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揍于小勇
    出门找人办事得趁早,临出门之前谢韵想了想,从空间拿了5个土鸡蛋出来,天冷了原主养得两只鸡都不下蛋了,谢韵没养过鸡,前两天出门忘了喂鸡这件事,回家发现两只鸡饿得都走不动道了。既然去支书家,最好还是别空手,这个年代不能要求太多,支书对原主还算是说的过去。

    支书家在村子的正中间,房子前两年换了新瓦,比不上谢韵爷爷盖的大宅子,跟其他家一比也是相当不错的好房子。

    “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王支书的小女儿看到谢韵进门,不高兴地往外撵人。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不讲理的人谢韵通常当她是空气,“王大伯在家吗?我想找大哥打点东西?”

    “我哥没空,有空也不给你打。”王秀梅看谢韵不理他,感觉没面子。

    “秀梅你给我闭嘴。三丫头要打什么,你大哥正好没走,让他过来跟你说。”王支书出了屋门,态度还算温和。

    谢韵把自己要打的东西告诉支书大儿子:“大哥,我家的门窗都漏风,窗框门框都不行了,我想让你帮忙换个新的,我还想打一个吃饭的桌子,四把椅子,一个碗柜,一个洗脸架,对了还想打一个衣柜跟地箱放里屋。”

    王大哥是一个话不多的矮个青年,“行,我先跟你过去量一下尺寸,木头都是现成的,这两天上工没有时间,下工回来,我先帮你把门窗做好,其他的得等等。”

    “三丫头,咱们村虽然靠山木头是现成的,但是还得人工往下台不是,你大哥做这些费工费时,你又要的多,这家具可不便宜。”支书老婆也出了屋子,怕老头子抹不开面子不要谢韵钱,赶紧张嘴说起了价钱。

    “大娘,你放心,别人给什么价我就给什么价,不会让大哥吃亏。家里鸡天冷都不下蛋了,我手里也就剩这几个,拿来给你们家添个菜,支书大伯这些年没少帮我,我都记在心里。”还怕你不要钱呢。

    等谢韵跟王家大儿子出了门,支书老婆捅了捅老伴,“老头子,我看这三丫头可比以前灵秀多了,难道是找着后台腰板硬了,听说,从城里拿了好多东西回来,这不都有钱打家具了,我跟你说,你可不能让老大少收她钱。”

    “哎,这些年你们都在后面拉着,我在明面上还真没怎么帮这孩子,这孩子日子可不好过,我这心里还真觉得对不起谢叔一家,这两年不像前些年那么乱,既然还有长辈能照拂,希望这丫头能消停地过两天好日子。”王支书跟老伴念叨。

    支书老婆撇撇嘴,心说还要怎么帮,当年城里的学生下来闹事,不是他家老头子上前顶着,那谢家丫头早让人拉走,不知道得搓磨成什么样?

    “爸,当年她爷爷给咱村送粮的事,你念叨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他爷爷用剥削来的钱给我们买点粮才花他多点钱,那是来赎他的罪。至于天天挂嘴边来回说吗。”支书的小女儿对她爸老是惦念当年的恩情烦得很。

    谢韵要知道支书家小女儿的想法,估计直接把这不知感恩的小畜生脑袋按粪坑里清醒清醒,知青点混久了,也开始不说人话了。

    干完该干的活,谢韵拿了背篓又上山了,把一些松树底下的松树毛,就是泛黄掉下来了的松针收集起来,趁周围没人,谢韵收了一大部分进空间,松树毛里面含有油脂,特别易燃,用起来特别方便。

    干了好一会,谢韵有些累,于是找个地坐下,歇会喝口水。红旗大队是被山包围着,顺着自家的往后走一会就能到山脚,平时大家就近拾柴火,很少上这一片来,周围静悄悄的,谢韵倚在身后的树上惬意闭上眼睛。今天是晴天,冬季斜照的阳光让大地温度也升高了不少,谢韵有些昏昏欲睡。正要迷糊过去,感觉下面有脚步声传上来,一瞬间惊醒。

    难道那晚的人又来了?!赶紧爬起来,躲到一棵树干很粗的大树后面,看到来人,谢韵心里不由爆了句粗口。

    来人是肥头大耳,人高马大的于小勇。妈的,他应该叫于大勇。于会计两口子怜惜他从小发烧失聪说话不利索,也不让他干重活,成天在村里游手好闲。听他父母说要让谢韵当他媳妇,还堵过原主好几次,吓得原主都不敢随便上山。谢韵来了,还真忘了这码事了。

    这人万一对自己动手动脚,他这么壮自己正面硬扛也扛不过啊。

    于小勇虽然脑袋缺根弦,但也不算特傻。来时看她家院门关着,平时那个小丫头就老在这片活动,看这片松树底下的松树毛一看就是有人刚收拾的,人哪去了?她妈今早可说了,这小丫头从市里拿了好多好东西回来,让他去找她要,她是他媳妇,她的东西就是他家的。

