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吃饺子与狗名字
    现在谢韵下午的时候都去找老吴学习,为了省时间,谢韵跟他说,自己小学的课程没学过的自己都自学搞明白了。老吴考了考她发现她基础很扎实,就直接教她初一的课程,连英语也交,谢韵尽量控制自己的学习进度,就这样也让老吴吃惊不已,遇到好学生教起来格外用心。

    每次过去,谢韵都不空手,有自己包的粘豆包,做的豆腐丸子汤,炒的五香黄豆,烙的土豆饼,连灯油都自备,不让她拿她也不听,还是我行我素。看到几个年龄大的都有冻疮,连顾铮的手也有些发红,晚上回去,找了些花椒粒给他们泡水又给他们一人做了个薄棉手套。

    谢韵看老吴的眼镜腿断了,拿布缠着也老松,经常从鼻梁滑下来,从找出一段黑胶布,让顾铮给好好固定住。几个男人都活得糙,再说连个洗衣盆都没有,冬天洗衣服也不方便,衣服洗得马马虎虎,现在有谢韵在,脏衣服都被她拿回家,洗干净要补的地方也都补得整整齐齐,连棉袄漏棉花的地方也都给缝好了。于是,住在红旗大队西边最偏僻的草棚子里的几个人因为谢韵这个小女人在,过上了这几年中最舒心的日子。

    顾铮坐在地上,借着油灯的亮光,用处理好的芦苇在编炕席。他动手能力很强,上军校的时候就对武器设计感兴趣,经常自己动手做个小东西。看谢韵对自己编的装东西的筐特别感兴趣,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就给谢韵大大小小编了好多东西,现在谢韵家里放鸡蛋、放衣服、放杂物、放杂粮、甚至插筷子用的都是谢铮编的各种大小的框框篓篓。谢韵从小就喜欢这种手工制作的小东西,收到顾铮的礼物高兴地笑眯了眼。

    听谢韵闲聊时说炕席都破了,他们住处往前就是大片苇塘,谢铮砍来粗的,把苇杆片成片,手指上下翻飞编得飞快,一边编东西一遍听谢韵跟老吴学英语,小姑娘冰雪聪明,学什么都快,连英语的发音都标准的很,不比老吴差,早要知道老吴年轻的时候可是留学美国的。

    顾铮抬头看了眼谢韵,她在灯下微微着低头只能看见小小的美人尖和长长的浓密睫毛,一个又一个英语单词红红的小嘴吐出来,连屋子里的憋闷都因为这清脆的声音消散了。真是有活力的小姑娘,像小太阳一样,温暖着他们这些跌落到泥地的人,这日子也是因为有了她才不那么难熬。看出来老吴跟老宋都特别喜欢她,拿她当孙女看。连许良都默认她不错。

    他对她很好奇,她的情况不用想就知道日子肯定不好过,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是怎样做到每天都那么的积极乐观,努力生活,努力地自己保护自己。自己的妹妹比她要大,但是做不到她这样,估计这会还在插队的地方偷偷哭鼻子。

    看看脚上的新棉鞋,昨天送过来的时候,说漏了嘴,应该是在黑市里买的,小丫头胆子还不小还敢往那地方钻,自己跟她说如果因为他而去涉险,那他宁肯不穿了。小姑娘乖巧地点头,但他就是知道她没往心里去。不安分的小丫头,看来以后真得多看着点。

    村里腊月初七杀了年猪了,杀的是村里集体养的猪,除了送给收购站的,剩下的平均分给村民,连谢韵都分了一斤肉,剩下的猪肚没人要,谢韵就掏钱买了一副,这东西炖酸菜味绝了。

    看到手里的猪肉,谢韵决定包饺子。

    肉不多,谢韵又添了些,北方喜欢包萝卜馅饺子,谢韵喜欢白菜陷,决定包两种馅。萝卜擦丝,白菜切细,为了提鲜谢韵又放了些干海米,海米在县城供销社副食那块就有卖,个大干爽3毛钱一斤。挖了2斤白面又加了些细苞米面,纯白面的饺子现在太奢侈了。谢韵活好面,调好馅,去喊顾铮过来帮他包饺子。本来想端过去包的,但是还要端回来煮,端来端去怪麻烦的。

    不但顾铮过来了,许良也跟着过来。谢韵东西都没放到明面上,也不怕有人过来看。

    “不能白吃,我也得跟着出个力吧。哎呦,还是白面比苞米面多。”许良这种人属泥鳅的,老吴跟他处的时间最长,说他毛病虽多,但是人还靠得住,姑且就相信他的判断力吧。

    顾铮擀皮,谢韵跟许良包。顾铮擀的饺子皮也充满他的个人风格,所有饺子皮形状跟一个流水线出来的似的,圆得跟圆规事先画好的一样。谢韵佩服加无语。

    包好后就摆放在顾铮给谢韵做的盖帘上。整整两大盖帘,顾铮主动留下来帮谢韵烧火,胖胖的饺子下锅,浮了三浮,捞出来给顾铮尝了一个。平时被谢韵私下里称做面瘫的那张脸,尝了个饺子后表情都鲜活起来。

    “咸淡行吗?”

    “鲜灵。”嘿,跟谁学的当地话?

