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绑架(二)
    通往县城的路是出了村子一直往东, 顾铮牵着黑子一直在离主路不远的树丛间快速穿行。好在出来搜索的人都分散开, 有时遇到一两个他便领着黑子提前避开。走了快半个钟头看到村民所说的光头山下面那个废弃的房子, 人应该是在那里失踪的。此时现场勘察完已经没人了。

    顾铮仔细搜查了现场及路边的草丛, 忽然在路边看到一件眼熟的事物。那是听谢韵说她喜欢小猫,自己找来柔韧的蒲苇给她编了一只,她一直特别喜欢,经常拿在手里把玩。此刻小猫被踩扁了脑袋, 不知道被谁无意踢到路边的草丛里, 跟那些还没彻底泛青的草混成一色, 无心之人很难发现。

    看到小猫, 顾铮心更急, 看来小丫头确实也在现场一起被绑走了, 只是村里人都不知道而已。村里人都说绑完人后歹徒直接把人拖上山了,但这么多人找了这么久一点收获都没有, 会不会找错了方向?

    顾铮看着眼前的地形, 这块地段是两山夹一江, 他站的位置在江北,江的南边也是丘陵为主,没有人居住, 都是些荒山,因为潮湿长满高高的灌木。

    他牵着黑子往岸边走去, 黑子来到这里一直很焦躁, 方向感也迷失了, 显然现场被做了手脚干扰犬类辨别方向, 看来这帮歹徒躲避追踪的经验很丰富。

    他在岸边仔细搜寻,试图找找线索,慢慢真是有了发现。虽然有人试图在走动过后扶正被踩倒的荒草,遮掩痕迹,但这并不能躲过一个优秀的侦查兵的双眼。歹徒使了个迷惑手段,竟然把人带到江对面。任凭搜寻的人把北面的山都翻过来也不可能找到人。

    顾铮毫不犹豫跳进江里,黑子随后也跟着跳了下去。上岸顾不得拧干身上的水,一人一狗在离岸边50米处的草堆里发现藏在里面的小船,船底部是湿的说明不久前使用过,看来小丫头真是被带过江了。但是面前的山面积可不小,过去一个上午了,不知道歹徒把人带走多远,好在他们认为过江安全了,痕迹掩盖得有些潦草,还能辨认出来。

    顾铮虽急,也只能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判断搜寻方向。

    山洞里,谢韵虽然让谢春杏吐出的话语弄得有些烦躁,她表面上先是装出被歪曲过的事实激怒的表情,后来又摆出懒得搭理地不屑,对着那个年长的说:“她一出又一出,我现在也无话可说。不过以她刚才的表现,我想你也不难看出这又是她的一次拖延之举,你要真信了她的话,半道让她跑了,她再次向公安机关见义勇为一把,又不是不可能。”

    “她在骗你们,她心眼最多了。”谢春杏在一旁着急的喊。

    “再多有你多吗?我的好二姐?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家的老宅早就被她爷爷奶奶霸占了,现在他们一大家子都住在里面,我被净身出户赶到村边住小破草房。这个不难打听,你问外村的他们也都知道。至于有没有宝贝留给我,明摆着不是在老宅吗?至于她家找没找到?我建议你们把她拉出去问问,我不想听结果,省的心痛。”就你会编,我也会!

    “大哥,这是个机会啊。我们有了东西,往边界走逃出国都行,妈的,我受够成天跟个丧家犬似的被人追来追去的日子了。”年轻叫顺子的有些心动了。

    岁数大的瞪了他一眼,又阴狠地看了一眼谢韵跟谢春杏:“想耍什么花招,趁早把心思给我歇了,我老郭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公安一直都拿我没办法,如果不是碰上你这个臭□□,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所以,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们俩都给我老实点,否则没有好果子吃。”对顺子使了个眼色:“走!出去说!”说完率先出了山洞。

    妈呀,可算是出去了。谢韵早就把手上的绳子磨开了,威胁谢春杏:“要想逃,最好把嘴给我闭上。他们还没走远。”

    迅速把脚脖子上的绳子解开,对谢春杏努嘴:“转过去我帮你解开。”

    谢韵会帮谢春杏解绳子吗?谢韵:我特么又不是圣母转世,不杀你是心里有底线,要不这会刀都□□嘴里了。

    谢春杏没想到谢韵不但没帮她解开绳子,竟然还用绳子把她的嘴紧紧勒住,愤恨地瞪向谢韵。谢韵附在她耳边:“你不是爱瞎逼逼吗?憋着吧!一会被人划脸估计那两个人也不爱听你那杀猪叫,我就当做个好事了。”

    边说话,边在谢春杏头发上抹了些蜂蜜。

    说完,小心迈步朝山洞口走去,谢韵探头出去,并没有发现那两个人的身影,隔壁山洞传来说话声。

    她轻轻挪动脚步走到山洞口不远处一个石堆处。她不准备跑路,这地在哪她都不知道,地形不熟,跑了轻易就会被抓到,这俩个人跟她先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样,身强体壮还心狠手辣,一个她勉强对付,两个?她还是老实待着再伺机而为吧。

    那两个人交谈了十分钟才出来回到关她们的山洞,谢韵并没有进空间,进去之后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先看看再说。那两个人进去之后竟然发现谢韵不见了,另一个还被勒住了嘴,谢春杏被松开嘴:“她跑出去有一会了。”

