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热心的林伟光
    谢韵出了空间,想起家里的柴不多了,去杂物棚拿出筐、麻绳和镰刀,出了院子。

    红旗大队背山面水,后世如果开发好了,绝对是搞旅游的好地方。山是白山的余脉,不高,但绵延好几百里,平时也没人往深里走,大家都在周边几个山头活动。山里的物产还算丰富,原主的吃食就有一部分来自山里的产出。谢韵最高兴的是山里有几处还有地热,野浴她还不敢,有机会找个大点的容器,装一些放空间里,自己就能泡温泉了,呵呵。

    顺着谢韵家西面的一条小路,就能上到最近的山上。冬天了,山上榉木的叶子早掉光了,谢韵把镰刀绑到树枝上,用刀锋去扯高处的枯枝,没掌握好力度,费了老大的劲才弄下来一根树杈。

    累得满头大汗,真是高估了自己这个身体的战斗力,谢韵叹了口气,认命的在树底捡起细树枝来。

    “用不用我帮忙?”一个男人带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吓了谢韵一跳,刚才还想往空间扔点呢,不知道这个人观察自己多久了?看来以后用空间可得看仔细了。

    谢韵抬起头,一个20出头的男青年,穿了一身洗的发白的蓝色中山装,三七分短发,瘦长脸,眼睛的瞳孔颜色很深,看人显得很专注。此刻,这双眼睛的主人带着一点温和的笑意正低头看着自己。

    谢韵或者说原主认识这个男人,而且对他还颇有好感。这个男人叫林伟光,是村里的知青,来自省城。为数不多的主动对原主表达出善意的人,有几次碰到几个知青中的积极分子找原主麻烦,还是他看到帮着解围。

    原主是单纯又孤独的小姑娘,有人关心感到很窝心,于是在地头或山上碰到,忍着害羞也能说上两句话,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林伟光会主动聊到省城的一些事,都是原主渴望知道的,对他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原主有好感,不代表谢韵有好感,先观察观察,正好有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太好了,林大哥,怎么这么巧今天砍柴就碰到你了,我运气真是太好了?”

    这话怎么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还懂得话里藏话了?“知青点的柴正好没了,轮到我砍柴。好在今天被我碰上了,那小细枝子引火还行,怎么有粗的好烧,以后有干不动的活,提前跟我说,正好现在冬歇,也有时间。”真是一副知心大哥的好模样。

    “对了,我怎么好些天没看到你出来了,是不是生病了?”呦,还说没特意留心,要知道谢韵住的地方离知青点中间可隔了大半个村子,出来也不见得能看见,他怎么这么肯定自己就没出门。妈哒,你这个背后灵。

    “前几天晚上我做了个恶梦,梦见有人要掐死我,半夜汗出多着凉了,病了好些天,现在已经彻底好了。”谢韵半真半假地回他。

    林伟光扯枯枝的动作慢了下来,声音有些迟疑:“梦见被人掐?小丫头你是不是睡觉压着哪了?”

    “不是的,我睡觉特别老实,怎么可能压着,这梦做的特别真实,半夜醒过来,我还缓了好久才把气喘匀,感觉就像真有人进屋来掐我一样?我平时都生怕惹麻烦,怎么做梦还有人跟我过不去。”谢韵愤愤地说道。

    林伟光安慰她:“小丫头,你就是胆子太小了,你成分虽然不好,但现在也是大队劳动群众的一员,碰到那些不开眼的还拿成分说事,你也别怕,不行不是还有我吗?”

    “林大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除了家人,从来没有人这么帮过我。自从你来咱们大队,我的日子都好过多了。”谢韵满脸感动真诚道谢。

    林伟光干活能力还是值得表扬,一会功夫,砍了一大堆柴火还帮谢韵挑回了家,帮着剁在柴房,谢韵只用收集散落的松针装筐里轻松地背回家。

    一下午的交流,谢韵已经在小本本上给林伟光的名字打了个重点。林伟光为什么会对谢韵这么好?看上她了?这话谢韵自己都不信。因为同乡之谊?知青里有好几个都来自省城,怎么不见那些人看在老乡的情分学雷锋做好事?

    谢韵不相信林伟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凭借直觉。前世父亲从小带她出入商场,看人这一点她一向有些心得。她直觉林伟光是一个面冷心冷的人,他表现出来的温和是特意戴上的一层面具。

    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也是为了谢韵祖辈的遗产?想要以温柔一点一点蚕食谢韵的防线,从她嘴里套出有用的消息?林伟光出自省城,难道在省城也有人在打她的主意?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谢韵在想林伟光,林伟光回到知青点也在想谢韵的话,难道真有人半夜进到谢韵的屋子,是村里人还是其他人?村里她大爷爷一家有点小心思,林伟光很清楚,但那一家不至于半夜跑到谢韵家里,谢韵手里的东西,不是早进了他们家的腰包。她现在家徒四壁,不可能半夜招贼。难道还有别人?

