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挣钱啦!
    市里的百货大楼比县城供销社要大很多,上下两层有多平米。一楼卖烟酒糖茶,二楼服饰百货。考察零售市场是谢韵的本行,比较商品、查看价格驾轻就熟,当然拿来作对比的是后世的商品。

    70年代跟后世相比,还完全是卖方市场,购物凭票,市场供应不丰富,商品品类少,数量也不多,来了好东西,很快就会被听到风声的顾客迅速抢光。要不在供销社当售货员怎么是打破了头都要争的好工作,那像后世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成天都在为招不到足够的收银员头疼。

    但刨除通涨因素,现在商品的价格确实实惠,现在收入普遍不高,市内的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收入大概就在20块钱出头,工人按工龄跟经验也分等级,评上高级别的工资能往上涨一些,干部级别就另说,谢韵记得谢父当时最高能发100多块钱,公私合营后政府每年还有一定的贴息,所以原主小时候真是着实过了一段好日子。

    谢韵手里没票,只能干看,别的倒是不眼馋,只对一样东西感兴趣,下决心一定想办法把烟酒柜台里摆的几瓶葵花茅台拿下,有机会去别的地方,也要多搜集一些。茅台酒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谢韵记得前世穿越之前茅台酒集团的市值已经逆天了。

    谢韵上了二楼,直奔服装布匹柜台,成衣的种类很少,藏蓝的卡其布中山装一套13元,现在已经有了化纤企业,的确良的衣服也有卖,价格要贵一些,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衫要5块钱。呢子料、厚实的卡其布料都有,棉布也分不同的档次,质量最好的细棉8毛钱一尺,最便宜的也有4毛一尺的。衣服布料的颜色确实以暗色系为主,蓝绿黑灰夹杂着一点白。当然要想购买布类商品都得有布票。

    柜台前挤满了人,冬天换季,条件好的人家买布做个新的外套罩棉袄,还有心里有成算的,提前把过年要用的布买好,省的年前跟大家一起挤,好东西都抢光了。

    买东西人太多,售货员忙不过来,态度也不好,很快卖货的和买货就炒成一团,大家也都见怪不怪。谢韵好好地体会了一把啥叫大抢购。

    擦着汗从百货大楼出来,谢韵拐到无人的胡同,进了空间。她身上穿的衣服太破,补丁连着补丁,平时看起来还过得去,好多人都以穿带补丁的衣服为荣。但是,要去卖布还是不太合适,当然自身也需要伪装一下。

    后世的卖场服装不是赢利点,只占了一小部分,而且都以低档次的中老年及童装为主,这样还真方便了谢韵。从服装区,找到一件样式简单的带暗扣的黑棉袄换上,裤子也找了小号的卡其布黑裤子,又找了一顶灰色毛线帽子戴上。低头看看脚下帮子都裂了的棉鞋,出了卖场在外租区一家老式布鞋店,找了个35码的黑色高帮棉鞋换上,这一身如果不细瞅还算过得去符合当下的穿衣风格。一身黑沉沉的,虽是新衣服,但是不打眼。

    把准备好的布放到背篓里,上面盖了块拆出来的布,就出了空间。

    她原先想在百货大楼门前守株待兔的,但感觉太显眼,要是一直在门口待着不动,兴许会被当做可疑分子举报。

    正要想办法找找黑市在哪里,这时后面走过来一对从百货大楼大门出来的母女,女儿正不高兴地跟他妈抱怨:“全家好不容易攒点布票,我哥说点好话,你就全让他送去给他那个对象做衣服了,你怎么不想想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手里这点布票够干啥的,合着就我哥是你亲生的,我就是外面捡的呀。”

    她妈也不乐意:“你哥说,下个月发的布票都给你,不够的再跟厂里的工友换点。”

    “你也不看现在什么时候了,柜台就剩那么点红色布料了,而且卖货的说了,年前都不进货了。等他布票拿回来,我还有布可买吗?真是的,谁结婚不穿点红的?明面上不好穿,我本打算买块红布做袄面在里面穿呢,现在都白想。”女儿不高兴地嘟囔。

    谢韵听到感觉有戏,连忙上前拽住女儿的后衣襟低声说,“这位同志,我有布卖,你要吗?”

    被拽住衣襟的女儿本来就不高兴,走个路还有人打扰,但一听说有布眼睛一亮,还没出口的指责又吞了回去。“真的?没骗我?”

    谢韵把盖住背篓的布打开一个口,上面就放了一块大红的有暗花的布料。

    当妈的,开始还将信将疑,现下也知道这小丫头没撒谎。

    “我家有亲戚在南方的纺织厂,车间管理出漏洞,有一批布被滴下来的机油给染了,厂里索性就内部处理,亲戚送给我们家好多让帮忙处理,我妈寻思我们家人少,除了自家用的,就想拿出来卖了换点钱跟票,我年龄小不打眼,我妈就让我先出来卖卖看,我也是听到这位姐姐说要结婚,才厚着脸皮上来问的。”谢韵把提前编好的理由说出来。

    那母女也不管这些,有布买就行。“那小姑娘,你这布准备怎么卖?”

