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那就继续
    ..,

    凌天宇淡淡一笑道:“区区三十五种毒液,不算剧毒,你不也没事么,那就继续。”

    烟斗老者听到这话,心里多少有些惊骇,竟然可以仅靠尝就说出来多少种毒液,看来每种毒的名字都知道了,那就是平手了。

    合体四层老者和国字脸老者没有什么,其他人可就震惊了,就五杯酒,这么多种毒液,他们是不敢喝,这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果然强者的脾气都怪,怪也就算了,做事也怪,想不通他们怎么想的。

    “那就继续。”烟斗老者再次倒上酒,一样的动作,毒酒已成。

    “请。”烟斗老者依旧有礼貌,率先喝下毒酒。

    凌天宇也一样,一样是五杯,这一次一杯内只有一种毒,但毒性比起来那三十五种毒液要强,这五种毒液有腐蚀作用,可以腐蚀内脏的。

    下毒还真是狠。

    二人已经喝了四十种毒液,这一盘棋没有半个小时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

    凌天宇不信烟斗老者身体没有极限,他会医术不错,但也一定是一个对毒液颇有研究的人,不然哪儿来那么多毒液。

    烟斗老者继续下毒,二人继续喝。

    毒液持续增加,一次比一次毒性强,凌天宇丝毫没有什么变化,是什么脸色就是什么脸色。

    烟斗老者到是略微有些喘息,看的出来,他到极限了,这是最后一次毒酒了。

    他们二人现在喝了毒液一共七十三种,混合在一起,毒性已经到了一高峰了。

    凌天宇还没有到承受极限内,还早呢,他随着修为的提高,尤其是修复经脉后,那些药材除了对经脉有好处外,也可以增强体质的,有一定的抵抗力。

    最后五杯酒下肚,毒液一举增加到八十三种毒液,烟斗老者已经极限了,不能再喝了。

    凌天宇没有什么事情。

    “在下输了。”烟斗老者到是认输认得快。

    凌天宇只是点了点头,烟斗老者还算给他印象不错,这国字脸老者就算了,说话冲嫣然特狠,他是没有说什么,比的时候,得下点重手,想尽办法也要下重手,让其嘴贱。

    “咱们十分钟再进行第二项比赛。”合体四层老者没有着急比赛,怎么也得给烟斗老者逼出来毒液的时间,接下来的比赛还要在场呢。

    至于凌天宇,逼毒不逼,就不知道了。

    凌天宇没有意见,十分钟就十分钟,他也想逼出来毒液呢,烟斗老者已经离开了顶层,去了卫生间,他也得去,暂时就在肚子内到是没有什么,接下来的比赛还是微微有些影响的,以防万一,还是逼出来吧。

    段嫣然问了问凌天宇有事情没有,毕竟是毒液。

    凌天宇示意没事,现在修为已经是分神了,不是那种特难解的毒液,没有什么事情的。

    刚准备去卫生间逼毒,直接站在了原地,嘴角微微抽搐起来,体内的紫色血液疯了吧?

    这是八十三种毒液混合,毒性很强的,没有想到体内的紫色血液竟然在吞噬毒酒。

    真是不敢想啊,这紫色血液到底是什么血脉,虽然知道血脉很强,可这也太厉害了点。

    那紫色血液在体内经脉内游走,毒酒正在急剧减少,吞噬后,他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反而很舒服。

    不到三分钟,毒酒被吞噬的一干二净,丝毫事情没有,凌天宇懵了,这血脉到底是什么血脉。

    他也搞不懂,一直到第二项比赛开始,才放弃思考,专心比赛。

    他已经胜了一场了,这一场要是胜了,他们就输了,不要产业没什么,重要的是目的,谈判的目的是什么。

    第二场是书法,正是国字脸老者,凌天宇等的就是他,纵然比的是实力,想办法也要击败他。

    桌子撤离,两张一模一样,长五米,宽两米的宣纸铺展在地上。

    看着送上来的毛笔,凌天宇微微有些诧异,是类似于拖把那么大的毛笔,旁边放着盘子大的墨汁,还有水,说是书法,其实是书法和画的结合。

    凌天宇看了看国字脸老者的动作,已经开始动了,极为娴熟。

    他倒是不怕,比的不是书法和画功谁更胜一筹,反而是实力。

    国字脸老者每动一次毛笔,宣纸上都会散发出一丝力量,那是攻击的力量。

    凌天宇不敢耽搁,右手一握毛笔,一首《满江红》,在宣纸上写着。

    “叮叮叮!”

    力量交手,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甚至两张宣纸距离的最中间,隐约有火花产生。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国字脸老者写的是一首词,字体飘逸潇洒,收笔有力,每一个字浑然天成,凌天宇的就差了一些,完全是随心而去,但胜在自然。

    在外人看来,只是书法较量,可合体四层老者和烟斗老者知道,这不是,这是实力的较量,这每一笔都是一道攻击,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国字脸老者的每个字完成,都会像从天而降的陨石攻击一样,带着毁灭性的力量而去。

    凌天宇的字,却像一个一个手持红缨枪的士兵一样,攻击而去,一时间相持不下。

    两张宣纸上方,早已形成了两军对垒,主帅当然是凌天宇和国字脸老者。

    若是仔细观察,两张宣纸就是一个棋盘,中间隔开的距离就是楚河汉界,这嫣然就是一副象棋,一副黑白两军交战的象棋。

    凌天宇手持毛笔,继续写着,国字脸老者也同样如此。

    时而两军弓箭仰射,时而在河中厮杀。

    合体四层老者和烟斗老者看着交手的情况,为凌天宇的强大感到惊骇,这拼的是实力。

    凌天宇还是感到有些压力的,毕竟实力差距大,他也没法用辅助,功法也不敢调动,怕再出现之前的事情,要是阵法,直接动用符篆,稳赢。

    只能尽力而为,这老者的书法抛开不用欣赏,实力确实强。

    他能够写完这一首《满江红》已经是不错了。

    能不能再继续下去,难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