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绑架(一)
    地里的土翻完, 需要晒两天。红旗大队给社员放了两天假。

    顾铮他们今年不需要割草, 新的任务是把大西边的荒草甸子整理出来挖个塘, 荒草甸子可不小, 所以他们的任务依然很重。成天早出晚归,几个人过年时稍微养出来点肉,又迅速地瘦了下去。

    谢韵除了在吃食上想办法,也没别的能帮他们。好不容易放了天假, 谢韵想着去县里采买点东西顺道再把空间里不打眼的东西拿出来一些吃用。今天去县城的人不能少, 她不想和村里的大部队一起出发, 又想着趁早去黑市搜罗点好东西, 所以提前很早出门。

    谢韵走到离县城快一半路的时候, 天还没有完全亮透。听到后面有自行车的车铃声响起, 妈哒!又是个阴魂不散的。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谢春杏。

    全村现在有自行车的仅此一家, 自行车票不好弄, 虽然有些人家不差买自行车的钱但没票只能干着急。谢春杏这个自行车还是她被树立成典型后, 县里特意奖励的。这可是大手笔,谢韵估计是那个被救了孙子的特批的。

    谢春杏开完表彰大会推着自行车回村可是把全村人都激动坏了,谢韵也看见了, 上海产永久牌28大杠,笨重又结实, 真是个“大件”。

    谢春杏现在在县城上高中, 因为专门奖励给她的, 虽然她奶想给家里的孙子骑, 也没敢动心思。所以谢春杏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学,成了红旗大队的一道风景。大多数人都表示羡慕得不要不要的。谢韵生气,她有山地无级变速的,还有电动的,就没有这种死沉死沉带大杠的,只能瞅着空间里成排的自行车干瞪眼。

    谢韵不想理她,她骑车从后边赶上来:“三妹你怎么这么早就出门了?上来,我稍你一段。”

    “早晨空气好,我走走还锻炼身体,三姐你上学别迟到了,我不着急。”大姐你就快点走吧。跟你说话累人,谁没事爱被人探究这探究那的,不找虐吗?

    嘿,谢春杏这人还来劲了,下了车跟她并排一起往前走,还想来个知心姐姐对谈,要深聊怎么地?

    谢韵正不耐烦搭理她,就在这时,有两个人从她们身后路旁一座废弃的土胚房里突然冲了出来,谢韵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捂住了口鼻,失去了知觉。

    谢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着,幸运的是嘴没被臭抹布什么的堵住,估计被带到什么偏僻没人的地方,喊人没用,就省了这一步。看到身边躺着的谢春杏,骂了一句“瘟神”,碰见你就不能有什么好事发生。

    使劲地踢了谢春杏几脚,看她有醒过来的迹象,就没理她。

    她现在也不能躲进空间,都不知道自己在哪,空间还是原地进原地出,要是被谢春杏跟随时可能进来的绑架者发现,事情就大条了。

    谢韵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好见机行事,她先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应该是个藏身的山洞,山洞不算大,黑漆漆的,还给点了盏小油灯。看不到外面的光线,不知道什么时间,所以谢韵也判断不出来她们被带走多远。

    谢春杏“嗯哼”一声睁开眼,待看清眼前的情况,声音里带着惶恐:“三妹你得罪了什么人?这次可被你害死了。”

    哼!你脑残吗?那两个人一看就有备而来,谁天天不落地那个点出门上学不知道吗?

    “二姐,到底谁被谁连累,等那两个人来了不就知道了?”一边说话,一边从空间找了个锋利的刀片,慢慢磨着绑手的粗麻绳。

    还不等谢春杏再回嘴,山洞外传来说话声:“那俩小丫头该醒了吧?我药下得可不重。”一个听起来年龄稍大的声音回道:“没醒拿水给我泼醒,看我怎么收拾她们。”说话间人已经进来了。

    谢韵并没有装作还没醒,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们?”进来的两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目露阴狠,还有一个二十来岁外表看起来很轻浮。

    “为什么绑你们,那就问问谢春杏了,你们谁是谢春杏?”果然是因为谢春杏,自己这锅背得也太冤了,以后跟谢春杏得保持一里地的距离。

    “我不是谢春杏,她是!你们绑错人了,赶紧把我放了吧,放心回去之后我不报案。”

    纳尼???人重生,人品可没跟着一起重生,还是一样的渣!

