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女侠被训
    说干就干, 早弄回来顾铮就能少出点汗。谢韵趁着队里放了半天假, 说要去买东西, 来到县城收购站。她从筐里拿出晒干的野菜要卖钱, 柜台的人不耐烦地打发她,野菜干最近太多了他们不收。后面又进来个人,挖了根品相很不错的山参,收购站的工作人员都凑在跟前品头论足, 接待她的那个人也撇下她去凑热闹。

    谢韵趁他们不备, 快速地穿过后门, 跑到放东西的后院。仓库门口放了5辆单轱辘推车, 谢韵挑了个看起来最结实的迅速收到空间, 屋里的人还没结束讨论, 偷完车的谢韵大大方方地从大门走出去。

    谢韵跟顾铮有个接头地点,是上回谢韵被绑架, 顾铮找好的路线, 在县城跟红旗大队中间一个隐蔽的位置, 顾铮嘱咐谢韵去县里回来就在那等着他,他帮她把东西从山上带回去,虽然绕很远的路, 但他常年在部队训练走山路跟走平地没什么区别,还能提前避开人, 没必要让谢韵从村里大包小卷地过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谢韵早早地等在那里, 先兴奋地把推车放出来, 又把一些吃用的东西放在推车上, 美滋滋地想顾铮看到车一定夸她能干。过了一会顾铮快步过来,看到停在地上的推车,不但没高兴,脸还阴沉得可怕,抓着谢韵的胳膊沉声问:“哪来的?这东西虽然不算稀奇要买也得大队以集体名义去买,你怎么可能买到?”

    谢韵的胳膊都被抓疼了,也生气了:“偷的。”

    顾铮听她说完,声音冷下来:“你这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先不说你这样道德不道德,你要是当场被抓住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你能承受的起吗?”

    谢韵反驳他:“我就是有信心不被抓,收购站也用不上那么多,都停在那闲着,我去拿一辆给你们用用怎么了,我这叫社会资源合理地再次分配。”

    顾铮被她振振有词气坏了,开口教训她:“你还有理了,不管有怎么样的理由偷东西就是不对,你父母要是知道你变成现在这样得多失望。”

    不提父母还好,一提父母谢韵眼圈都红了,她堂堂一个富二代穿来这么个破地方,要啥没啥,还有一堆烂事,活得多累。她好心给他弄辆车推土,还被他凶。她怎么不知道偷东西不对,可她就是买不到怎么办?

    “我能不知道这么做不对吗?可是你肩膀烫伤那块皮都没长好,天天被扁担磨得出血都粘到衣服上了,别以为我没看到。我就是不想你每天回来脱个衣服还得皱着眉轻轻往下撕。你还凶我,我就是不想你那么累。”像只愤怒的小兽,委屈地眼泪含眼圈,倔强地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掉下来了。

    她是心疼他才这么做,自己怕她出事刚才太急躁了,小姑娘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掉过眼泪,顾铮心里又酸又软,揽过她环住她的肩膀,声音放柔和:“傻丫头,男人留点汗留点血算什么?你要是因为帮我偷车而出了事,要让我怎么办?答应我,以后再不做这样危险的事好不好?”

    谢韵扑到他怀里,声音哽咽:“其实我就是不明白,现在什么是我的、我们的、你的、你们的、他的、他们的?比如我在省城的房子,是全家人花了好多心思一点点建成的家,转眼别人不用花一分钱就住了进去。那他们跟我今天没用钱得到一辆车有什么区别?别说他们有理由,我也有理由啊?”

    顾铮摸了摸她的头:“我也有困惑,老吴、老宋都有,但是别让偏激的思想蒙蔽了双眼,做了不该做的事,相信未来总有弄明白的一天。”

    谢韵其实明白,也知道未来怎样。她今天确实冲动了,有些膨胀跟想当然。超级英雄们尚且不能随心所欲,何况自己只是个平凡的小人物,以为有点金手指就能当女侠?拿东西不给钱?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可推车我都弄出来了,这会应该被发现了,我再送回去就羊入虎口了。你能不能先用着,以后有机会我再把这个推车想办法作价补偿给收购站。”谢韵仰着头跟顾铮商量。她想着去山上看看能不能也挖个参,给收购站送去,大不了不像今天那个人一张嘴就要500块还不接受压价。

    顾铮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会笑她,你以为人参跟大白菜一样啊,他天天上山都没见着一棵。心里记下这事,自己以后找机会给收购站一些补偿。

    并没把车推回家,在荒草甸子附近找了个地方把车藏了起来,许良第二天干活时看到问顾铮,顾铮只说有人送过来的,没有细说,许良脑补出顾铮上面认识的人可怜他干活辛苦特意偷偷给配的。

    自从出了推车的事情,顾铮对谢韵更加关心,虽然得到她的保证,他知道这姑娘是个胆子大的,得看好了,生怕她又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来。