    “我妈说,因为我们这个不是常规尺寸,我这分大中小三个规格,大的是差不多6尺长,中等的5尺,小也有4尺长,大部分是质量很好的棉布,比百货大楼布匹柜台最好的那种质量还高,商店卖八毛钱,我这卖七毛五,不要布票,要用工业券还有其他的票换。你们放心,污染的部分,我们都裁出去了,绝对是干净的新布。”谢韵说出自己的定价,比百货大楼稍便宜一点,质量还好,应该不愁卖。

    母女俩动了心,现在布票一个月厂子里统共就发那么一尺两尺,也就够做条裤衩,有不要布票的好事,千万不能错过了,家里人都上班,每个月还攒了一些票,好些都快过期了,正好拿来换布。谁说今天运气不好,女儿都快乐死了。

    赶忙拽住谢韵,还把谢韵吓了一跳,以为要举报自己呢。

    “小姑娘,这买布也不适合在大街上展开细看,要招来纠查的麻烦就大了,你相信大娘,就跟大娘走,大娘家就在这附近的轴承厂家属院,布要是好,大娘再帮你找找人,这轴承厂可是大厂,人可不老少,保准你这布不愁卖。”旁边她女儿在一旁也猛点头。

    这年头买东西多难,吃饱了撑得去检举那些投机倒把的人,但也有就爱在背后告黑状的王八蛋,所以还是小心点好,小姑娘也不容易,要是布好,再给她介绍点院里靠得住的人家。谢韵运气不错,碰到的大娘是个心好的。

    大娘家果然离得近,拐个弯就到了。把背篓里的布拿出来,大娘尤其是那女儿都挑花了眼,这红色的色真正,还带暗花,做袄面正正好,这藕荷色的也好看,百货大楼里这种色的布可不多,这种颜色穿起来显白,夏天做个翻领的衬衫再好不过了。

    大娘也跳了块白色的布给家里的男人做衬衫,棉布吸汗又不贴身,比那什么的确良舒服多了。大娘和她女儿一共挑了两块大的,跟两块中号的,因为她们是第一个主顾,谢韵给她们算7毛钱一尺,算了一下一共154,又把零头抹去只要了15块钱,大娘又给她找来3张工业券,2张肥皂票,2张毛巾票,3张卫生纸票,还有1张解放鞋票,还把厂里发的劳保手套拿出来2双送给她,谢韵觉得满意的很。

    大娘又出门去通知在家的邻居,这会年轻的都在上班,剩下些大妈在家看孩子做饭。这么好的事,大娘这一生物在哪个时代都是生猛的动物,谢韵不禁想起卖场搞米面鸡蛋促销时,冲在最前线的大妈们。不用说,在这个商品匮乏的年代,好东西不愁卖。谢韵一共卖了110块零7毛,收到各种票据若干。带着大妈们的殷殷嘱托要她下回有货还来她们这卖,谢韵出了家属区。

    早过了吃饭点了,谢韵找到一家国营饭店,过饭点炒菜是没有了,中午包的饺子还有剩没煮,谢韵点了3两大白菜猪肉水饺,花了9毛并3两粮票。

    看谢韵拿出来的是全国粮票,收款点餐的中年妇女刚进门时的晚娘脸秒变菊花脸,盯着谢韵眼神火热的让谢韵觉得自己就是发光的大团结。

    好不容易等谢韵吃完了饭,卖饭大姐蹭到谢韵旁边,饭店上班油水就是足,瞅着这大姐的大肉脸,能刮下半斤油。

    “妹儿,你这粮票还有吗?姐家里人老去外地出差,手里全国粮票不够用,姐拿地方的票跟你换怎么样?”胖大姐满含希望地看着谢韵问。

    是不是你家里人用可真两说,谢韵心说。“有是有,可是不多,你想怎么换?”谢韵问。如果给的多,不妨换点给她,一看这大姐就是老手。

    “那一斤全国粮票我给你1斤1两地方粮票怎么样?”胖大姐回道。

    谢韵虽然没换过,但知道这胖大姐说的这个数不实诚,但也没压多少。就回道:“我手里的也不多,就100斤,按你说的换,但你还得给我加20张工业券跟20张其他票。

    工业券虽然难得,工厂都发,买东西攒攒都够用,不是特别稀缺,但粮票就难得多了。谢韵并没有指定油票、糖票、肉票那些稀缺的票,从卖布那得来的票就能看出来,上述的票一张也没有,谁家都缺。谢韵不缺这些东西,所以也不强求。

    胖大姐没想到她这么痛快,“其他的票据我得花点时间找别人换点,你能明天上午过来拿吗?”

    跟胖大姐说好了时间,谢韵又回到市百货大楼,算着手里的票,给自己买了一个铁皮印花暖水瓶,2个搪瓷脸盆,一个大搪瓷缸,塑料镜子、牙刷、牙膏、解放鞋、手电筒,还发现了一张胶鞋的票,也赶紧给用了。空间里的碗和盘子大部分带花色跟现在常见的不一样,谢韵又买了几个盘子跟碗,最后用了好几张工业券跟135元买了个12印的铸铁锅。这些一共花了41块钱,挣来的钱很快去了快一半。

    还有一些东西,可以以后慢慢再买。一下拿太多东西回去,有心人会怀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