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绑架后续
    谢韵跟谢春杏先后单独被叫到办公室录笔录。一个相貌和蔼的中年公安问谢韵:“小谢同志, 我们找到你所说的人贩子藏身的山洞的时候, 这两个人在现场被绑得严实, 刚刚提审他们, 供述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出手把他们制住的,你在山里逃跑的时候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谢韵装傻摇头。

    公安也没有从谢春杏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疑惑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他们都想不到的地方,竟然被那个人找到, 而且还能把两个强壮的人贩子给收拾了, 难道是附近出来猎山鸡的农民?也没别人啊, 看来老百姓中间真是卧虎藏龙啊。

    呵呵, 我家顾哥哥确实是只虎, 只是不小心着了道, 被狗给欺负了。

    从公安局出来,谢家人要带谢春杏去医院检查身体, 支书也跟着去了。

    谢韵自己一个人回村, 走到跟顾铮约好的地点, 老远就看到他在暮色中笔直挺立的身影,有个人等着自己的感觉真好,谢韵心情顿时飞扬起来, 欢快地向他跑去:“顾铮你来多久了?”

    顾铮没回她,接过她身后的背篓, 好家伙, 看来这段时间没白练, 背这么沉的东西还能跑这么快。

    身旁的小丫头声音嘎巴溜脆地把今天遇到的事情跟他学了一遍:“你不知道啊, 谢春杏被虫子咬的呀,我敢保证她妈、她爸第一眼都没认出来。

    我跟谢春杏她妈还吵了一架,把她妈给气得直捶胸,真解气。

    你饿不饿,我给你拿包子吃,白菜肉馅的,可好吃了,别舍不得,国营饭店今天发善心竟然卖肉馅包子,我买了好多,大家都有。我还给你们买了胶鞋,你们干活那地太潮,现在天冷,光脚容易受寒,我还买了……”

    顾铮安静地听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奇怪以前家里的姐妹在一起说话他还嫌她们聒噪,但听小丫头像个小管家婆一样细细地替他们几个人打算,怎么这么窝心。小姑娘总是活泼泼,大眼睛亮晶晶,像一棵生气勃勃的小树。那双忽闪的大眼睛里有一团光,连他向来清冷的心都在那团光里升了温。

    ————————————————

    老吃玉米饼子也吃腻了,谢韵看今天收工早,正准备发点面做玉米发糕,黑子叫了起来,谢春杏走了进来,她竟然还有脸来?

    “脸都撕破了,我认为我们已经绝交了。”谢春杏经过几天修养,脸上总算消了肿,血痂还在,希望能留疤,谢韵不厚道地想。

    “三妹,我这两天病才好,今天专门过来是跟你道歉的,我那天情急之下脑袋有些错乱,说了不该说的话,伤害了你,实在对不起。”谢春杏还给谢韵鞠了个躬。

    假模假式的人竟干虚头巴脑的事。“谢春杏我一点也不相信你的话,我只相信越是危机时刻越能考验一个人的人品,你自己什么样不用我再给你提醒了吧,以后见面就当不认识吧。你过来,我有点话最后想留给你。”

    谢春杏觉得谢韵脸上的笑怎么有些不怀好意,但是她今天就是本着修复关系来的,说点不好听的她就受着吧。

    谢韵凑近谢春杏耳边:“我的好二姐,不假思索的话有时候往往也是大实话,你肯定在心里也认定我有好东西藏着是吧?你成天上蹿下跳地不也是为了那点利吗?我不怕跟你说,东西我还真有,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找到了。”说完还冲谢春杏眨眨眼,怎么看怎么像诱惑人干坏事的小狐狸。

    小狐狸转过头就翻脸:“黑子,出来!来个不认识的人竟然不知道往外撵。”

    黑子:怪我喽。看到谢春杏被狗追,谢韵觉得虽然自己放狗咬人比较幼稚,但是很开心很解气是怎么回事?每回看到谢春杏自认为遮掩很成功的探究眼神,谢韵都能恶心够呛,告诉你又怎样?谢爷爷费那么大劲能不妨着你家?老猫不在了,我这只小猫就勉强逗逗你们这群爱找洞的耗子玩玩。

    解了气的谢韵,晚上给大家做了个硬菜“锅包肉”,村里有人家娶媳妇杀猪,谢韵去买了块里脊,切大片挂糊复炸两遍,勾上糖醋汁芡,口味酸甜,一咬酥脆。小土豆煮熟去皮,锅里放少许油,煎到表面焦黄撒上自制的调料,干巴锅小土豆比肉不差啥。还有晒得微干的鲅鱼上锅蒸熟跟玉米发糕是绝配。顾铮几人觉得累了一天吃上这样美味的饭菜疲劳都神奇地消退了。

    谢韵去年刚来时那两只鸡老是喂得不及时,所以被谢韵送空间人道毁灭了。从周大娘那换了5只小鸡,1只公的4只母的,现在政策宽松多了,每家可以养5只鸡跟2头猪,谢韵又打听村里的人,买了两头小黑猪崽回来。老吴说有种水草猪爱吃,村里人都去割拿回去喂猪。于是顾铮每天都给她割一担草,大家挖土时翻出来的蚯蚓、虫子也拿回来给她喂鸡。

