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送柴与送棉衣
    谢韵有天早起开门发现院里放了一捆柴,这是谁放的?小狗子竟然没叫,难道是自己睡得太熟没听见?摸着睡觉压得毛乎乎的脑袋,带着刚睡醒的迷糊迷茫地站在门口发起了呆。

    顾铮走过来就看到一个表情呆呆的小姑娘,原来这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是怎么这么呆?他一个大活人站在这有一会了,竟然还没回神。咳嗽了一声提醒她,“我叫顾铮,谢谢你那天拿药过来,救了我一命。我现在这样,也没法报答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跟我说,像砍柴这种事就交给我了。”

    谢韵吓了一跳,自己竟然发了这么久的呆,真是没救了。原来是那个叫顾铮的病号,柴原来是他砍的。“不值当的,正好我手里有药,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别进行剧烈活动,活能少干就少干,我的柴够烧了。对了伤口还是得隔两天清洗一下再涂碘伏。”

    男人嗯了一声,表示听到了,真是个话少的出奇的人。临走看到趴在杂物房门口的小狗子睁着好奇的狗眼偷偷看他,跟谢韵说;“你这狗不行,回头我帮你训练下。”

    “哦,好的”,谢韵机械的点头,才回过味来,小狗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在这人面前叫一声都不敢,难道这人能吃狗怎么地?真是给她们家丢人。

    说好后,男人转身出了院子。

    这人真有意思,面容冷峻,身上散发的气势是军人无疑。能看出来,是个特别强势的人,应该也是个内心极度骄傲的人,过刚易折,怪不得第一次在路上碰上时,他会有那种眼神。不过这种人要是从大挫折中挺过来,变得更加强大。今天看来他是想明白了,走出来了。

    果然,谢韵对他的固执没有猜错,第二天院里仍静静地放着一大捆柴,谢韵很有些无语。

    想到那男人被送来时,身上还是单衣,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他寄。看其他三人身上的衣服还算厚实,只有他连铺盖都没有,按节气现在已经交九了,现在还在一九,等三九四九的时候,北方的户外零下20多度,铁打的人穿那么少也会受不了。

    不是可怜他,谢韵最怕欠人情,她没觉得上次帮他有多大事,反正空间里消炎药多得是,可看他那么冷的天上山给自己砍柴,衣衫单薄的样子觉得特别过意不去。

    谢韵上回从于哥那买了好些棉花还没用,拿土布做面。以前没怎么自己动手做过衣服,但是她人不笨,给自己做衣服、棉袄时做坏了就拆,拆了改,改了不满意再拆很是练了番手,所以再做一次也不算勉强,花两天时间,做了一套棉衣。又想了一下,找出以前盖的铺盖,谢韵用买的土布跟棉胎,已经给自己重新做了床被褥。原先打了补丁的被面,谢韵拆洗干净合着旧棉胎叠起来放在箱子里。拿出来,又重新絮了些新棉花,重新把被褥缝起来。不是不想给他新的,但是他们那里还是低调些好,还不知道每月过来检查的人看到他的棉袄跟被子会不会发难。

    做好后,在一天早晨顾铮来送柴火时,谢韵叫住他,当看到小姑娘捧着高高一大摞棉衣、棉被都快把眼前的路挡住了,摇摇晃晃走向自己,说要把这些给他时,说不感动是假的。出事以来,以前熟悉的面孔平时有多和善现在就有多狰狞。所以,对面走过来送温暖的姑娘,就显得那么难能可贵,与他来说,她送的可能不是普通温暖而是有一个小太阳那么多的温暖。

    看到男人站在面前,双目沉沉地盯着自己老大一会,也没说要不要。很沉好吗?她捧着这些东西也很费劲不是?“那个,被褥是我以前用得的你别嫌弃,我都给洗干净了。天气越来越冷,你先拿去应应急,如果家里有衣物寄过来,你再还给我也不迟。”

    过了老大一会,才听男人开口:“应该不会有人给我寄东西。”

    嗯?

    “我母亲跟家里所有人都划清界限了,我的事情她不会沾边,我妹妹去西北插队,那边条件恶劣,这会她也自身难保。”

    被亲妈抛弃?但想想现下这情况,也很常见。平时很能说的谢韵,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就把手里的东西直接推到他怀里,说道:“那你就拿着,衣服我是估量往大做的,你应该能穿。还缺了双棉鞋,可我不会做鞋,又不方便找村里人帮忙做,你多大号的脚,等我去县里或市里有合适的帮你买一双。”

    顾铮接过东西,向来话少,只郑重地说了声谢谢。他欠她的越来越多,债多了不压人,留着以后慢慢还。

    手里捧着对他来说有千斤重的棉衣、棉被,顾铮听着小姑娘絮絮叨叨替他打算,心里又酸又软,家里母亲自私又冷漠,小时候也许对母爱有所期待,失望太多次,心冷了。从小爷爷就说男人不应该过多的被女性包围,容易变得软弱,男人只需要不断的让自己变强,从心里到外在都要强悍跟冷硬。以前,他可能觉得爷爷说的对,但今天被一个还称不上是女人的小姑娘关心,让他的心跟着变暖,反而增添了勇气,战胜眼前坎坷的勇气。

    看他捧着东西进屋,老宋有些了然:“还是谢丫头细心,顾铮,这些东西你就放心用吧,上面知道也不会说什么,上回那两人走了之后我仔细品了品,虽然表面看不出,但话里的意思还是有人关照过,对你应该会松一些。”

    顾铮也猜到,虽然爷爷跟父亲也都出事,但他们同僚有的还在位置上,自己现在能在这里,应该还是有人说过话,把他变相地保护起来。

    许良摸了摸新作的棉袄,不是滋味地说:“哎呀,还是小顾长得帅招人喜欢,我的衣服都穿好几年了破得不行,也不见得小丫头关心关心我,也给我做套新的。哎,人老了,没有魅力了,想我当年呀……”

    大家都知道他就是嘴碎,热爱回忆自己年轻时还是钟表行大公子的时候的风光,说得多了,连开始最听不得的老宋都免疫了,三人该干嘛干嘛,由他在那自个儿嘚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