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黑市卖布买茅台
    不管别人如何打算,谢韵还是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她从卖场的运动器材货架找来了跳绳跟哑铃,每天早起跳绳2000个,然后抓举哑铃练习臂力,前世学习过搏击术,谢韵回忆动作,重新练起来。上次能制服于小勇还是靠周边环境加上出其不意。打铁还需自身硬,前路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着她,空间只能作为临时自保的手段,不是万能的,所以既然时间允许那就把自己练成金刚芭比吧。

    感谢厨房小家电的流行,谢韵的空间卖场有各种各样的电子厨具,谢韵以前在厦门喝过一种汤印象深刻,手里食材正好都有,谢韵找出一只整鸡跟3个螃蟹和若干蛤蜊用电子砂锅炖了一锅汤,运动过后,喝了一大碗,好鲜好鲜,鲜到末梢神经,忍不住又喝了两碗。

    拜运动跟好的饮食所赐,穿越过来这一个多月,谢韵感觉个头又往上蹿了蹿,小脸也鼓了起来,脸色也逐渐有了红润的光泽,前几天还来了月经。谢韵很满意,离青春美少女又近了一步。

    林伟光从省城探亲回来,给谢韵捎了省城带回来的糕点。跟谢韵说,她们家以前住小楼曾经一直封存,两年前房子被分给省里机关单位的干部,现在上下三层楼,一共住了10户人。谢韵听后表面不置可否,却暗暗记在心底。

    毕竟是单身男女,没借口林伟光也不好老是登门,又不是暖和的时候在室外还能制造偶遇,谢韵可算松了一口气,谁没事被只苍蝇盯上都能烦得要命。又不能跟他彻底断了来往,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放心。

    天气越来越冷,但一直没有下雪,谢韵想趁着年前的这段时间再去趟市里,弄点年货回来,而且谢韵心里还一直惦记着百货大楼的高级白酒。把小狗子放到大胖家帮忙照顾两天,谢韵就动身了。

    这次去市里谢韵决定还是交易布,快过年了布还是比较抢手。而且决定去探一探黑市的行情,去家属区交易风险其实不比黑市风险小,上次是运气好,没碰上爱告黑状的人,而且家属区交易换不到想要换的票据。比如她想要的烟酒票上次就没有交易到。

    谢韵问过饭店的胖大姐黑市的位置,所以下车以后,她直接往市里火车站走,进到一条隐蔽的胡同里,外表看不出来,一进去看到很多人在交易,谢韵打量了一下,胡同还有另外两条出口,这个位置选得好,火车站人流量大,有来检查的,跑出去混在人群里方便逃匿。谢韵还是背了个背篓,围了围巾,把脸挡住只漏出眼睛,她不准备摆摊卖货,先从头到尾的把黑市逛了一遍,今天正好是周末,黑市的人比平时多。

    逛了一圈下来,谢韵发现不卖粮食是正确的,整条街卖粮食的屈指可数,粮食也几乎都是玉米、高粱、糜子等粗粮,还有卖地瓜、土豆等可以当主食的食物。自己空间没有那么多的粗粮拿出来卖,如果拿出大批的细粮出来就显得太不正常。粮食现在还是重要的物资,国家管控的很严。除了周边的农民拿出少量的余粮交易,根本没有别的来源。贸贸然拿出细粮出来,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引来麻烦就不好了。

    而布匹还是有些不同,国家现在除了重工业,有些城市也在加大轻工业的投入,比如现在的沪市就以轻工业闻名,生产的确良的化纤厂就在沪市率先投产,各地的棉纺厂、毛纺厂也都涌现了一批,布匹的供应虽不能完全满足社会需求,但市面上还是有一些残次品流转出来。

    谢韵来到黑市最大的摊位前面,驻足了好久,这个摊位的东西很全,除了粮食,还有棉花等紧俏物资,也有布在卖,但都是自织的土布,5毛钱一尺,不要布票。看谢韵在摊前看了好久,光看不买,引起了摊主的注意。

    “姑娘,有什么需要的,摊上没有的跟哥说,要啥都能给你弄来。”

    口气很大,看来不是黑市的庄家,也差不多是个小庄家,自己这次同样不打算交易多少,这个人完全能吃下。

    “我手里有些布,厂里发完货剩下来的,质量没问题,你有没有兴趣。”谢韵低声说。

    “亮子过来给哥看会摊,姑娘这里不方便,你跟我来咱找个地细说。”男人眼睛一亮建议道。

    他带着谢韵拐到摊后不远处的一个院子,进了一间屋子。谢韵不怕他有别的想法,要钓鱼也是她当钓鱼的人,黑市混久了的人,还是有点操守。

    谢韵只带了三块布放外面,还是大中小三种规格,一种拿出一块出来,“因为是最后的剩货,没按平时发货的规格裁出来,质量特别好的棉布,有几种还掺了点丝有暗纹。这批布暗色的少,拿来做衣服最好。”

    男人仔细观察手中的布,确实像大块布头裁出来的,以这布的质量要是整布根本没人能弄出来。大的布做件大人的上衣,剩下来还能给小孩做件衣服。

    “妹子,打算怎么交易?”