    “林伟光,你砍个柴怎么砍了一下午,我还等着做饭呢,你是不是又帮那个资本家崽子干活了,我说你这人觉悟怎么这么低,我们要跟那类人划清界限,你这样下去会被敌人腐化,容易犯错误的,别说我没提醒你。”

    最烦的就是这个王红英,成天自认思想最坚定,管东管西。林伟光厌恶地皱紧了眉。

    “别成天狗崽子狗崽子的叫,什么叫我被她腐化,她是搞享乐主义那一套了?还是过有钱大小姐生活了?相反,她干活努力从不偷懒,不讲究吃穿,思想上还积极要求进步,今天她还说,下次纠察队的人下来检查她还要交一份思想总结。

    伟大领袖教育我们,要学会辨证的看问题,不能用一成不变的眼光看问题,王红英我建议你还是趁着现在不忙,多学习学习,自己思想意识提要提高,别成天盯着别人。”

    “好了,都消停点吧,林伟光我们不是不让你帮助谢韵,就是你下次帮忙的时候,也别忘记自己的事情,毕竟大家现在过得是集体生活。”跟王红英一起做饭的李丽娟赶忙拉走了还要继续吵下去的王红英。

    “下次不会了。”林伟光承认回来晚了。成天为些鸡毛蒜皮的事上纲上线,林伟光烦透了,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林伟光,你今天是帮谢韵干活吗?你都好久没帮她干活了?她最近是不是病了?”林伟光站在院子里歇口气,女生宿舍这边出来个女知青,是赵慧珍,平时在知青中人缘很好,跟村里人相处也很不错。

    “是啊,前些天感冒了,这两天才好。”

    “好好的怎么感冒了?”

    “说是半夜做噩梦,吓着又着凉了,她那屋子门窗都漏风。”

    家里门窗都漏风的谢韵此刻瞅着破败的家,也在发愁。这破屋子要修的地方可是太多了,好在去年原主因为屋子漏雨实在太严重,绑了一只下蛋母鸡给大伯,让他找人把屋顶的草给重新换上新的,他们大队有水田,稻草不值钱,只要出几个人一会就换完了,那些人换完屋顶的草,还顺道把房子墙面裂缝的地方拿泥又给抹了一遍,谢韵千恩万谢。至于那些人怎么打点,谢韵没问,一只鸡只赚不赔,要不大伯答应地不会那么痛快。

    房子的门和窗时间长了,不保暖也不安全。拜半夜进门的贼所赐,她家的门栓被人从外顺着门缝割断了,现在连个门栓都没有,这些天睡觉,谢韵都是从空间找的铁杆子出来把门顶住。谢韵为什么不进空间睡?空间虽好,现在危机四伏,如果一味地追求安逸,失去警觉心,就不会那么容易从泥淖中逃出升天。一味地躲是不行的,还要主动出击。

    把炕烧暖活,谢韵从空间拿出碗小牛饭出来吃。家里连口铁锅都没有,烧水、煮饭都用一个陶锅。不知道原主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想必吃尽了苦头。

    看来自己得赶紧出去一趟,从空间拿些东西出来,也好有个出处。否则贸然用上好东西再吃胖了,引人怀疑就有些麻烦。

    其实,谢韵跟谢大伯说要去市里找父亲的朋友真不是瞎编的。当年帮谢韵办户口又帮忙把谢父跟谢母的遗体送回家乡的那位叔叔,后来这些年一直杳无音信,谢韵也没有多失望,因为仅仅这两件事情就是天大的恩情,谢韵不敢忘,将来有机会一定报答这位父亲的朋友。

    前些天,谢韵突然收到了这位叔叔的一封信,原来这些年他被调到一个保密单位工作,人出不来,也不可以随便跟外界通信。最近才结束工作,但下一个工作还是在外地,他没法过来看她,随信夹了几张全国粮票跟5张大团结。竟然就这么大啦啦的放在信里寄过来,谢韵想真是信任军邮的安全,看来那位叔叔是在军产部门工作。

    信里还说在谢韵所在的市还有一位他跟父亲的同学,这人并不知道谢韵在红旗大队,他已经写信给那位同学,如果有事情,谢韵可以找他帮忙。

    至于去不去找那位叔叔,谢韵现在还没想好,毕竟人心易变,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太难了。

    急于了解现下的世情,谢韵还是决定早点动身去市里看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