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男人的眼神
    第二天一早,谢韵走在通往县城的土路上,家里灯油没了,她还想买几个铁插销,装在新做好的门窗上,有人觊觎,安保措施一定要严密。家里的锁还是以前留下的,用着不放心,打算去县城一起买了。

    红旗大队是60年代跟风改的名,那时候除了农村,连城里的街道都改了名,前世谢韵就看到帝都有名的胡同简介上还说曾经在这段时期改名叫跃进一街。红旗大队以前叫靠山屯,是个有80来户的大村,村上面还有镇,但是它地理特殊,去镇里比去县里还远,所以村里人都习惯去县里买东西。

    谢韵走到一半,远远地县城方向走来了一伙人,领头推着自行车的那两个人从带的袖标就知道是县革委会的,后面跟着一个人,虽然低着头,但能看出个子很高,露出的下巴上有淤青,衣服上沾满灰尘跟血迹,走路也一瘸一拐的,那两个革委会的不停催他快点走,边走边大声斥责。他始终一声不坑。

    谢韵停在路边等这伙人过去,马上要错身而过时,那个人突然抬起了头,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谢韵吃惊的楞在那,那个男人的眼神让人心惊。那是怎样的眼神?里面没有一丝光,是信念破灭后的沉寂吧。谢韵受这个眼神的影响,心里沉甸甸的。看到这个男人谢韵才真实地体会到特殊时代的残酷。自己能以谢家三丫头的身份生活在红旗大队安稳地度过这些年,是何等的幸运。

    因为路上看到的人,谢韵心情不是很好,在供销社买了要买的东西,就直接回了村。令谢韵没想到的是,上午看见的那两个革委会的人会站在隔离的人住的矮棚子前,谢韵也终于清楚的知道了住在里面的人的情况,除了那个一面之缘冲谢韵笑得莫名其妙的人,今天路上看到的那个年轻人,还有两个人,两人年龄差不多估计在50往后,但被搓磨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很多,生活条件恶劣,都又黑又瘦,没什么精神,站成一排低着头听那两个负责看管他们的人慷慨激昂地宣传上级指示。

    谢韵虽然同情这些人,但只要扛过这几年,大部分人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自己此时都自身难保,对这些人有个大概的印象后,就放到脑后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王支书的大儿子速度很快,过了几天就把新做好的门窗送来,油漆不好弄不知他在哪里弄到清油细细地涂在木头表面,换上带铁插销的新门窗之后,谢韵终于松了一口气,捏了捏手里的尖叫鸡,长脖子小鸡长着嘴,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小鸡保安辛苦了,给你放个假先。”

    大堤上的活也渐渐到了尾声,北方的冬歇开始了,谢韵很少出门,猫在家里学习做衣服,试着照现在的身材改了一个棉袄,黑色的袄面,里面夹着羽绒,鼓鼓囊囊的,如果不被划破,没有人去看你里面夹的是什么,现在也有人买不起棉花,往棉袄里夹芦苇絮保暖,所以可以放心穿。谢韵又试着给自己用蓝底碎花的布做了个外套,套在棉袄外面。

    王大哥终于把谢韵要打的家具给送了过来,家具笨重结实,散发着原木的清香。令谢韵意外又惊喜的是,王大哥还用多余的木料给谢韵箍了个澡盆跟洗衣盆,又用松木做了个有两个格子的放粮食的米箱防虫又防蛀,还有菜板、擀面杖、面板、板凳、装针线的小盒子等小件,谢韵高兴的不得了,多给王大哥结了两块钱,双方皆大欢喜。

    谢韵环顾这个茅草房的家,感觉终于像个家的样子。

    她还去村里小孩集中玩耍的地方,一人贿赂一块她在空间里找的冠生园奶糖,跟小孩们打听谁家狗要下小狗仔,有个叫大胖的小男孩说他家母狗下完崽一个多月了,还有好几个没送人呢,他奶还在愁怎么办呢,扔又舍不得。他家狗可厉害了,黄鼠狼都不敢进他家。于是谢韵用了一斤玉米面跟大胖奶奶换了只小狗。黑色的小土狗,特别管事,谢韵把她安置在放杂物的棚子里,只要听到一点不一样的声响,就立刻冲出棚子,使劲汪汪叫。

    有一天下午,谢韵在炕上给自己织围巾,织了一会脖子有点酸,出屋子透口气,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快速进到西头那些人住的草棚子里。没看到脸,谢韵心里纳闷这是谁呀?村里人都躲那些人远远的,怎么还有人直接找到这来了,谢韵想了一会没想明白站了一会觉得冷就回屋了。

    刚坐下有那么一会,家里的小狗就汪汪汪地叫开了,有人进了院子,谢韵赶紧把炕上吃了一半的苹果跟香蕉皮都收进了空间。来人进了屋,竟然是刚刚进草棚子的人,还是她的熟人,她二堂姐谢春杏。她想干什么?这个谢春杏越来越有意思了,如果是普通的村里人是不会这么干的,如果是原主所了解的那个谢春杏看到这些人吐唾沫都是轻的也不会这么做,不会是她猜想的那种情况吧。