    “媳、、、份、、、,媳、、、份、、、”说话不清楚,声音倒是不小,谢韵不想出去,特么的,话都听不清,还跟他费什么劲掰扯。

    眼看于小勇就要靠近自己藏身的大树,谢韵这会倒是不急了,她在想用怎么个方式来揍于小勇,是拿塑胶警棍抡呢?还是拿椅子砸?是打他个屁股开花有苦没处说呢还是鼻青脸肿爹妈都不认识。

    最后嘛……干完一票的谢韵拍拍手,拎着篓子愉快地下山了。

    身后那颗大树上,绑了一团白花花的肉,被绑的人被脱得只剩下一条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大裤衩。

    回到几分钟前:谢韵绕到于小勇的背后,乘其不备抡起卖场里的灭火器打向他的腿弯,直接把于小勇打趴在地,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控制力度击其头部致其短暂昏迷,她现在体力不行,空有对敌技术,光这几下就累得手发抖,废了牛劲把他拖到树底下,忍住了手痒,不打了,打醒了就看到她了。

    直接扒光,给他来个日光浴,反正现在天也不冷,冻一天也冻不出个好歹。棉袄什么的,她就收起来留着烧火。没衣服穿,就在家呆着吧,省着出来祸害人。

    谢韵哼着歌,中午还很有心情的给自己做了个海胆蒸蛋跟红烧鲅鱼,吃得饱饱的,下午打了浆糊,把两间屋子的墙面用报纸给糊了两层,直到糊完墙,天都黑了,才听到有呼喊声从村子里传来,于会计两口子领着一大帮村里人,举着火把,往这边走,边走边喊着于小勇的名字。

    谢韵绑他也没特意堵住他的嘴,平时那片山就很少人去,如果有人救了就算他幸运,本意也是想给他个教训,并不要他怎么样。

    看他们上了山,谢韵烧火做起了晚饭,中午吃的饱,谢韵熬了苞米粥,准备再拌个海蜇头。

    刚给锅添了两把火,于会计的老婆的哭喊就传了下来,“这是哪个缺了大德的来害我们家小勇,她也不怕遭报应啊,我们家小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她偿命。”她可怜的儿子这大冷天被人绑树上一天,嘴唇都冻发紫了。一定是谢家那小贱人干的,儿子上这片山来一定就是过来找他。

    让大儿子把小儿子送回家,她直接就闯进谢韵家院子,帮着找于小勇的村民赶上这热闹,晚饭都不顾得吃,站在院外看热闹。

    “小贱人,你给我滚出来,我儿子是不是你给绑树上了。”于会计老婆掐腰准备开骂。

    谢韵又给锅里添把火,不紧不慢地出了屋。“婶,干一天活你不累吗,还有劲喊那么大声,我耳朵又不聋,听得清。”

    于会计老婆一听气炸了肺,“我儿子聋怎么了,你这小贱人给他提鞋都不配。”

    一听老婆歪了楼,于会计瞅了老婆一眼,问谢韵;“三丫头,平时你都在你家后面这片山头活动,你今天有没有看见小勇?”

    “我今天一天都在家糊墙,也没出去过。”反正她这片地方人少,除非住在草棚子里的人兴许能发现她出门,可村里人都跟他们保持距离,也不会去问。

    “三丫头,小勇今天说来找你玩,你真没见过他?”于会计不信。

    “于会计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还不如回家问你儿子。”谢韵真懒得跟他们磨叽。

    于会计也没什么证据只能作罢,拉着他骂骂咧咧的老婆回家了,村民没什么热闹瞧,也都散了。

    “你说是不是谢家那小丫头干的,平时那附近也没别人?”有人八卦道。

    “拉倒吧,于家那小子大身板子都能把谢家小丫头装进去,她能打得过他,还把他绑起来?”有人不同意。

    “那还能是谁干的?咱村大部分人都在大堤上干活,就剩些老人、小孩在家。”

    “谁干真不一定,于家二小子平时招猫逗狗的,没少惹人嫌,这不还有一堆知青没干活闲着呢么。”有人猜测。

    谢韵才不担心呢,于小勇话都说不明白,估计这会脑子还迷糊呢。没有确实的证据,于会计就算怀疑她又能怎样,反正梁子都已经结下了,关系再坏还能坏到哪去。

    动静闹得那么大,住在草棚里的人自然都听见了,许良自然也听到了,这小丫头也不是兔子胆吗,看错她了,原来是只小老虎,关键时候小爪子亮出来还是能伤人的吗。今天出去割草的时候,其实他看见她上山了。于家那个小子给整成那德行,跟她脱不了关系。

    这么件小事他自然不会跟村里人说出去。不过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知青的院里的人也在议论今天的事情,其实知青跟村民的关系真的不是很好,互相看不上对方。但碍于情面,有几个男知青也帮着出来找人。

    “你说真不是那姓谢的干的吗?今年干活我看于会计就没少刁难她,有回我还看见于小勇在半路堵那丫头,那丫头吓的脸都白了。”一个女知青议论道。

    “是不是她干的跟我们又没关系,我说你最近怎么这么关注她。你到底还请不请假回省城了?”另一个不感兴趣。

    小事一桩,却让有心人皱了眉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