    “小丫头你说你不是,我们可是看到自行车是你骑得,我们昨天来踩点也看到,是你骑车往县城走,刚刚就想确认下才问的,这下可弄清楚了。你拿人挡刀这么溜还能见义勇为?我怎么这么不信呢?”那年轻的挑眉对谢春杏说道。

    “这么说我是纯属倒霉呗!”谢韵插嘴。

    “嘿嘿,谁叫你碰上了呢?不过凭你这长相,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最近到处躲公安,我们可好久没开张了。拿你博个好彩头。”年轻上下打量谢韵。

    谢韵无语,妈蛋!我能感谢你给商品打的测评分数高吗。

    看来这两个人是当初那两个人贩子同伙,没落网搁这等着她们呢!狠狠瞪了谢春杏一眼,叫你穷得瑟!叫你做好事爱留名!叫你开大会、上报纸!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让她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跟谢春杏宿命相遇了。

    “跟她费什么话?把她脸划花,再打断腿,找个山沟子的老光棍赶紧卖了,不这样咱们怎么能出口恶气!妈的,这些天东躲西藏有家回不得,憋屈死了。”岁数大的显然恨死了谢春杏,边说还边从兜里摸出一把刀。

    谢春杏这下真吓着了,声音都抖了:“叔你不知道,当初我跟这个小姑娘一起去的市里,当时是她发现可疑情况的,是她不敢去报案,让我报案,自己先跑了,要卖,你们也该先卖她。”谢春杏盯着谢韵撒谎都不带眨眼。

    谢韵现在心里不是愉快奔跑一万头草泥马的事了,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她能让谢春杏现在立马就去啃草。谢韵这下可相信了,谢春杏真是一点也没辜负大爷爷家的基因。无语了,奇葩重生也是一朵大奇葩。

    “是吗?”拿刀的男人问谢韵。

    “你觉得我胆子怎么样?”谢韵语气平静地问他。

    “落到这个地步也没惊慌,确实好胆量。那她就是拿你在前面顶锅了?小姑娘我不得不说,你确实有点倒霉。”何止倒霉,是倒了血霉。

    说完对着谢春杏:“我老郭虽然干着道上的生意,但是也不是那种无故爱用私行的,用在你一个人身上就够了,说吧想先划哪面?左边还是右边?”

    谢春杏这下可是真哭了,眼泪鼻涕流了一脸:“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后悔去举报了,你们就饶我一次吧。”

    “大哥等会再动手,让我先爽爽,一会弄得满脸血太倒胃口了。”年轻的跟岁数大的提建议,要先把谢春杏办了。

    眼瞅那小伙子就要奔她去了,“不行大哥,她长得比我好看多了,你先动她怎么样?”谢春杏又拿谢韵挡刀。

    小青年被逗乐:“我说人家今天够倒霉被你连累,你还这样那样的,也太不够意思了,你知不知道雏的价钱可高多了,反正你被弄残也卖不上好价钱,还不如先让我尝尝鲜。”

    “不要啊,求求你别这样。等等,我有消息要说,不听你们会后悔。真的,听完你们就知道了,比你们费那么大劲贩卖人口可来钱快多了。”谢春杏惊慌之下大声喊道。

    谢韵直觉不好。果然就听谢春杏说道:“你们不知道你们面前这个女的,来头特别大,建国前咱们省最大的药厂、纺织厂都是她家的,她家长辈没少给她留东西,我平时跟她来往多,偷偷看过她在哪藏东西,你们把她留在这,派一个人跟我回去取,我保证她手里的东西比你们卖一辈子人挣得都多。”

    两个人虽然不怎么信谢春杏所说,但是都停下了动作,没出声,权衡起来到底能相信几分。

    谢韵叹气,她想知道谢春杏能无耻到什么程度,结果发现她为了自己能够脱身根本没下线。

    这时候红旗大队也闹腾起来了。一大早紧跟在她们后头去厂里上班的李二,发现路边停了辆自行车,还眼熟的很,这不是谢家那二丫头的吗。人哪去了,看路边还有拖拽的痕迹,不好,不会是遇到坏人了吧?于是推着她的车子赶紧回了村。

    王支书跟谢永鸿听了李二的话都吓得够呛,王支书骂他:“你个猪脑子,你不应该直接去县里报案吗?这一来一回耽误多长时间。歹徒都跑没影了。”

    于是,赶紧召集村里的人,派会骑车的去报案,剩下的跟着他去事发现场找人,顺着拖拽的痕迹,他们一路上到旁边的山上,可走了一会痕迹就消失了。把周围的山头都翻遍了,也没看见一点人影。

    不一会公安也来了,在现场查看了一翻,有个公安提了一嘴,把现场的人都吓得一激灵,谢永鸿都快哭了。

    那个公安说:“车都不要,看来是奔着人来的。谢春杏提供线索的那件案子不是还有团伙成员没落网吗?有没有可能他们怀恨报复?”

    村里人还在到处找人。顾铮他们一直在大西边干活,村里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中午回去发现谢韵没回家。

    “不对呀,小丫头早上出门看见我还说要赶着中午前回来给咱们做大餐。怎么不见人影?”许良感觉不对劲。

    “她向来说话算话。”顾铮皱紧了眉头。

    “我去村里看看,说着上山跑远了。”剩下站在原地的人都担心起来。

    不一会顾铮回来了:“村里人都在说,谢春杏上学的路上被绑架了。”

    “有没有可能小丫头跟她一起出事了?”老吴更担心了。

    “你们别着急,我出村去看一看。”顾铮去牵了黑子,又再次上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