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被举报了
    纠察队来得很快,谢韵检查完外屋,刚把自己放在柜子里的酒装进空间,就听见门外传来一群人的声音。

    来人有7、8个,都是流里流气的城里小青年,领头的小队长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进来就冲谢韵喊:“你是谢韵?年龄也不大吗?有人举报你生活**,家里藏有可疑物品。”

    说着把谢韵拉到一边,跟后头的人说:“兄弟们,进屋给我仔细地搜。”村里有人跟过来,被这阵仗吓到,没有人出声都站在院外静静地看着。

    谢韵并没有阻拦,只是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搜屋。

    屋里立马糟了殃,顾铮给她编的框框篓篓都被掀翻在地,有的还被踩坏了。装了玉米面跟杂粮的松木米箱,也被推翻在地,里面的粮食洒了一地。里屋也是一个样子,衣服跟书都被扯出来扔在地上。一些放在柜子里跟箱子里的杂物也被胡乱的丢出来。

    搜了一大通,并没有什么结果,这伙人并不甘心,又跑到外面,进到杂物棚,黑子看到这伙人来势汹汹,呲牙拱起身子要上去咬他们,被谢韵喝止。开玩笑,搜呗,又少不了一块肉,要是她的狗被这些人给打了,她可不得心疼死。

    还是什么都没有搜到,那个小队长大声呵斥谢韵:“有人举报你身藏金银首饰,用来换钱吃吃喝喝,你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你就应该好好劳动改造,改掉自己的腐朽作风,快点交代你把东西都藏哪了?”

    “我家就这么点地方,有什么东西你们不都搜了一遍了吗,你们搜到什么了?没搜到东西就说我藏起来了,我还想说有人诬陷我,我本来什么都没有,你们要不拿把镐头把地刨了,你要能搜出来,我也认。”谢韵并不怕他们,扯虎皮做大旗说的就是这帮人。

    来人不甘心,继续道:“这新家具、新暖壶是你这种人能用的吗?你是不是想恢复以前的生活?你还看书,书是你能看的吗?你这种人就应该劳动,一刻不停地劳动,赎你家剥削劳动群众的罪。”

    “这位同志,我虽然成分不如你,但是上面没有禁止我们这种人不能接受别人的馈赠,我手里有证据证明我的部分钱跟东西是亲友赠予的,再说我现在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县里也允许我们靠山的农民可以将少量的山货交到收购站创收,难道你要质疑上级决定?我用自己劳动换来的钱,改善下生活有什么错?说道看书,领袖还教导我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没有学可上,自己拿课本自学又有什么错?”

    谢韵脸色一变恨声道:“你们到现在都没搜到什么可疑的东西出来,显然就是诬告,那么我要求当众公开举报我的人。”

    领头的小青年深深看了谢韵一眼,心说:是谁他妈乱讲,说这丫头胆子小的很,稍稍一诈就得完蛋,兴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要不谁吃饱了撑的都快过年了,还大老远的跑一趟。他奶奶的,这叫胆子小?胆子小能小嘴叭叭地当面跟他们对质?

    “这事你就不要抱希望了,我们有规定不能公开举报人。”小头领拒绝。

    不告诉是吗?那你们就赶紧灰溜溜地给我滚蛋,谢韵指着地上一本书,那本书散开摊着,摊开的书页上还印着一个清晰的脚印。悄悄跟对方说了一句话,离得远的村民都没听见。

    就见来的时候还气势汹汹的一伙人,瞬间像是被狗撵了似的,飞快地出了院子,一会就跑没影了。

    王支书姗姗来迟,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谢韵还有心情想起以前看的警匪片里的警察也是坏人都被打趴下了,才慢腾腾地赶到现场。不能怪王支书,本来就是自己招惹的是非,不能事事都指望人家帮忙。

    谢韵想着好不容易收拾的像个样子的家现在的惨状,终于挤出几滴眼泪,正好村里人也没走,大家正在纳闷呢,那帮人怎么突然就像被鬼追了似的就跑了呢?碰到今天这种事,够他们一直议论到年后。谢韵对着刚赶来的支书,这会也不叫支书了,“大伯,到底谁要跟我过不去,怎么能这么诬陷我呢?”