    谢韵捣了个酱汁,又把自己平时做的腊八蒜捞出一碗,让顾铮把饺子搬走。

    老吴咬了一口白菜猪肉馅饺子,不由的眼睛酸涩,下放整整四年,今天是第一次吃到饺子。

    “真是好吃不过饺子,老子都快忘了饺子什么味了。”老宋吃得爽死了。

    顾铮吃饭速度很快,不一会一盘饺子就下肚了,他很喜欢谢韵做的腊八蒜,他原先在家涮羊肉时就是配这种整头带皮腌的甜蒜吃。没想到小丫头腌糖蒜的手艺都这么地道。

    那么多饺子一个都没剩,看他们吃饭的架势,特生猛。

    “我怎么有了一种很幸福的感觉。”许良吃饱摊在那总结道。

    有时一天都说不上一句话的顾铮,竟然难得地附和了一句:“不是你的错觉。”

    老吴问道:“丫头,我们这又是肉又是白面把你攒的东西都吃了吧。”

    谢韵回道:“哪能,宋爷爷还给我伙食费了呢,趁没下雪路好走,我再去县城办点年货。”

    前两天老宋给了她50块钱,是他的家人偷偷地缝在棉被的棉花里,竟然幸运地没有被检查出来。看看谢韵老是补贴他们,心里过意不去,非要把钱给她,反正钱在他手里也花不出去。

    顾铮没说话,现在手里没钱,存折就算被收走,里面的钱没有本人应该不会被取走,如果能从这里出去,把存折钱都汇给小姑娘。

    一天早晨,谢铮带小狗上山回来。不,现在应该叫黑子了,一想起这谢韵就一脸黑线,她一直没给小狗起名,是因为在给它起名上有点选择困难,她准备了8个备选名,还想再想想那个更合适更好听。结果,谢铮把小狗带走去训练,回来就听他喊:“黑子,趴下!”小狗听到指令立马乖乖照办双腿后弯趴到地上,尾巴甩来甩去瞪着顾铮一脸求表扬的蠢样。看得谢韵想捂脸。

    谢韵这个憋屈啊,她跟顾铮抗议,“为什么不经我这个主人的允许给我的狗起了这么难听的名字?”

    顾铮道:“难听嘛?没觉得。”

    谢韵委屈:“太平常了,一点没新意。”

    顾铮看了她一眼:“那把你的有新意的说说。”

    谢韵得意:“那可多了煤球、木炭、黑豹子、铁蛋、酱油、龟苓膏……”

    顾铮:“回头你这小学语文可得让老吴重教。”

    谢韵:……你讽刺谁不懂新意?

    她能说她忍了好久才忍住没敢现在叫它奥利奥吗?

    “本来今天想给你做个葱油花卷感谢你帮我训狗,哎……好像没心情了。”

    “酱油这名听起来确实有新意,以前没人给狗起这样的。”

    可怜的黑子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直在瞎跟更瞎之间难以取舍呢,这会更要沦为酱油党一员了,以后就是被打,也要被称为打酱油情节,彻底失去存在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狗,还在兴奋地摇尾巴。谢韵经常偷拿卖场里的狗粮喂黑子,它长得很快,看身形不比那4、5个月的狗小。这会更是冲着谢韵汪汪汪叫起来。

    谢韵用眼神问顾铮,它这是怎么了?觉得自己名字太好听,不想改了?

    顾铮从背篓里拿出了一只兔子:“撵上只兔子兴奋的,你给我找把刀,我帮你把兔子收拾了。”

    兔子很肥,考虑顾铮身上的伤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吃辣的,兔头奖励给黑子,中午谢韵给大家做了香辣兔丁,还做了一大锅紫菜汤。辣味刺激着味觉,虽辣但让人忍不住一吃再吃,吃出一头汗。

    “要是早点跟小丫头认识就好了。”许良饭后砸吧嘴回味中午的兔肉。

    “早认识,你也得有肉让人做呀,我就记得你捡着过几回野鸭蛋。”老宋怼他。他膝盖早年受过伤,没法长时间爬坡,上不了山就没法找肉吃。老吴更是斯文的知识分子,以前家里吃鸡都是找人杀。所以现在他们能吃上肉,还真是拜两个年轻人所赐。

    谢韵年前又去了趟县城,买了些吃的用的,还给顾铮他们一人买了双棉袜子当新年礼物。

    逛黑市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谢春杏。她在黑市里摆摊卖绿豆糕,不知道怎么说服了家里同意她出来卖吃的,不过那家子也不好说,挣着钱怎么都好,一旦被抓着,肯定第一时间跟谢春杏撇开关系让她自生自灭。

    谢春杏的生意竟然还不错,重生女的福利吗?谢韵瞅着她的小点心做的还很精致。管她怎么挣钱,只要她不打自己的主意,谢韵恨不得她能当上黑市女首富。

    新年的脚步就在忙忙碌碌的准备中到来,腊月二十这一天,谢韵在和面,想着提前把馒头蒸出来。

    突然看到顾铮快速跑进院子,冲她喊道:“我刚在山上看到有一对纠察的人从那面村口进村了,家里有什么敏感的东西赶紧给我,我帮你拿走先扔到山上。”

    谢韵直觉是冲着她来的,情绪倒还稳定,“我没什么东西要藏,你别担心,你也赶紧回你们那看看,赶紧收拾一下。”

    顾铮不放心她,但是自己又不可能待在谢韵这陪她一起,只能担心地先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