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控制力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天宇在卫生间内,清洗着身上的汗渍,看着全身伤痕累累,用手摁了一下,还是很疼的,也不敢用修为恢复,桐姨说过,他身体的恢复能力还是太弱,不是太重的伤,不允许用修为,医术来恢复,全部交给身体来愈合。

    不然的话,这一身伤痕他绝对会恢复的,顷刻间就可以恢复。

    一番清洗,凌天宇轻轻打开卫生间的门,接过段嫣然递过来的衣服,是运动服,要是搁以前,俩人都会不好意思的。

    现在已经成为情侣,自然不在乎了。

    快速的穿上衣服,段嫣然才推开门走了进来,顺手将换下来的衣服给拿了起来,放在了洗衣机内洗洗。

    “我去一趟何家。”凌天宇看着段嫣然,用仙力烘干头发道。

    “去吧,早点回来。”段嫣然知道他忙,能够回来第一时间来找她,说明心里也想她,这就够了。

    父亲凌战青上次开过一次家庭会议,任何时候,不得阻挡天宇做事,没有为什么。

    段嫣然不傻的,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她男人在做什么大事。

    她现在也不太慌,就是想要个孩子,可生孩子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离开别墅的凌天宇,赶往了何家庄园内。

    “凌神医。”几个保镖看到凌天宇,忙行礼,他们家主派人找了好几次,终于来了。

    凌天宇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去了别墅,看看是什么急事。

    “你终于出关了!”何中天还在焦急的等着,他刚刚又派人去了死人山,刚走没有多久,他们何家老祖宗伤势很重,现在气息很微弱了,要不是赵老在维持着,恐怕真要陨落。

    “怎么了?这么急?”凌天宇将嘴中没有抽完的烟烬灭在烟灰缸内,很是好奇道,他从没有见过何中天如此着急过。

    “我何家老祖宗身受重伤,后背被打烂,紧挨着丹田处有一把断刀,赵老治好了后背,现在气息很微弱。”何中天一边着急的和凌天宇说着伤势,一边上着楼带着他去卧室。

    赵祥德还在卧室内,万一出点意外,也好应对。

    门被推开,赵老起身,看到凌天宇进来,眼前一亮,他来了就好。

    凌天宇和老朋友赵祥德握了握手,好久不见了都,自然有好多话要说,可惜,他只有一天的时间,很紧迫。

    何家老祖宗躺在床上,还在输着液,气息若有若无,已经濒临鬼门关,凌天宇看了看腹部丹田处的断刀。

    “九境刀!”凌天宇看到断刀的等级,极为震撼,竟然是九境刀,紧挨着丹田,这可是高等武器。

    紧挨着不敢动,这是其中一个难度,最难的当属断刀刃口处还散发着残留的刀气,这才是最难的,只要敢拔刀,结果就是刀气灌入腹部,丹田瞬间会被刀气击破。

    这种伤势,赵老还真解决不了,真得他来。

    “去拿热水来。”凌天宇褪下上衣外套,吩咐何中天道,先点了何家老祖宗的十九处穴位,先把他的呼吸拉回来,不然的话,指定下地府。

    赵老在一旁亲自看着,看看凌天宇是怎么医治的,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必须看看。

    凌天宇看着桌上的家用医药箱,从里面拿来剪刀,将腹部上的纱布剪开,伤口处已经溃烂,即便修为不低,可这击中的是要害,丹田只要废了,真有可能会毁了。

    即便何家是体族不错,可何家老祖宗明显不光是体族,更是纯粹的修炼者,和他一样,都是靠丹田来修炼的。

    何中天已经端着热水过来,凌天宇接过去,左手轻轻一握,一团热水成为一个水球。

    凌天宇要用热水清洗他的伤口,渗进伤口内,起到润滑作用,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拔刀。

    热水并没有用多少,只是用了一杯水那么多量。

    凌天宇右手二指夹住断刀,将残留的刀气直接吸收了去,二指控制着力度,毫无意外,瞬间拔了出来,即便紧贴丹田,只要力度控制的好,一样没问题。

    本来要用其它方法才能拔刀的,如今的他,力度早就控制的炉火纯青,不需要那么费事,可以直接拔刀。

    鲜血喷出来,凌天宇立刻止血,用锋利的匕首,将烂肉一点一点削去,用药材融合,熬出来一副药膏,给他涂抹上,这才结束。

    “这副药方按时喝,明天就可以醒来。”凌天宇写下了一副药方,递给了何中天,叮嘱道。

    何中天忙收好,让人去熬,总算是救下来老祖宗了,何家只要老祖宗在,就没事。

    凌天宇回来的很及时,不然的话,真有可能出大事。

    “怎么受伤的?还是九境等级的刀,都市当中没有这种等级的武器的。”凌天宇接过来赵老递过来的烟好奇的问道。

    何中天随后说了说,他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什么地方在战斗,距离很远,来人送到这里后,就匆忙离开了。

    凌天宇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没有再问,聊了一会儿,离开了何家,和赵老一起回了海北。

    赵老回了医院,凌天宇回了死人山,毕竟他时间不多了,得回去和家人聚聚。

    凌战青还没有回来,凌天宇也问了问,母亲文静一番解释,也没有说什么。

    文静撒了谎,毕竟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牵扯着儿子的身世,必须隐瞒。

    有一件事文静已经知道了,南宫霓裳的陨落,凌战青终究还是告诉她了,至今还在痛苦。

    看着眼前的儿子,文静在他身上看到了南宫霓裳的身影,眼睛极为像,还有一个极为显著的像,他的耳朵,耳垂很小,他亲生母亲也是这样的。

    “妈,你怎么了?”凌天宇看着自己母亲落了泪,很担心的问道。

    “啊……没事没事。”文静知道自己没有忍住哭,忙假装被什么东西吹进眼睛里面。

    可这一幕没有逃过凌天宇的眼睛,桐姨他们教过他人心之道,从动作,语言反应可以看出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他知道自己母亲想起来了谁,很大可能是个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