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偶遇谢春杏
    谢韵三天后才出发,跟老宋、老吴说去市里的叔叔那里拜个晚年。没打算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担心再跟许良起隔阂。

    “爷爷,你们有什么要买的?我手里还有一些票,顺道一起买了给你们带回来。”谢韵问老宋跟老吴。

    “吃你的粮食我这张老脸都没地放,其他的我们都不缺,你别再花钱了。”老吴回她。家里老伴身体不好,实在挤不出钱来接济他,这些天吃人家小姑娘那么多东西,一直觉得过意不去。

    “吴爷爷,你放心,宋爷爷给我的钱够我们吃好久的啦,我手里还有粮票,一下买太多也太打眼,粮食家里暂时还够吃,所以我就没买。”谢韵让老吴放心。

    到了县城,谢韵并没有着急上车,找个地方钻进空间。现在中午跟晚上谢韵大都跟顾铮他们一起吃,只是晚上回自己屋会进空间打个牙祭跟洗个澡。

    进空间后,奔到化妆品柜台,按照顾铮教她的办法折腾脸,出来后,就成了个皮肤黝黑,耷拉个眼皮的假小子,不仔细瞅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成功!

    去市区的车40分钟一趟,谢韵上车比较早,车里还没有几个人,等了一会,竟然看见谢春桃跟谢春杏姐妹也上了车,就坐在她前面那一排。

    谢韵差点没破功,把头上的帽子往下拉了拉。这是什么缘分!要不是看见谢春杏没有认出她,她都怀疑被她跟踪了。

    姐妹俩在前面说话,能看出来两人感情一般。谢春桃不满地对谢春杏道:“都说我跟运生一起去市里,你还不让他去,非要跟过来,别想占我便宜让我掏钱给你买东西。我看你年前神神秘秘地,奶奶还不让打搅,你可真行啊,连老太太都哄住了,过年还给你做了新衣服,没少捞好处吧。”

    谢春杏其实烦她姐烦得不行,上一世她姐后来离婚了,过得不好,带着孩子天天上她家蹭吃蹭喝,连吃带拿,这还不算,还想勾引她老公,姐妹俩上一世就闹翻了。

    重生回来,谢春杏也没想劝她姐不嫁那男人,那男的其实还可以,一切都是谢春桃自己作的。两人的姐妹情在上一世早就磨光了,她姐的性格都定型了改不了,再说她也没那义务管教跟提醒。

    就听谢春杏压低声音不耐烦地说:“你当我爱陪你呀,妈看你走的时候还拿着介绍信,才让我跟着你,要是李运生跟你一起去,妈让我拦着。你胆子向来就大,妈担心你晚了不回家,去住旅店,再跟李运生有点什么,一旦被人抓了,咱家人脸都不知往哪搁。”

    谢春桃羞红了脸,闭上了嘴。

    谢韵下了车,想了想,去取许良的东西最好是晚上,她也有东西要买,就跟在谢春杏姐妹后头,往百货大楼方向走。

    谢韵看到老吴用的那只笔笔尖都劈了还在对付着用,就给老吴买了一只新的钢笔。没有酒票,谢韵也没买酒,想着回去把上次买的本地稻花香拿给老宋喝。

    顾铮现在除了每天上山给自己加练,闲得只能做东西,但是手头的工具不称手,好多东西都做不了。谢韵嫌发下来的粮食粗,做的饼子拉嘴,说要是有个磨就好了。顾铮听到后说,如果有工具,他帮她打个小石磨,磨豆浆、磨面用。谢韵正好手中还剩下一些工业券,就在五金柜台,给顾铮买了一些工具,因为隔壁市里有钢厂,金属工具的种类很多。

    至于许良,谢韵觉得今天走了这么一遭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不买了。

    买了该买的,谢韵上了二楼边闲逛边注意站在成衣柜台前的谢春杏姐妹。两姐妹因为一件衣服的意见不一致,闹起了别扭。谢春杏索性也不陪她姐:“我不管你了,你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反正又不是我结婚。我要自己逛逛,我跟妈说好了,今天不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任凭谢春桃在后面使劲喊也不理会,很快下了楼。

    谢韵想了想,反正该买的都买完了,就跟在谢春杏的后头也离开了百货大楼。谢春杏这个人无利不起早,估计陪她姐来市里只是顺道,真正想干什么跟上去才知道。

    谢韵从空间找了顶帽子和一件外套快速换上,不紧不慢保持一定距离跟在谢春杏的后面。谢春杏出来后一直往东去,谢韵在后面跟了快半个小时看到了安市齿轮厂的大门,难道要找人?但是谢春杏越过警卫室,顺着齿轮厂的院墙,绕到厂区后面的家属院。

    齿轮厂的工人不少,家属院占了很大的面积,中间一条路,两侧是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带院子的小平房。谢春杏像是来了很多遍一样直接走到第三排,拐到左边,先是在靠街边那家门口停了一会,然后走到紧挨着的第二家门前,拍门往里喊了两声,从里面出来了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大男孩,谢春杏跟他打听隔壁邻居的情况。

    靠右侧路边有个厂里开的幼儿园,正月十五还没过完,幼儿园小孩都没送来,谢韵在幼儿园门前的一个自制的笨重铁质滑梯旁找了个位置蹲下,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谢春杏跟那个小伙子。小伙子个子中等,长得很清秀,正腼腆地跟谢春杏说话,谢春杏看起来对他不陌生,难道来找前世的丈夫——前夫?

