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7.第867章 出面
    何中天没有杀秦木槿的意思,可此女太过分了,好话说尽了,甚至还承诺,若是得到里面的宝贝,会分给一部分,他们何家不是不讲理之人。

    要是仇恨派还在,根本不会如此好言相劝,直接上去就是动手,折磨,不说也得说。

    凌天宇见何中天脸色有些烦难,知道提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可嫣然开了口,他总不能不出手吧?

    “要不这样,我用一样东西来换如何?我相信这件东西你肯定看在眼中,会增加你们何家的实力。”凌天宇直接开了条件,用一千张符篆来换她,用不着十星符篆,用八星符篆就可以了。

    八星符篆在都市当中也很难见到的。

    “言重了。”凌天宇一说要用东西换,何中天吓了一跳,忙摇头,就凌天雪的面子在,他也得给啊,况且也说了,拿到藏宝图后,留她一命。

    “我答应了,留她一命。”何中天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带着凌天宇前去了庄园后面,秦木槿被关在一处单独的房间内。

    跟在身后的逍遥府府主,对凌天宇竖起来了大拇指,面子真大,让何家这样存在已久的体族给面子,他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他们逍遥府号称无所不知,可惜,他知道,何家存在的历史比他们逍遥府长多了,知道的事情比他们只多不少。

    一卧室门打开,里面还有人在逼问,秦木槿被打的早已吐血,何家也没有用什么畜生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就只是让她受点皮肉苦罢了。

    何中天的到来,正在逼问秦木槿的人,已经停手,退了下来,这女人骨头真硬,死活不说。

    “凌——天——宇!”刚停手,秦木槿嘴角溢出来血,看到凌天宇,恨得咬牙切齿。

    何中天见秦木槿这种眼神,心里不免嘀咕起来,他们是仇人,凌天宇救她干什么?真是奇怪了,早在凌天宇提出来的时候就好奇,也没有问。

    凌天宇完全无视她的仇恨眼神,道:“藏宝图交出来,我带你离开。”

    “呸!”然而,秦木槿对着凌天宇吐出一口带有血液的口水,满是怒火道:“凌天宇,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死都不会交的。”

    她知道,凌天宇既然得知了藏宝图,必然也要染指,想让她交出来便宜了仇人,那是不可能的。

    “你交不交跟我无关。”凌天宇嘴角冷笑一声道:“我给你五分钟时间的考虑,你想找我报仇,起码也要活下来,还有,我告诉你,我没有想过要救你,嫣然意外知道,让我出面才出手的。”

    “你以为你有多大面子?你还不配我出手。”

    凌天宇毫不留情的说道,在他眼中,秦木槿迟早是要死的,这一次是看在嫣然的面子上才出手的,否则他才懒得来。

    “嫣然?!”原本还在仇恨当中的秦木槿,听到段嫣然的名字,脑海内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段嫣然的音容笑貌,她和凌天宇有仇,但和段嫣然没关系。

    上次出手的时候,当着她的面儿出手的,没有想到,嫣然还是认她这个闺蜜的,尽管相处时间不长,段嫣然对她确实可以。

    落难时刻,还是段嫣然出手的,心里满满的感动。

    “我死也不会交的。”秦木槿还是选择了不交,嫣然的好意她心领了,藏宝图是她父亲得来的,不可能交出去,也确实在她身上。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何中天见秦木槿如此给脸不要脸,气的不轻,凌神医亲自来说了,让他出面的人不多,没有想到,还不领情,简直是找死。

    “有本事你杀了我!”秦木槿还真不怕何中天,他想要藏宝图,不交就不会杀她,早就摸准了她的脉了。

    不就是受点侮辱么。

    “你……”何中天真想一巴掌拍死她,可为了藏宝图还是忍了,况且凌天宇都说了,要留她一命。

    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用那种畜生用的手段吧,也做不出来,真是没辙了。

    凌天宇示意何中天稍安勿躁,他知道秦木槿心里想的什么,捏准了何中天不敢动用什么过分的手段,只是让她受点皮肉苦罢了。

    凌天宇没有再说什么,带着逍遥府府主离开了房间,何中天也紧跟其后,让人不要再逼问了,毕竟凌天宇过来了都,再逼问的话,确实说不过去。

    “府主,你返回一趟依山庄,带来嫣然,让嫣然和她说吧。”凌天宇拜托逍遥府府主返回去一趟,既然说不管用,就让嫣然来劝说吧,这是她的闺蜜,他也出手了,要是还不听,真不关他什么事情了。

    逍遥府府主立刻返回了海北依山庄,前后不过五六分钟,带着嫣然来到。

    段嫣然刚准备休息呢,结果逍遥府府主现身,将事情和她说了说,便带她过来了。

    “你上去劝说吧。”凌天宇说了一句,让何中天带着她上去。

    他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生死一念之间。

    房间内。

    段嫣然看着受伤的秦木槿,忙让人解开。

    “木槿姐姐,我虽然不知道藏宝图后面到底是什么,你和天宇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一点,他做的事情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藏宝图对你很重要,可有命重要么?”段嫣然耐心的劝说道:“命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木槿姐姐,你在我眼里,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

    “有些时候,必须懂的舍弃。”

    “可他杀我父亲干什么?纵然有不对的地方,也不能如此下重手吧?”不提还好,一提将秦木槿的怒火挑了起来道,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然而,段嫣然知道后,先是一愣,随后摇头道:“你父亲触碰了天宇的底线,我了解天宇,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犯人。”

    “他没有做过欺压别人的事情,我相信我男人的为人,要怪只能怪你父亲做的事情出格了。”

    段嫣然对凌天宇极为信任,秦海戮竟然打着她男人的旗号去做事,那就找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