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他不是大成期巅峰
    这些磕头的人里面不乏大成期巅峰,依然被吓得磕头,确实没有尊严,白凉山老者八人还在目瞪口呆当,出手是灭大成期巅峰,这太可怕了。

    能够灭了大成期巅峰,绝对是大成期巅峰之后的存在,可怕至极,然而这一切,已经结束,谁胜胜败,一目了然。

    分神一层,拥有两个分神一层,同级当堪称无敌,越过一个出窍,合体,甚至大成期,这越级有些大,不得不让人感叹这功法逆天到什么存在。

    做完这一切的凌天宇,带着八人回了依山庄,继续喝着酒。

    白凉山老者八人看着凌天宇,只有震惊,实力太强了,大成期巅峰都可以出手灭了。

    “你到底什么修为啊?那可是大成期巅峰。”终于,白凉山老者问了出来,他现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大成期巅峰,他不是大成期巅峰。”凌天宇喝了一口酒,却摇了摇头道,那白眉老者根本不是大成期巅峰,包括其他几个,也并非真正的大成期巅峰。

    “不是大成期巅峰?”八人闻言,纷纷目露疑惑,这话什么意思?他们的感觉是大成期巅峰,不会有错的。

    然而,凌天宇说的是真的,不是大成期巅峰,他杀的白眉老者根本不是大成期巅峰,真正的实力是合体三层,交手的第一拳,感觉到了,力量徒有其表,这也是凌天宇为什么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杀了的结果。

    白眉老者是服用了丹药强行提升的,也是说,用丹药将修为硬生生的砸起来的,真实实力是合体三层。

    然而,杀了固然是好,可惜,凌天宇不知道的是,他闯大祸了,这祸不是确定试了一下修为提升后功法力量会如何,也不是杀了白眉老者,而导致他凌家的仇人盯他,他本身被盯到了,没必要,都不是这些。

    这祸指的他乱动用功法,他不管怎么说,都是分神一层,这部功法确实是逆天的存在,可以越级,但没有这种越级的,击败一个合体那是可以的,若是可以杀了,那是烧高香了,可惜,越级太多,尽管白眉老者是丹药砸去的,但那实力多少会有的。

    《傲云五龙决》也确实是巅峰功法,最高等级的存在了,可惜,他本意是试探一下这部功法的实力,随着修为的提升,功法进程也会随之提升,功法加身,确实实力增幅。

    但这部功法除了不可以短时间内提升两个大层次外,还有一个致命的存在,不可强行调动,尤其是持续调动。

    实力差距太多,暂且抛开白眉老者用丹药提升修为的这一点,但实力依旧是合体三层,不可小觑,若是合体五层之下的话,可以勉强调动一下,抵抗下,然而他在作死,持续调动,这已经违背功法的调动范围之内了。

    《傲云五龙决》相信人都想拥有,力量强大,然而,伴随着好处的同时,同样伴随着致命弊端。

    凌天宇或许不知道,他已经埋下了祸根,这祸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调动功法的时候,持续调动的,踏入了功法的死穴,强行调动,后果只有一个,经脉收缩,一个小时之内会出现后遗症。

    好处的同时,也有弊端的,凌天宇只想试探一下,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部功法,有一个典型的存在,修为差距不大时,可以调动一下,但不能过长,可以调动一下之后,隔一段时间再调动,凌天宇却傻傻的一股脑的调动,只有承受后果了。

    老头儿将功法传给了他,并没有多详细的介绍这部功法,也算是害了他一次。

    凌天宇现在还不知道后果,还在解释白眉老者不是大成期巅峰的事情。

    八人固然震惊,也意外。

    一个小时后,是后遗症来的时候,凌天宇到时候能否顶住都是一说,但愿别出事情。

    之后喝了半个多小时,结束,凌天宇安排他们先住下,等凌家的仇人先离开了再说,能出去出去,不能出去,在海北待着,也够他们住了,况且还能替他保护保护依山庄呢。

    凌天宇收拾了收拾,回了居住别墅,躺在床想着动手的事情,这功法如此厉害,之前该动用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让老头儿下在体内的一丝魂识现身了,这样还能留下一个保命的底牌存在呢。

    “砰!”

    在他沉浸在功法强大高兴之时,一个小时已经到了,强行持续调动功法的后遗症也来到,体内的经脉瞬间收缩,整个人直接抽催起来。

    凌天宇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回事?

    他现在只感觉自己全身的经脉都在持续收缩,全身都在抽搐着。

    “怎么……怎么会这样?!”凌天宇整个人在床蜷缩着身子,脸色变得无苍白,大口喘息着,经脉收缩带来的痛苦,难以忍受,他现在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身子强行展开,可发现经脉在抽筋,甚至经脉也在持续的收缩,原本很宽的经脉,已经变得小到了一半,这是后遗症。

    恐怕他辛苦修炼来的修为,掉不掉是一说,经脉本身是随着修为提升,而逐渐扩展的,毕竟修为提升,要承受更多,甚至更强的灵力调动,然而现在,要倒退了,后遗症后,能有原来的一半经脉宽度谢天谢地了。

    他本身经脉有损伤,这一下可以说是伤加伤了,够倒霉。

    他要是忍一下好了,还是太年轻了,多少还是有些年少轻狂的,四十不惑,或许等到他四十岁的时候,才会知道如今这么做,是有多傻。

    这些却不是他现在可以想的,经脉已经收缩到一个极致了,卧室内的动静,惊动了还在静养的花灵幽,大口喘息的声音,再不惊动她可怪了。

    看着凌天宇一脸痛苦的情况,花灵幽忙查看凌天宇的身体,看到体内的情况,吓得满是恐惧起来,体内的经脉竟然收缩到这种情况了,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