    “小丫头胆子不小,看来是小瞧她了。”老郭眯起眼。“她对这里不熟,跑不了多远。”站起身跟顺子两人迅速出山洞。“我们两人还是分开追。你往这边,我去那边。”老郭吩咐。

    谢韵在他们再次从山洞中出来就立马躲进空间,10分钟后才出来。外面静悄悄的,谢韵扔了个石块弄出响声,发现没人躲在暗处,快速跑到方才两人谈话的山洞,那个山洞口也不大,而且有遮掩,进去后黑洞洞的,谢韵从空间拿出手电筒,四处照了一下,原来这里是他们放物资的地方。里面有些装粮食的袋子,谢韵一一打开有大米、白面、苞米面、地瓜、土豆样样都不缺,虽然每样都不太多,但加起来有100多斤了,给你们吃也是浪费,她不客气的把粮食都收起来。

    估计他们短时间之内不能回来,谢韵继续在山洞里翻找。山洞里还有些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的瓶瓶罐罐,估计是迷晕她们的药粉之类,贼不走空,兴许以后能用上呢?谢韵从空间找出来个密封整理箱,把瓶子罐子一股脑都扫到里面。

    咦?这块地面踩起来怎么有点硌脚,谢韵低头看去。还埋了东西不成?找了块石头撅土,挖了一会竟然找到一个防水布裹的小包袱。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打大团结还有好几十斤粮票。数了数手里的大团结,竟然有100张,1000块钱!

    发了!她跟这伙人真是有缘,送财童子吗。谢韵这姑娘黑吃黑上了瘾,丝毫不担心自己以后走向不归路。她现在心里的想法是:我被他们误绑不要收点精神损失费呀!一看这就是他们放在这里的老本,一旦逃脱掉追捕,这钱不又为这些人提供逃跑资本了吗?所以我这是变相的为民除害。再说,这俩人一看手里就有人命,这帮忙抓捕奖励是不是得更多?大不了等他们回来,趁他们发现东西没了一慌乱,我暗地里出黑手,嗯,拿钱得干活。总之,这姑娘怎么都能给自己找点理由。

    忙活了一上午,谢韵饿得不行,进空间快速吃了个鸡腿堡。吃完后,她并没有离开山洞,而是找了个靠近洞口的地方呆着,能随时发现外面的情况,要想对付那两个人还得快速出黑手。

    谢韵看了下时间,已经三点了,那两个人还没有回来,是不找到自己不死心喽。忽然,远处有走动的声音传来,谢韵蹲起来把身体尽量往里缩,脚步声越来越近,谢韵极力放轻呼吸,视野里出现一双穿着解放鞋的脚,在山洞口停住,跟着出现四条毛乎乎的腿……嗯???

    “顾铮?”谢韵试着轻轻地叫了一声。

    遮挡洞口的树枝瞬间被拉开,谢韵看见顾铮的脸惊讶极了:“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顾铮迅速把她拉起来,抓住她的双臂,黑眼珠紧盯着她。“有没有受伤?”声音里有一丝紧绷。

    “我没事,我担心我跑不出去,就在这待着,想着晚上再想办法,绑我们来的那两个人出去找我了还没回来。”看到顾铮谢韵觉得找到了主心骨,有些后怕地把她怎么被绑,醒过来发生的事情都跟顾铮说了一遍。

    “你这运气。”顾铮对她的坏运气也是一阵无语。也把怎么找到谢韵的事情跟她简单说了下,“还算你聪明,要不是那个蒲草编的猫,我也不能肯定你被一起绑架了。”谢韵也有些庆幸,她常背的背篓当时并没有背在身上,边走边把玩的草编小猫当时掉在地上没被发现。

    “我还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自行车留下?这不是明晃晃地告诉别人他们把人绑走了吗?”谢韵不解。

    “能更有目的性的把人都引上山。也是跟公安示威。他们还算老练,手里还有遮掩气味的药,所以才这么难抓。但是自信过了头。

    行了,剩下的事情你别管了,老实待着,我来解决那两个人。”顾铮从山洞里找了几段绳子,出去找了个位置藏了起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个叫顺子的率先回来了,基本毫无悬念,没几下就被顾铮绑住了手脚,被提进了山洞,示意谢韵待着别动。

    “除了那个人,你们还有没有其他在逃的同伙?”顾铮问。

    “没了,就我们两个。大哥,你饶了我吧,我给你钱,旁边还有个小丫头,回头我们把那个漂亮的找到都给你,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顺子讨饶。

    不说这个还好,顾铮乒乒乓乓又把他胖揍一顿,最后用找来的破衣服把他嘴给堵上,连眼睛都给蒙上了,踢到一边,真是冥顽不灵。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那个老郭也一无所获地回来,不得不说这人有种野兽般的直觉,察觉到山洞处有种不同寻常的气息,立马转身就要跑,可惜晚了,顾铮从藏身的石头后面一跃而起,把他扑倒在地,他手里事先藏着药粉顺势往顾铮脸上扬,趁着顾铮躲避,从袖子里掏出防身的匕首,朝顾铮小臂刺去,顾铮虽然闪避及时没被刺中,但衣服被划了个口子。

    他站起身还要逃,顾铮哪能让他得逞,抬腿直踢他的腰眼,趁他踉跄站不稳直接上去锁喉,反剪双手,动作干脆利落。

    “小哥是公安?藏得这么严实也能被你找到老窝,我老郭认栽。”老郭喘着粗气被摁在地上,不甘地放弃反抗。

    顾铮没搭理他,也没把他一起往山洞放,把他绑在一棵树上,同样眼睛捂住,嘴巴堵上。

    谢韵从山洞出来,示意顾铮搜一搜他们的身,顾铮瞪了她一眼:“我还能不长脑子,不把刀子提前给下了。”

    不是啊,大哥,钱啊,钱。但屈于顾铮的淫威没敢提,怕被揍,只能心有不甘跟在顾铮后面下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