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我当你默认了
    ,精彩小说免费!

    柳浩然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陨落,只有目瞪口呆,他要是在里面战斗,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完全察觉不出来。

    凌天宇出手速度太快,几乎快到看不到踪迹。

    快!准!狠!

    他现在能够形容凌天宇的只有这三个字,出手干净利索,完全不拖泥带水。

    他并不反对兄弟做这种摆不上台面的事情,这是针对的仇人,这样做,自然没事,甚至他隐约有些佩服,从他们认识开始,凌天宇给他只有一个印象。

    出手狠辣!

    做凌天宇的仇人,被他盯上了,后果难以想象。

    凌天宇此刻将视线重新盯向了神异两族的长老,这一次他要一并干掉他们,没了长老,两个族长也就少了左膀右臂,够他们喝一壶的。

    定格符篆现身手中,依旧是之前的动作。

    双方共十人,凌天宇都重点照顾。

    “噗嗤!”

    异族一长老被一剑斩成两半,神族长老下手极为狠。

    “杀!”

    看到异族长老陨落,神族五位长老把握住这次机会,现在平衡打破,该力压他们了。

    异族仅剩下的四位长老,也不傻,忙缓缓的靠近。

    然而,符篆再次出手,神族一长老陨落,再次回归平衡,双方长老的心那真是冰火两重天,兴奋刚到,直接失望,狠狠地掉落低谷。

    这种感觉最难受,眼看都要成功了,突然失败,这种一上一下的心情着实令人不堪负重。

    凌天宇要的就是如此,损失是根本目的,也要他们受不了,这才是最痛苦的折磨,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十二个长老,只留下了八个。

    神族族长姬纣,还有异族族长陆昊天,根本没有注意底下的情况,他们二人修为一样谁也奈何不了谁。

    凌天宇看不透他们的修为,他也没心思看。

    符篆尽出,双方长老一个接着一个陨落,无人发现。

    如今双方只剩下了各自一个,凌天宇没有着急出手,而是等着机会,他在等同归于尽的机会。

    要不然只灭了其中一个,另外一方必然平衡被打破,临走时可以让下方的一方人员被打破,这会儿可不行。

    柳浩然在一旁没有说一句话,就只是看着,他能够看的出来,兄弟再等出手的合适机会。

    两个长老皆是使用的剑,是六境等级的剑,不低了。

    天已经大亮,二人隐匿的地方也比较偏僻,只有空中散落下来的攻击力量偶尔会下来,也到都躲开了。

    机会不是那么容易等到的,毕竟要让他们同归于尽,这机会需要巧合的,他们同时出手,还要把握好。

    “天宇,算了,天已经大亮。”柳浩然看着不放心起来,忙督促道。

    凌天宇也知道,极为不甘心,只能先灭了其中一个,首当其冲自然是神族长老,神族少族长他可是见过,甚至还打他女人的注意,先灭了。

    定格符加身,毫无意外——灭。

    十二个长老里面,就只有异族一位长老还活着,损失不小,黄金万两已经到手。

    “一定灭你们!报家人之仇!”凌天宇临走之前,满是杀气的看向了空中的两个族长,在心中发了誓,和柳浩然悄无声息的离去。

    天虎始终紧跟着,凌天宇动手的一切,它都看到了。

    上层界面还在打,凌天宇已经回了都市,依旧是青光开道,安全的回到死人山。

    在双方谈不拢,正是宣战时,在都市中探索上古遗迹的双方人员,都被调回去了,交手的里面就有他们。

    都市如今再没有一个神异两族人员,凌天宇到死人山后,也是关兴告知的。

    “族长,逍遥府府主请您去一趟逍遥府,说有要事相商。”关兴禀告道。

    “我知道了。”凌天宇示意知道了,起身换了换身上的衣服。

    刚准备走,段嫣然从后面抱住他,撒娇道:“你是不是要出去啊?要是事情不要紧,带我去呗?”

    段嫣然这几天在庄园内很是闷的。

    “换换衣服。”凌天宇没有拒绝,知道这几天她很闷。

    段嫣然见答应,忙跑着上了楼去换衣服。

    “照顾好她路上。”坐在客厅择菜的苏若曦,叮嘱了他一声。

    凌天宇点了点头知道。

    很快,段嫣然一条红色修身裤,白色帆布鞋,上穿一白色长袖,气质没得说。

    “嫂子,我们走了。”段嫣然忙挥手,挽着凌天宇的手离去。

    二人离开了死人山,前往了逍遥府。

    依旧是坐船过去,正好散散心,他心中都是仇恨,满腔怒火,也是一个不错的散心机会。

    凌天宇现在很放心,上层界面神异两族战斗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的,很安全。

    段嫣然依偎在凌天宇怀中,在甲板上享受着海风。

    凌天宇始终一言未发,段嫣然也没有开口,就这样依偎在一起。

    这样一起坐船,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天宇,你会娶我么?”突然,段嫣然抬起来臻首极为认真的看着凌天宇问道。

    凌天宇身子一怔,被问了个措手不及,嘴中的烟都忘记了抽。

    段嫣然这一次是极为认真的,等着他的回答,她不想这么再等下去了,太累,心极为累。

    她和上官冰聊的时候,提醒过她一句,女人除了主动,还要赖皮点,得缠着他。

    南风结婚,上官冰有孩子,无一不在刺激着她,这么突然问,也不为过。

    凌天宇选择了沉默,没有回话,他无法回答。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我们明天去领结婚证。”段嫣然步步紧逼道。

    凌天宇眉头紧皱,她这是要逼着啊。

    “你很着急结婚?”终于,凌天宇开了口。

    “很着急。”段嫣然点头回道:“我也快奔三十了,我也想有个完整的家,想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疼自己的老公,你知道的,我爱你,可你总是这样不明不白,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有时候心可累。”

    说到这里,段嫣然都忍不住委屈的红了眼睛。

    凌天宇扶着栏杆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