    另一方面,他对谢韵也更加不保留,自己的家事有时候也会对谢韵说上一说。

    于是谢韵就知道了:家里出事时,顾铮的奶奶受到刺激去世了。就在前几天,他收到消息他爷爷跟父亲现在在一起,只是接受审查,没遭什么罪,家里其他人也都还好。他父亲是家里的老大,他还有两个叔叔跟两个姑姑。他是长孙,出事之前在那个有着光辉历史的铁军当侦查连长。他喜欢部队的生活,出事对他最大的打击不是信任的人的背叛而是要被迫离开军营。

    一段美好的关系就是从相互了解开始。

    家里上次从县城拿回来的鸡蛋都吃没了,小鸡虽然长得快,但要下蛋还得过段时间。谢韵往兜里揣点零钱去大胖家,大家也没时间老往县里跑,有时候谁家鸡蛋攒得多,也私下偷偷卖点给村里人。大胖奶奶鸡鸭伺候得好,下蛋下得勤,谢韵想去买点回去添菜。

    还没进大胖家,听到马歪嘴子在隔壁院子里骂她小女儿,从于会计老婆那惹的气都发泄在小女儿身上,就从没听到她对家里男人呼天喝地的。

    从木杖子缝看到谢韵的身影,马歪嘴子也不骂人了,朝谢韵猛招手:“三丫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对马歪嘴子这种滚刀肉谢韵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她自认恩怨分明,她姑娘陷害她,马歪嘴子并不知道,所以并没拿她当仇人。

    谢韵心说你能有什么好话?白天干活加吵架,歇了工也不消停,这种人真是天生的精力旺盛。不想搭理她,她还来劲,直接出了院子,拽住谢韵:“大娘叫你没听见啊?你这耳朵怎么跟于小勇一样,有病得赶紧治啊。”

    你才聋呢!越近瞅越觉得马歪嘴子那张嘴歪得实在是厉害,配上那双绿豆眼跟大板牙,看过一次就得好好洗洗眼,她家俩姑娘没遗传她的长相真是幸运。

    谢韵实在受不了视觉上的冲击,移开点目光问道:“大娘,你到底啥事快说,我还得去大胖家。”

    “当然有事了。”马歪嘴子小眼睛乱转愈发神神叨叨。

    看她这样,谢韵倒提起点兴致,这人别看眼睛不大,可一点不漏神,而且那嘴也是个歪的漏斗藏不住话。

    “大娘看你跟村里的那个男知青走的近乎,叫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姓林的。我看他老帮你干活,还帮你说话,是不是看上你了?要不是对你有意思,怎么没见着他帮我干干活?

    大娘跟你说,这人呀你可得看紧了,大娘今天我图近便从后山小道绕回家,你猜大娘看见什么了?呦!那个林知青跟一个女知青在后山吵架,就是那个叫李丽娟的,她我可认识,我们家三闺女不就是作风出了点问题吗,她跟那个姓王的每回看到我就拿眼睛斜楞我,就她们那样的成天鼻孔朝天看不上这看不上那的,私底下谁知道是什么德行?最烦她们这样的……”

    歪嘴漏风,吐沫星子都喷她脸上了,谢韵赶紧出声打断:“大娘,你还是赶紧说说你到底看到他们俩怎么的了?”

    “哦,对了。我看见他俩在吵架,大娘我老聪明了,知青院那么大地方,至于见不得人跑后山吵架吗?肯定有猫腻,就停下来听了一听。不听不知道,竟然还跟你有关,你猜怎么着?那个李丽娟警告那个男知青,让他离你远点,别老往你跟前凑,说你是个灾星,最是容易遭灾。如果他再跟你来往,她就不帮他了。”

    帮林伟光?帮什么呢?谢韵有些疑惑?

    马歪嘴子捅捅她:“可别说大娘不帮你啊,怎么你也是咱红旗大队的人,你可得把人看紧了,如果让那个外头的小狐狸精把人给撬了去可有你哭的时候。”

    “大娘,你真想多了,林伟光这个人就是个热心肠,看我干不动活,主动搭了把手,他对我可没那个意思,我才多大呀。”说得嘴都干了,马歪嘴子就是不相信,谢韵也无语了,对这种脑补帝你能拿她怎么办?

    谢韵从大胖家买完鸡蛋回来,还一直在想马歪嘴子跟她说的话,对那个李丽娟了解并不多,就知道她跟王红英走得近,跟自己是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的那种关系。

    好像孙晓月说过,她在宿舍人缘不错,经常当调解员,有时候王红英跟别人吵架,就李丽娟能拉开,王红英别人不听,只听她的劝。

    没看到过她跟林伟光平时很熟念的样子呀?怎么还搞起地下工作了这是?

    那林伟光让她帮什么忙呢?或者她又能帮上林伟光什么忙?事关林伟光,谢韵也不得不多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