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于会计栽了
    看到李二娘不等听完就急匆匆地跑远,谢韵满意,看来这个人是找对了。不枉她打听了大胖知道她每天下午都到她一个老姐妹家去听收音机,还在她家门口观察了两天。

    李二虽然叫李二,其实是家里的独子,听话懂事,在县里厂子上班,家里就他和他娘俩人,日子过得着实不错。

    李二娘平时在村里干点轻活挣工分,日子清闲。但她人不闲,村里所有的事情都能掺和一脚。她这个人自认为觉悟全大队第一高,支书传达个什么上级精神,她保管站在最前面,口号喊得比谁都响。

    看她跑的方向,应该是支书家,谢韵彻底放心了。

    知青院里,王红英刚刚跟同屋的室友呛了几句嘴,正在狠踢院子里的石墩子出气。这帮人素质真不行,不趁着农闲学习领袖最新指示,还学农村人打扑克,太不像话了。忽然身上一痛,谁?哪个不开眼的敢用石头打她?不对,王红英发现打她的石头上竟然绑了个纸条:村口东面半山腰木屋有惊喜,不去会后悔!

    看完纸条王红英四顾找人,哪还有人,到底怎么回事?能有什么惊喜?不会是提前设置好陷阱骗她去往里跳吧?理智上提醒自己不要理会。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大正月的谁能那么闲逗她玩?一旦是真的呢?如果找到村里谁的把柄,那她们在村子里的日子会不会好过点?她不傻,不能她一个人去,得找几个陪着,要是真有人整她还能帮个忙。王红英往屋里去找人,暂且不提。

    村里老张家东屋炕上,几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老娘们在玩小牌九,于会计的老婆自是玩家之一。就赢几个苞米粒,几个人也玩得兴致勃勃,正看着牌,外屋的门竟然被人敲响了,正好里屋这时忙着看牌没人说话,敲门声大家都听见了。

    “谁呀这是?也没看见有人进来呀,院里狗也没叫。”屋里人摸不着头脑,让坐外面边的下地去看看。

    “呀!你们来看,地上怎么有张纸。”去开门的那人朝屋里喊。真是瘆得慌,门自己开了,门外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大白天闹鬼了这是。

    屋里的人都跑出来,有那么一两个上了识字班,认得些字:于小勇被绑到村口东侧半山腰小木屋,快去救人。

    一听儿子又被绑了,于会计老婆都快炸了,这还有完没完?年前那回还没查出来是谁干的,怎么又来找他宝贝儿子麻烦。

    立马鞋都顾不得提,就往村口跑,剩下几个人,正嫌玩得没意思,有热闹看,当然得跟上,提起脚步去追了上去。

    此时,木屋里的两个人正抓紧这难得空闲时间温存个没完,还不知道即将大祸临头。办完事衣服还没穿,正盖个破棉被搂在一起讲话呢,王淑梅往于会计身上靠靠:“这屋可真冷。”

    “乖,先将就将就,等咱们的事成了,住在村里最好的房子里,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哼,就会拿好话哄我。”女的不依。

    “对了,今天早点走吧,我们家那个老婆子起了疑心,上回来这我跟她说去老刘家玩牌,她不信,说那天看见老刘婆子了,老刘婆子说我那天根本没去。”于会计有点担心。

    “怕什么,村里男的又不是专把着一家玩,你还忽悠不住她,你就不想我呀。”女的抛了个媚眼,男的受不住挑逗,两人又滚到一起。

    正在兴头,门猛地被从外面拉开,屋外站了一群人。三伙人出发的时间差不多,在山底下碰到了一起。

    看到屋里的情景,于会计的老婆脑子迅速充血连视线都一片血色,变身爆炸的母狮子,上去就把那对狗男女从被子里拖出来,边拖边骂:”猪狗不如的东西,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这样的事能让我赶上,我不活了啊……”

    外面站着的人反应不一,支书只觉得脑袋疼,于会计平时精得贴个毛都能变成猴,怎么能犯这种男女错误,红旗大队这下可丢大人了。

    李二娘在边上站着摩拳擦掌,恨不得自己上去薅头发、吐唾沫,现在什么时期,身为大队干部竟然带头搞破鞋,胆子肥了?

    王红英为首的那拨人心里乐开了花,哼!叫村里人成天看不上知青,这下可叫他们抓住把柄了,你村里的干部都生活不检点,下面人能好了,下次再找他们麻烦,可有话说了。

    跟于会计老婆来的村里老娘们这回可开了眼了,直道这一趟不白来。马歪嘴子长得不咋地,她姑娘倒没随她,瞧这一身细皮嫩肉的,连于会计都没把持住。不过吗,于会计也挺有本钱,把年轻小姑娘伺候挺好。被打的两个人只顾着躲,衣服还没穿上,被几个老娘人指指点点品头论足,评论够了,反过味来,马歪嘴子家平时干活偷懒,公分一点不少拿,原来是有她闺女在后边使劲啊,怪不得这滚刀肉越来越皮懒。

    于会计的老婆一进门就疯了,还要把这两人光着拖出去,让全村人都看看,这俩人都干了什么好事。

    于会计被人抓了现形刚开始有点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被那疯老婆子给挠得脸都花了,火气也上来了:“你这疯子,你男人被抓,你还能得好怎么地?快给我放手?”

