。

    赵慧珍目光顿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我以前又瘦又小的,再加上于会计刁难我,有些活我实在干不下来,林伟光可能看不过眼帮了我几次。可今年你们也看到了,我不但长个子了,队里的活也不那么累,我都跟林伟光说过好几次,不用他帮忙,我能干过来,可他就是不听劝,我也不是没听到大家的调侃,我也很烦,要不你们帮我想想办法?”谢韵皱起眉头,表示很苦恼。林伟光要是再听不懂人话,她没准忍不住要武力解决。

    “林伟光跟我们都是省城人,谢韵你小时候会不会认识他?”赵慧珍倒是犀利。

    “我真是不认识他,跟他在咱们大队才第一次见。”谢韵记忆里确实没这号人。

    “兴许是他的长辈认识你呢?只是不方便说出来,嘱咐他多关照你。”赵慧珍接着猜测。

    是吗?那他真听话,“关照”得很尽心尽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