    但是,谢春杏一直在打听的却是隔壁那家的情况。谢韵隐约听了个大概:那家的户主原是厂子里的工人,四线建设调到了渝市,房子留给同样在厂子里工作的大儿子,大儿子在厂子里开运输车,经常不在家。今天应该没出车,早晨还看见人,这会可能出去了。

    谢春杏打听的那么详细干嘛?难道住在隔壁的才是她前夫?

    谢春杏很快离开,谢韵跟了一上午,什么也没查到,觉得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大冷天的跑这来蹲坑,回空间躺床上看电影多舒服。正好有点饿了,从空间摸出猪肉大葱包吃了两个,刚想站起来离开,发现谢春杏竟然又去而复返,赶紧又蹲下去了。

    谢春杏先是神神秘秘围着刚才打听的那家转了一圈,那家屋主因为开车靠路边还搭了个简易车棚,院墙不是很高,除了大门,车棚那还有个小门。谢春杏找了个死角,竟然跳进了院里。大概进去了15分钟,又从原地翻了出来,接着离开走远了。

    太奇怪了,她到底想干什么?

    谢韵蹲在那想自己要不要也进去看看,但是她对不相关的事情实在没有旺盛的好奇心。正在犹豫,突然看到一高一矮两个男的走了过来开大门进了刚才的那个院子。谢韵一时庆幸,幸亏没进去。

    街上又恢复了安静,谢韵脚都蹲麻了还有些冷,心里越发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罪受。遂站起身按来时的路往回走,还没走出几步,迎面开过来一辆警车,后座车窗处映出来的侧脸赫然就是谢春杏!

    警车在那个院子前停了下来,下来两个穿制服的警察,谢春杏也随后下车,看到院里回来人了,警察上去拍门。

    看来事情很不简单,谢春杏连警察都叫来了,谢韵又提起了兴趣,借着警车遮掩迅速跑到那个院子斜前方两排房子之间的小路站住。警察拍门拍好一会,才见那个高个的出来应门,说接到举报窝藏人口,要进门搜查。那个人在门外跟警察磨叽好久,就不放人进去,谢春杏上前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男人惊慌起来,警察趁势进了院子。

    这边警察进了院子,那边房子的后头有个人匆忙逃了出来,谢韵看清了他的脸,是先前一起回来的那个矮个。谢韵还来不及多想,就见那个矮个惊慌间竟跑到谢韵藏身的夹道,一下子跟谢韵来了个脸对脸。

    谢韵下意识地把给顾铮买的砸石头的开山斧从空间拽了出来,对着那个矮个来了一下,矮个反应不及,被打倒在地。谢韵顺势骑在矮个胸口,从空间抓出一把存在里面的松树毛,往哪个人嘴里塞,松树毛不但细还扎嘴,那男的被塞得难受,呜呜的往外吐毛,趁他注意力都在嘴上,谢韵利索地把那男人翻了个面,从空间找来麻绳把那男人双手反绑,腿也捆了个结实。

    叫你跑!幸亏这男人光长心眼不长个,谢韵这些天没白练,稍微付出了点代价把他收拾住了。到现在她也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是不信警察,也应该信谢春杏。谁也阻挡不了重生后的谢春杏想当见义勇为的大英雄。那她就顺道当个做好事不留姓名的无名英雄。

    警察还在搜屋,保不准一会就会出来。谢韵又把矮个翻个面,矮个嘴里的松树毛吐得差不多,不顾扎得满嘴血,满眼仇恨地盯着谢韵:“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当街行凶!”我跟你费什么话!谢韵又给他塞了满满一嘴松树毛。

    “我是便衣!”塞完还笑嘻嘻地骗人家,接着似模似样地搜起了身。呀!这家伙还挺富啊。谢韵在那个男人裤兜里搜到280多块钱、全国粮票和其他的票,在棉袄里侧搜到一打盖好章的空白介绍信,还有一个小小的蓝皮工作薄,上面写了好些地址跟其他的信息。

    把蓝皮工作薄又塞回那个男的身上,其他的谢韵自己收了起来,不要脸地自称这不是黑吃黑,这叫白吃黑。这种人肯定上了通缉名单,就当她把报案人奖励提前领了。

    空白介绍信她可有大用处。谢爷爷的东西还在外市等着她去取呢,正愁上哪去弄介绍信呢,哈哈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到现在为止终于有赚了一把的感觉。

    地上躺着的那个男的现在想哭的心都有了,逃跑不成,莫名其妙被个矮小子绑了,绑完还被拖到路边,这小子就拍拍手大摇大摆地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