    于会计老婆扇了王淑梅几个大耳刮子,自己男人也叫她挠了几下,出了口恶气,这会也知道,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他们家在村里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又不甘心地踹了王淑梅几下,停下来喘粗气。

    王支书本意上也想息事宁人,农村消息传得快,各个大队都亲连着亲,于会计也好歹是个队里名人,要是被其他村的人知道,他们红旗大队也跟着丢人。

    上前拉住于会计老婆,让地上两个人把衣服先穿上。“老于家的,你先消消气,先把人拉回大队办公室再说。”

    奈何今天在场的还有王红英这帮知青队伍的积极分子跟李二娘这个村里的积极分子,支书的打算要落空了。

    王红英先不干了:“王支书,我们也同意拉回村里,但是拉回办公室干嘛?支书,这么大的事情,别告诉我们你想悄悄就处理了,那你也是在犯错误,我们可不依,一定要把全村人都召集起来,让他们在全村人面前亮亮相。”

    李二娘猛点头:“不能让这样的人危害我们红旗大队,还要上报县里。”

    王支书气闷地瞪了李二娘一眼,哪都少不了你,把人弄走你能捞着什么好吗?事已至此,要是他一个人还好,但是这么多人在场,他想捂都捂不住。

    于会计感觉到自己被人整了,是谁设计的这一出?该来的一个不少,时间卡得也刚刚好。心里不由着急起来,糟了,这下彻底完了。

    谢韵跟顾铮办完该办的事,先后回了家,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不出所料,回家不到一小时,大队广播响了起来:“在家的迅速来开会。”

    了然地对望一眼,谢韵出了门,路上听到村民们都在猜测:“出啥事了?上次队长家闺女做好事被表扬了,这回又是谁在外面出风头了?”

    你以为做好事都像谢春杏做得那样出名呀,不过这次也是大好事,大大的好事,谢韵在心里偷笑。

    大老远看到于会计跟王淑梅被摁在台子上低着头,王红英那些人义愤填膺地站在他们身后,动作真快,王红英果然不让她失望。

    大家看见这两人先是吃惊后是了然,于会计跟王淑梅两个人好了这么长时间,总有点尾巴没收干净被有心人发现,但是怀疑归怀疑,大家都没往那事上面想,毕竟王淑梅的年龄可是能当于会计的侄女了,两人差了10多岁,真是造孽。

    谢春杏看到台上的人也是很吃惊,上一世于会计也和这个王淑梅好上了,那可是两年后的事了,于会计老婆被人发现偷拿队里的东西,而且人赃俱获当场抓到,偷拿集体财产可大可小,于会计却顺势要跟他老婆划清界限,离了婚,过了一段时间跟这个王淑梅一起过了,村里人当时虽然有些不能接受,但也只在背后嚼嚼舌根,可现在他们这么快就被逮住是怎么一回事?

    还不等台上的人发话,台子底下于会计的老婆看到姗姗来迟的马歪嘴子,压下去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三步并做两步奔到她面前,一个大耳刮子先抡了上去:“好你个马歪嘴子,亏我平时还拿你当好姊妹,哪知道你为了得点好处,把自己亲闺女都能送出去,打我男人的主意,你还要不要个脸了,我日子不过了,你日子也别想好过。”

    马歪嘴子这个混不吝的能白白挨打?她矮墩墩的,仗着重心低,趁对方不注意,用头猛顶对方肚子把人顶倒,一屁股坐在于会计老婆身上,挥起胳膊就开打:“那也是你没本事,自己男人都看不住,你活该!”她心里还窝火呢,这买卖真特么做赔了。

    王支书实在看不下去,让人赶紧把这俩人分开,即使被拉开这俩人还在撕扯要往对方身上扑,谢韵可以预见村里以后因为这俩人可得有热闹看了。

    剩下的就是对这两人的控诉,村里其他人还好,李二娘还是最积极的那一个,喊得比谁都大声,感觉就像她闺女被恶霸糟蹋了似的,村里几个年轻的后生,还上台踹了那两人几脚。

    报仇归报仇,谢韵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景,感觉参与其中的人都把理智放到一边,歇斯底里得像终于挣脱控制的猛兽,恨不得咬人几口肉下来。

    村里开完会,于会计两人被很快送到了县里,送人的回来说,县里要核实情况,处理意见过几天传达给红旗大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