    后院的自留地被顾铮翻好,谢韵找来原身保存的种子,种上菠菜、小白菜、水萝卜等春季应季蔬菜。

    顾铮还给她挖了一直心心念念的地窖,最令她高兴的是,“顾能干”还帮她把厕所给重修了一下,上山凿了块山石铺了厕所的坑洞,里外收拾的整齐又干净,如果不是怕有往老干部方向发展的某男吓着,谢韵真想亲他一口以示感谢。

    红旗大队谢韵的家逐渐有了农家小院的兴旺。

    谢韵跟队里出工的人也进入春耕的繁忙阶段,施头遍肥,种玉米、种大豆、种各种东西……给水稻育秧。

    谢韵干完活,正坐在地头休息,知青孙晓月跑到她身旁:“谢韵,干完活一起去挖野菜吧,你上次做的荠菜馅饺子真好吃。我昨天做梦还梦到了,都给馋醒了。”

    孙晓月就是谢韵在邮局碰到的那个家里每月会给她寄麦乳精的姑娘。谢韵想找人打听知青的事情,原先想找赵慧珍当突破口,但是谢韵观察她好久,发现这姑娘年纪不大20出头,但是这情商是自己这个生气放狗咬人的直脾气对付不来的,她跟谁关系都很好,说话办事滴水不漏,沉稳自信,这种人放到后世也是白骨精级别的。如果她要是自己的敌人,谢韵得头疼死。

    孙晓月就不同,自小良好的成长环境让这姑娘单纯乐天又大大咧咧,谢韵不是利用她,而是真的很喜欢她,把她当朋友。孙晓月也不在乎谢韵什么出身,尤其是谢韵还隔三岔五给她带来自己做的好吃的,把一个吃货的心瞬间点亮。在这里待了两年,干活累她还能忍,最受不了的是吃食单调,天天苞米粥加烀地瓜,觉得自己喘的气都是苞米味跟地瓜味的。

    “好啊,跟我回我家那片采吧,采完你就在我家直接吃。”谢韵提议。

    “好啊,好啊,你不知道我们那轮流做饭,赶上手艺好点的还行,但要遇到王红英那样的,熬个苞米粥都能有股糊味,今天好像是柳丽做饭,她那手艺跟王红英能有一拼。”孙晓月吐槽。

    两人说定了正要走,林伟光从后面跟上来:“你们要去采野菜呀,天暖和山上蛇都出洞了,我陪你们一起吧,你们两个小姑娘别被咬了。”

    谢韵心说你比蛇还可怕。还不等谢韵拒绝,孙晓月被吓地直点头:“林伟光你真好,我最怕蛇了。”

    得,都被发好人卡了,只能让他跟着了,最近这家伙没什么动静,先看看也好。

    三个人采了婆婆丁、荠菜、灰灰菜,回到谢韵那里。家里还有些豆腐,做了个荠菜豆腐汤,灰灰菜撒上玉米面直接上锅蒸熟蘸蒜汁吃,婆婆丁洗干净蘸酱生吃去去火。

    林伟光全程表现良好,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能只想单纯地刷刷存在感。孙晓月跟林伟光两个人吃完了野菜宴往外走,正好看到干完活回来的顾铮几人。

    顾铮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与林伟光对视了一瞬。林伟光被顾铮眸子里的冷意震住,这个男人不简单。问谢韵:“你平时跟他们都有接触吗?他们都是犯过错误的,你最好少来往,省得被影响。”

    孙晓月不同意:“难道他们这些人里面就没有被冤枉的吗?我们学校的校长就是一个品德跟学问极高的人,现在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劳动呢。刚看到那个戴眼镜的大爷,估计就是个老师之类的,干了一天活,累得都直不起腰了。你可以不同情他们,但他们只是在这里劳动反思,并不是罪人。”

    还是孙晓月对自己的胃口。林伟光讪讪闭嘴。谢韵想要是王红英那伙人在,这会估计得辩个昏天暗地。

    刚刚做野菜的时候面都发好了,谢韵很快地蒸了一锅野菜窝窝头,顾铮吃饭的时候问谢韵:“刚才你院子里那个男的是谁?”

    “村里的知青,叫林伟光,平时很是帮忙。”谢韵回他。林伟光的事情暂时还不想拿出来跟大家说。

    “有什么事情我帮你干了,他不像好人。”他眼力不差,那个男的眼神不正,人品待查。可不能让小丫头被小白脸给骗了。

    “顾铮,我看你怎么像老母鸡护小鸡仔,生怕小鸡仔被坏狐狸叼走。”许良打趣。

    “你这么闲,我看今天挖出来的那堆土明天由你挑走好了。”还有心情打趣他看来没累着。

    老宋感叹:“我们三个都不中用,我想帮点忙,这条腿还使不上力。累活都是顾铮干的,这段时间真是把他累坏了。”

    “我不累。”顾铮一向言简意赅。他又不傻,干活也会悠着点,小丫头心疼他,还给他不时开个小灶,并没有比在部队训练时累多少。

    不说老吴,就是许良都有点不好意思,上面规定了挖塘的进度,他们三个真的是托顾铮的福才勉强完成土方量。

    “上面真是的,也不给配个推土的车。”许良抱怨。

    谢韵转了转眼珠,村子里目标太大,县里的农产品收购站就有好多推车,她劫富济贫的小心思又开始蠢蠢欲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