    “三妹,我早就想过来看你了,一直在大堤干活也没空,可算干完了,你可是享福了,不用去干活,看这热炕头坐着,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谢春杏环顾谢韵的屋子,真是大变样,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点灰都没有,墙上新糊的报纸,地下是新打的大衣柜跟新箱子,箱子上放着崭新的搪瓷缸,还有小女孩用的镜子、梳子、擦脸油。三丫头还穿了没有补丁的新衣服,那布料瞅着就是好布料。

    难道这个三妹真的遇到了贵人?这一世不但没死,还越过越好?这些天她回过味来,私下里怀疑过这个三妹是不是跟她一样,她是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三妹上一世早早的死去,也不可能重回到现在,那现在三妹身体里的是谁?谢春杏心里百转千回。

    “我也是运气比较好,遇到爸爸朋友的帮助,要不这会饭都快吃不上了。”谢春杏看来是拿来看自己做借口,只字不提先前干什么去了。

    闲聊了两句,谢春杏就开口离开,临出屋之前,状似无意道,“三妹,门窗都换上新插销了,这样也好,你这地偏,门插紧了,别让人半夜摸进家。”

    谢春杏走后,谢韵想了好久,才从空间里拿出平时常用的记事本。翻开一页,上面已经了几行字:

    行凶者???(日期:七二年农历十月十五,疑似女,疑似非本村村民,激情杀人or预谋杀人未知)

    可疑人:林伟光(有特殊目的,故意接近本人)

    谢韵拿出笔,又在可疑人下,添了一行字:谢春杏(疑似重生)

    是的,谢韵现在有很大的把握可以确认谢春杏应该是重生回来的,前后行为强烈的反差,本身就不正常,谢春杏就算重活一世也不是个心思深的,话里话外的试探,怀疑审视的表情,因为谢春杏了解上世的情况,这时候原身早已不在,所以才疑惑重重。因为重活一世,她知道未来的发展走势,所以她会偷偷跑到草棚子那边施点小善举,提高存在感。那么对自己呢?她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现在也拿不准到底该怎么做吗?

    不远处的草棚子里也在谈论谢春杏,大家平时并不住在一个屋,吃饭在一起吃。冬天冷,做饭那屋因为烧火暖和,所以白天没事都在那屋呆着。桌子上放着谢春杏送的20来个玉米饼子跟4棵大白菜。

    老吴以前是个名牌大学的历史教授,人和善好脾气,看到堆在桌子上的东西满脸感激道:“现在大家见了我们都绕道走,没想到还有人想着我们。”旁边坐着的老宋没吭声。

    许良不以为然,“不是我们,是你和老宋,人家说了,自己小能力有限,只能先拿这点东西给你们俩年纪大的人填点口粮。”

    老宋想了想说道:“这姑娘眼睛活,目的性太强。”不愧是当兵出身,看人很准。

    屋里唯一的年轻人躺在连着灶头的土炕上,没有参与谈话,像屋里没有这个人一样。老宋看不下去道:“顾铮,都多少天了,怎么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你还年轻,受点挫折是好事。我们当兵的要死也是站着死,可不能不明不白地自己把自己给憋屈死。”

    老吴不忍心,跟老宋说:“哎,你让他再缓缓吧,一下字从云端摔下来,是谁都得有个适应的过程,我们当初不是也恨不得死了的好,就是他腿上的伤,来这这么久了伤口也没愈合,吃的又不好,天天还得割草干活,我怕再继续恶化感染就糟了。这缺医少药的,上面也不会管。”

    老宋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许良见没人说话,提了颗白菜说道:“今晚熬个白菜汤,泡饼子吃,天天粥稀得跟水似的,可算能吃口饱的了,哎呀,我都快忘了肉啥味了。”

    谢春杏回到家,她妈正好在院子里,看她回来瞅了她一眼不满道:“好不容易闲下来,还到处跑不着家。那小丫头有什么可看的,你去看她分你一点好东西没有。”

    谢老二媳妇从自己屋里出来,边磕瓜子边酸溜溜地说;“那可不一定,春杏这心眼就是比我们家春秀多,三丫头不是在城里找着个叔叔吗,跟她关系处好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谢春杏心里厌烦,他们家人一个个的就只看眼前那点事,爱计较,贪便宜,前世分家时就打翻了天,真是够了。她现在心里发愁,家里东西都有数,她奶奶把粮食看的特严实,想偷拿点都不行,好不容易通过在伙房干活弄了点东西,以后上哪找东西关照草棚子里的人。其他两个人可以不管,老宋跟老吴平反之后,村里人才知道老宋原来是某个军区的大领导,老吴是著名大学的历史教授。村里人都挺后悔,他们在的时候只是把人丢得远远地,没找麻烦而已,要是稍微插把手让他们好过点,将来不是天大的恩情。

    谢春杏上辈子混在底层,回来的日子越久,她的决心就越坚定要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一定要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