    王支书这会也在纳闷着呢,谁特么的大过年也不消停,这帮人能招惹吗?平时在城里见着都躲得远远的,还给招大队里来了。

    “三丫头,你放心,你这几年在村子里怎么样大伯心里有数,大伯回头也帮你查查是谁在背后搞小动作针对你。”话是对谢韵说的,但其实也是讲给围观的村里人听的,也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如果真是村里人做的,就太说不过去,日子刚好过一点就忘了当年的恩情,没有人家长辈,村里埋人的山头都得满的装不下了。

    谢韵抬头看了眼围观的人群,看到于会计的脸,没看到大爷爷一家,还看到几个知青,声音充满委屈:“王大伯,我这些年怕连累大家,平时跟村里人都尽量少接触,一直安安分分的从不跟人起冲突。干活也是,即使生病了我也没有落下一天,分到什么样的累活干不动我也咬牙坚持干完。就是最近日子好过了点,要是条件允许谁不想吃好点穿好点,过得舒服一点?难道就因为这样招人眼红?就怀疑我的东西来路不正?咱们村日子过得好的人家也不是没有,难道他们以后也要担心遭人嫉妒被举报?”

    谢韵的话让村民心中心有戚戚,尤其几家因为家里干活的人多有孩子在县里跟市里厂子里上班,钱、票都不缺的人家,心里暗暗合计,以后可得低调点。特么的,谁这么缺德有种的好好干活,我过得好,我还有错了,我的钱又不是偷的抢的,凭什么还得偷偷摸摸,心里把告状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大部分人看到谢韵家里连粮食都被糟蹋的满地都是,看她瘦小的身影站在满是狼藉的院子里,心里也跟着不落忍。小姑娘也不容易,过了年也才16,当年村里人把她挪到大西边旁边连个人家都没有其实就是想远远的把人扔过去不想沾边,当时还不到12,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人家刚刚生活有了点改善自己就看不上了?吃块肉怎么了?自家隔三岔五的不也能在山上偷偷套只鸡吗?做件新衣服怎么了?小姑娘正是爱美的年纪,自家闺女不也是天天在家吵着不要捡剩衣服吗?做个新家具怎么了?他们村后山成片的松木、柞木,砍一棵再补种一棵村里不也默认了吗,做个家具花几个钱?

    谢韵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让村里人对自己稍微高调的生活所激起的忌妒都能因为这件事情平息下去,接受就会习惯。所以祸兮福所倚,坏事也能变作好事。

    在同情心的驱使下,村里部分人留下来帮谢韵把院里散落的东西都收拾归位。几位会过日子的大娘,还找来簸箕,把地上的粮食一颗不落地扫到簸箕里,用簸箕把里面的砂子都扬出去。干完后不顾谢韵的挽留,赶着回家准备过年的东西。

    谢韵边收拾东西边想今天这件事,到底是谁?赶在年前所有人都放松警惕的时候,来这一出。村里人?除了于会计别人跟她也没那么大的仇?谢春杏?知青?林伟光?还是那个逃跑了的行凶者?那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单纯的报复?还是对自己东西的来处确实感到怀疑?是想吓吓自己,让自己心里的防线一点点崩溃,好问出想问的秘密?

    背地里的人已经开始了行动,谢韵的心反而稍安了一些,一明一暗两军对垒,就怕暗的一方一直按兵不动,只有有所行动才能找出破绽。横竖在这个年代,能对付自己的就是这些招数,那就等着他、她或他们放马过来,她又不是吓大的,接着就是。

    顾铮看人都走光了立即进来。进来也没说话,默默地把自己给谢韵编的那些被踩坏、踢坏的东西都归类了一下,能修的修修,不能修的等回去再给小姑娘编新的。

    谢韵也不需要他说话。平静下来才有些后怕,毕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如果来的人再老辣一些,不讲理一些,今天还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幸亏他们把自己包了书皮的红宝书当普通课本给踩了了一脚。这事要闹出来可不是小事,所以把他们吓跑了。

    顾铮宽厚踏实的背影让谢韵倍感安全,心底的恐惧渐渐平息。

    顾铮手里拿着那本被踩了的书:“你做得很对,那种人不适合跟他们硬碰硬,抓住他们一点小尾巴,下次再碰到他们行事也会有所顾忌。”

    没想到当初包个书皮,日后还能给自己解围。

    顾铮又收拾了一会,抬头看她:“有怀疑的人吗?”

    谢韵想了一下回他道:“有几个,得慢慢确认。”

    顾铮似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那以后得加倍小心了。报复还好说,如果是别的,那兴许还有后手。”

    不愧是大军区最优秀的培养对象,顾铮还是看出了一些门道。有一瞬间谢韵想把原主的秘密告诉他,哪怕让他当个听众也能分担下自己心里的压力。但是还是忍住了。

    谢韵从小被父亲带着在谈判桌边长大,尔虞我诈的场面经历的多,心里那道防御线从没消失。不是她不愿相信人。她是典型猫科动物,敏感警惕性高,需要不断的试探不断的接触才能放心的接受一个人。

    以前是这样,现在这种环境就更加的小心翼翼。哪怕跟顾铮他们接触,每回拿出来的东西都是过了明路,尽量不出格,尽量做到不引人怀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