    “百货大楼的价格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清楚。我每个规格给你提供30块,6毛5一尺,一尺再给我附一张券和票,布票可以不要,但是我要30张工业券和10张高级酒水票。”谢韵提出自己的要求。

    男人考虑了一会,谢韵出价还是能够接受,虽然量不大,马上春节了,市场上的好布紧缺,哪怕要价翻倍也会有人要,还是有不少赚头,这买卖可以做。男人表示酒水票尤其是高级的酒票不好弄需要给他一天时间准备一下,双方约定明天早晨5点在市一中旁树林里交易。

    谢韵临走还在男人那买了够做4床被面的土布和2床棉胎还有几斤棉花。已经是合作关系了,男人叫谢韵喊他于哥,给谢韵算了成本价。谢韵暗暗点头觉得这个男人还算上道,将来有机会还可以接着合作。

    黑市也有卖海鲜的,从于哥那出来,谢韵没立刻离开,买了一些新鲜的海蛎子跟海鱼,还买了一些松子、榛子、核桃、农家自制的粉条。一边逛,一边在偷偷观察是否有人在偷偷跟踪她,还好没有什么发现,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混在人群里从另一出口离开了,担心被黑吃黑,谨慎一点没错的。

    时间还早,谢韵去了副食品商店,干什么不用想,出来后咧着小嘴偷笑的表情就出卖了一切。

    没开证明,也不能去住旅店,谢韵找到一中的位置,在附近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进了空间。她不打算在外面大街上溜达,管闲事的人多,看你大冬天没事在街上闲逛,还真有人积极地去纠查那举报你,市里厂子多把你当特务抓了就惨了。谢韵对有些人的超级脑洞跟积极性表示无语,还是进空间呆着吧。

    平时在家里,担心有人来敲门,谢韵都是一大早或晚上睡觉之前进去一趟,在里面准备点吃的,或者锻炼身体。

    以前都是大概逛了逛,今天有时间,在空间好好转转,整理一下。

    谢韵的空间超市是个单体建筑,她从停车场逛起,因为开业,人流量很大,地下停车场大概停了150辆车,不乏一些好车,不知道空间转移是不是瞬时发生的,有些车门还停留在打开的状态,不知道车里的人都去了哪里。杵在车辆中能真实地体会到自己经历的匪夷所思,让人迷失跟孤独,不能让坏情绪蔓延,谢韵控制自己不要再想下去,抬腿继续往楼上走。

    超市的一楼全是外租区,有上校爷爷的连锁炸鸡汉堡,还有他们同公司的匹萨餐厅,其他餐饮还有几家连锁的饺子馆、面馆、水吧、烘培店,几家金银玉石首饰商铺,家居用品店,几家著名的运动品牌连锁店,谢韵在一个美发店发现好几个假发,觉得很有用,谢爷爷藏的东西还在等她找机会去取出来,有了假发掩饰起来能方便许多。

    二楼和三楼因为有超市的卖场占了很大的面积,外租区就没有那么大,二楼除了有两家餐厅,茶叶店,一个外国品牌的锅具店,鞋店,还有一个美食广场,三楼有家大型的美容院、儿童游乐中心、药店跟一些中岛型的零食店铺。谢韵在一个摊位抓了一根糖葫芦边吃边往二楼的生鲜区走。

    在蔬菜的摊位拿了两个佛手瓜、两把韭菜、葱姜蒜又在肉食摊位挑了几块五花肉,今天难得有时间,谢韵准备多包点饺子,吃不了可以放着在来不及做饭的时候吃。其实,空间的东西随她控制,可有时间她喜欢慢慢地挑选,慢慢地逛着,让她有种回到前世的感觉,虽然顾客只有她一个。

    谢韵做了两种馅:佛手瓜、五花肉跟鲜虾仁馅,佛手瓜能很好的衬托虾仁的鲜,口感更加清爽;鲅鱼馅,鲅鱼肉里添一点肥肉能增加鱼肉的粘性,胡椒水去腥,顺一个方向搅拌,最后加一小把韭菜提鲜,谢韵每种都包了200多个,给自己各煮了10个,又吃撑了。

    此时,红旗大队西边的草棚里,老吴跟老宋喝着碗里的稀得能照出人影的苞米糊糊,皱眉看了看旁边低头喝粥的顾铮,老宋先开了口:“小顾,我看你今天割草的速度比平时慢,身体是不是不舒服?”老吴也皱着眉头说:“我也发现了,你今天的脸色发白,是不是伤口感染了,不舒服可得提前说,我们也好有个准备,看能不能找人给管我们的那两个人捎个信,我们虽说被安排在这里隔离审查,没查清之前也不能让我们出了什么事吧。”

    许良喝了口粥说:“我们又不让随便出村,还有谁愿意给我们捎信,别指望村里人。老吴还是把剩下的饼子拿出来吃了吧,吃不饱身体抵抗力格外差。”

    顾铮过了一会才开了口;“我没事,只是有点发烧,我底子好,过两天就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